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四日·喝倒彩
  任何一种新意见提出来,总有人喝彩,也有人取笑。
  其实,正确的态度只有一种。
  在兴高采烈的人头上泼冷水是一种罪。
  要是看见人家充满青春活力,热情洋溢,你就觉得不耐烦,看不起他,这是一个人真正老了的现象。
  作家沃金森有次带着他的小孙儿散步,路上遇到一位老牧师。那位牧师好像有一肚子的牢骚,仿佛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是对的,人人都是错的。而更糟的是他因为太阳晒得太多,患上头昏病。
  小孙儿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他们和这位灰色消沉的老人分手之后,小孙儿望住沃金森说:“爷爷,我希望你别像他一样患上黄昏病。”
  这孩子可能没有把大人用的字听清楚,把“头昏”听成了“黄昏”,可是他把意思倒完全弄对了。有些人的确患着“黄昏病”他们的世界一片灰暗。
  有些人专爱道人短长,批评的器官好像特别发达,长于挑剔人的短处,却很少看见人的好处。他们喜欢说人坏话;很难说人家一句好话。要批评应该遵守一个基本的原则:你没有权利批评别人,除非你能做得好过他,或者愿意帮助他把事情做得更好。
  这个世界要是没有了肯积极批评的人,时局、教会和人生会变得越来越糟。
  但只有自己决心把事做好,或者愿意帮助人去做好的,才有权利批评。
  在各种的喝彩声中,最坏的是喝倒彩,可是在教会、在世界上偏偏有许多人喜欢喝倒彩,成了他们的国歌。要是我们能一生立志经常鼓励那些愿意冒险、愿意尽力把事做好的人,决不泼冷水,就是错也不会错到哪儿去的。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