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二十九日·女仆皇后
  有一天,希腊大政治家兼伟大的军人西密斯托克利望着他还在襁褓中的儿子,这位雅典的统治者告诉他周围的人说:“这小家伙是希腊的太上皇!”
  有个朋友请他解释这句惊人的话,他回答说:“是这样的:这孩子是他母亲的太上皇,他母亲是我的太上皇,我统治雅典人,雅典人统治全希腊,所以这孩子是全希腊的太上皇!”
  西密斯托克利也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因为有他的妻子照管他。
  母亲为什么应该是一家之主呢?理由很多。
  她关心生活中最不可少的事。
  最不可少的事其实是最简单的事。全家的食物、健康、温暖和舒适都操在母亲的手里,是最吃苦的工作,而且没有休止。要是女人坚持每天工作八小时,每个礼拜只做五天,凡是在家里超时的工作都要给钱,那就会跟世界末日来到差不多。F·英奇芳是个女诗人,她虽然不在大诗人之列,却最擅长写身边琐事。下面是她的一首讲女人做家务的小诗:
  管理碗碟炉灶万物的主,
  我既然没有功能像古圣先贤,
  那样做辉煌的大事,
  不能和祢一道守夜更,
  又不能在破晓时编织美梦,
  也不能去冲击天堂的大门,
  求祢就让我做一个司三餐的圣者,
  把碗碟当作我的职责。
  这是一个必定会蒙垂听的祷告。
  母亲所以重要,因为孩子,特别是年幼的时候,不能没有她。
  孩子的世界中心是母亲。父亲为了工作不能老呆在家里,母亲为了家,总得留在家里。母亲对小孩来说,她的地位无人可以取代。
  谈到家,主耶稣有一句话十分适合:“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佣人。”(可十43)在家庭中是妻子也是母亲的女人,她是一家之主,也是女佣人;她是女皇,也是女仆。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