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我看见了神家的灯火
  作者:潘五一 播音:
  2019年7月14日,是我受洗归主的日子。
  那一天,不知怎么,再也不顾旁边有人,我流泪了。不知是感恩的泪水,还是悔恨的泪水;
  是圣灵的感动,还是被主耶稣找到的经历?是一次神大能的医治,还是一场主超越的拯救?是圣灵亲自在我心灵的触摸,还是在长年的迷失中找到家的归回?我无法描述我当时的心情,但我明显感觉到我的内心有了从未有过的感动,生命中的许多疑惑也仿佛被一一解开。
  那是一个重生的日子!
  我因信成为上帝的儿女!感谢上帝在创世以先就拣选了我,感谢主耶稣基督按照我的本相接纳了我,感谢圣灵的带领,我脱下了旧鞋,站在了圣洁的队伍中,踏上了生命之路。
  回想过去的我,几十年如一日,我沉醉在酒里,迷恋于赌中,我成了“酒鬼”、“赌徒”。后来我得了好多好多的病,都是犯罪的结果。在无钱医冶、无路可走、极度绝望中想到过自杀,但又又对自己下不了狠手,怕女儿接受不了,怕女儿无依无靠。我天天在抑郁、失落、恐惧、酒醉、昏迷中过日子。喝酒,睡觉,醒来又喝,喝了又睡,常常如此几天几晚,直喝到站不起来为止。
  我去找过算命先生算过命,请人看过风水,赶过鬼,也烧香拜祖、拜佛。这一切一直捉弄着我。
  有那么一天,我走投无路,身上的钱也剩下不多了,已无家可归。我要找一个住宿的地方,我不仅仅是找住宿,而是幻想找一个归宿。
  后来我找到了一座以前听说过的美丽的教堂。在那里,我仿佛看见了一丝儿亮光,似乎就在那么一个时刻,我经历到了好像神特别的造访,忽然我的心被改变,忽然某扇门被打开,忽然就有上帝之手介入我生命。那个时候,那些在上帝计划中早已存在的事,突然临到我的头上。每一个时间都似乎在属天的奥秘中,被知道,被预备,被等待。
  后来,我就在那个教堂聚会了,我认识了一些教会里的弟兄姊妹,时不时还去教堂值班,打扫卫生。
  可是我有时仍是喝酒,还暗暗想教会的某姊妹。虽然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更是上帝不喜悦的。
  受洗归主后,我有时还以自我为中心,还是重复着以往的过犯。我知道好的却不去做,明知不好的,却偏要去做。有无比的罪恶感,心灵空虚,有与神隔绝的不安,有圣灵离我而去的绝望。
  万不得已情况下,又发微信给姊妹为我祷告。情况好转以后,不长一段时间又老病复发。
  我又一次偏行己路,如羊走迷,踏入死荫之谷,陷入罪恶之地。
  后来神让我我想起以赛亚书49章15节的一段话:“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我似乎看见神家的灯火还亮着,我仿佛又听见主的呼唤:“你在哪里?”
  我能听见那微微的声音从黑夜的尽头传来:“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8:12)
  我仿佛听见从神家传来一首歌:父神家永远亮着灯火,你的目光要转向神……
  我朝着那亮着的地方摸索着前行……我不再惧怕跌倒,因为“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参约1:5)啊,神家还亮着灯火,等候我回家,我要回家…
  直到今年三四月,我在主里先后认识了王桂平姊妹,童天凫姊妹,李牧童弟兄,钟颖吟姊妹,还有好多全国各地的弟兄姊妹。童天凫姊妹还鼓励我写出自己的经历。
  我的处女作《“碎月滩”上的祈祷》 在《圣网》发布了。感谢主使用我这个无数次跌倒的人!感谢《圣网》接纳我这个不怎么中用的人!
  我知道上帝之手一直在搀扶着我。衪必将关闭一扇门 ,给我敞开另一扇门,神要让我离开这个泡沫般的世界,彻底击碎一个旧我,重建一个新我。
  祂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并将祂的话语为我照亮。“他虽失脚也不致于全身仆倒,因为耶和华用手搀扶他。”(诗37:24)在跟随主的生命之路上,在每一个我即将跌倒的时刻,都被上帝的爱再次挽回,再度前行。从一切败坏中走出来,进人属天的秩序,直到恢复上帝起始造我的心意,进入应许之地。我所走的每一步都不再孤单,都在主的足印中预备了道路,去往一个已经被预备好的去处。
  我永远记住主对我的应许:“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我往哪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你们也知道。”(约14:1一4)
  愿我以完全的顺服,来回应主的邀请,因着天上的那座城,我不再惧怕跨出脚下的每一步!
  主啊,我看见了神家的灯火,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