一个真实的故事告诉你:你只管撒种,神会负责剩下的事情-雁子


一个真实的故事告诉你:你只管撒种,神会负责剩下的事情


100年前,1921年,宣教士大卫和斯蔚夫妇从瑞典来到非洲的心脏,比属刚果。

他们遇见了同样来自北欧的另一对宣教士夫妇,神的呼召让他们走到一起。

他们来到一个小村庄,遭到酋长断然拒绝,不准进入他的领地,怕他们使本地人远离自己的神。他们只能在半里之外的山坡上盖起了一间小茅屋。

传福音非常艰难,唯一与他们有接触的是一个小男孩,他获准一周两次卖鸡和鸡蛋给他们。他们终于把耶稣传给了他。

瘟疫来了,另外一对夫妻提前返回了欧洲。

斯蔚在这原始荒野里怀孕了, 一个小女孩出生,起名艾娜。斯蔚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在婴儿出生后17天去世。大卫崩溃了。他挖了一个山洞,埋葬了27岁的妻子,把新生的婴儿艾娜交给一对夫妇抚养,返回了瑞典,在怨恨和无奈中离开了神。

抚养艾娜的夫妇又因染病相继离世,婴孩被转交到另一个美国宣教士的家里,改名“阿吉雅”。三岁时,她被带到了美国。

  阿吉雅在美国长大,就读于神学院,在那里结婚,丈夫也是传教士,他们生了一儿一女。

一天,一份瑞典的宗教杂志出现在她的信箱里。她不知道是谁寄来的,也不认得里面的任何一个字。在她不经意翻阅的时候,突然里面的一幅照片令她瞠目结舌:原始的背景、一个十字架、十字架上刻着一个名字——斯蔚·弗拉德。她母亲的名字啊。

她立即找到一个可以翻译的老师,听到了一个震撼的故事:很久以前,宣教士来到恩道乐拉,一个白人婴儿出生……年轻母亲的去世……一个非洲小男孩被领向基督……所有的白人离开之后,这个非洲男孩长大了,他说服酋长允许他在村子里建起了一座学校……他为基督赢得了他的所有学生,甚至连酋长也成了基督徒。今天,那个村子里共有六百名基督徒……


阿吉雅激动万分,她寻根来到瑞典,找到了风烛残年的亲生父亲大卫。老人又结婚了,多了四个儿女,将生命挥霍在酒精里,他刚刚经历了一次中风,更糟的是,他在家里立下一条规矩:“不许提神”。

与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会面之后,阿吉雅提出要见见父亲,他们说:
“你可以和他谈谈,可是每次一听见神的名字,他就火冒三丈。”

阿吉雅走进肮脏的公寓,踏过满地的酒瓶,来到73岁的老人身边:
“爸爸?我是你女儿。”他转过脸来,哭了起来。
“艾娜,”他说道,“我从来不想把你送掉。”
“没什么,爸爸。”她将他轻轻搂在怀里,“神照顾我。”
“神把我们都忘记了,都是因为他,我们今天才活成这个样子。”
阿吉雅抚摸着他的脸说:“爸爸,你没有白白去非洲,妈妈也没有白白死在那里。你们为神赢得的小男孩已经长大了,他为基督赢得了全村。今天,因着你们生命中对神有过的忠心,六百个非洲人在事奉主啊……”

“爸爸,耶稣爱你,他从来没有离弃过你。”

老人转过身来,吃惊地望着女儿的眼睛,原来他受的所受的苦难神都看见了,都不是徒劳的,神一直与他一起在做工。他像孩子般放声大哭……所有的不解,委屈,怨恨瞬间消失。他终于回到了他弃绝了几十年的神的身边。

后来的几天,父女一起享受着温馨的美好时光。

阿吉雅回美国后不久,大卫·弗拉德也回到了天家,去神的身边了。

几年后,阿吉雅和丈夫到伦敦出席一个大型的福音聚会。会上一位来自扎伊尔(前比属刚果)教会的牧师,代表全国11万受洗的信徒讲话,介绍福音是怎样传遍整个国家的。

阿吉雅迫不及待地问他是否听说过大卫和斯蔚?他得知阿吉雅就是斯蔚的女儿,激动万分。“是的,我是斯蔚带领信主的。我就是为你父母送食物的男孩。直到今天,你母亲的墓和对她的记忆仍是我们的骄傲。”他流着泪久久地拥抱她,“你一定要去非洲看看,因为你妈妈是我们历史中最著名的人。”

阿吉雅和丈夫来到了扎伊尔,受到村民的热情欢迎。她来到亲生母亲的十字架前,跪在土地上深深地感恩上帝。此时天上传来声音: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我流着泪看完这个故事。一股激情让我想立即做点什么。
我们今天也有很多将自己全然献给神的全职传道人,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中履行着自己的大使命。在边远的山区、少数民族地区、贫困的农村……。很多人因为太缺乏太艰难,看不见果效,走到半路就回转了,有些永久地离弃了神,就像故事中的大卫。但其实我们的付出,我们所做的一切神都看见,他都有记录,都会奖赏。

你怎么知道你撒下的种子没有在地上生根?你怎么知道你流下的汗水和鲜血没有浇灌?只要我们确定是神与我们同工,我们的付出就不是徒然的,就一定能开花结果。

那人撒种,这人收割,这话可见是真的。 (约翰福音 4:37 )

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 (哥林多前书 3:6 )

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 栽种的和浇灌的,都是一样,但将来各人要照自己的工夫得自己的赏赐。 (哥林多前书 3:7 和合本)

我认识很多这样辛辛苦苦任劳任怨的传道人,有些已经七八十岁依旧在奔跑,有些是拖儿带女,一直在默默地拓荒,撒种,浇灌。他们不需要人知道,不需要人赞赏,他们相信神会给他们那来自天上的极重无比的冠冕和荣耀。
让我们祝福这些传道人,并与他们同工同行,背起十字架一起去见神。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雁 子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