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三日·认同(二)
  十八世纪美国贵格会领袖J·伍尔曼是个极其关心别人的人。他希望了解人好去帮助人。他曾经故意坐一条极不舒服的、票价低廉的小船横渡大西洋。那种又黑、又挤、又肮脏的舱位几乎是不能忍受的。
  伍尔曼记述这件事的时候说:“有好几晚,睡到午夜,我几乎无法呼吸。二更过后,我不得不起身,站着近一个小时,把脸贴近舱口来吸一点新鲜空气。……可是我很高兴有这种体验。千千万万同是上主所造的人经常受到这种苦痛,而且比我还深。”
  他曾被派去印第安人当中工作。他必须像奴隶一样背负重物来往。他得忍受满是苍蝇的环境,忍饥挨渴,在密不通风的森林里和烈日下受煎熬。可是他内心充满喜乐,因为他亲身用自己的五官体验到奴隶生活的滋味。
  他的目的是要认同他自己同胞的生活,可以帮助他们。
  想到这里,没有谁能不想到历史上最伟大的自我认同,这就是天父上主借着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其他一切非基督教的神祗的特色可说都是与人和人的愁苦、祸患、疾病疏离的,自己高高在上。而我们所爱、所敬、所信的天父,祂的特色就是与人类的痛苦、忧伤认同。
  非基督教的神祗不肯担代人的忧伤、苦痛;我们的天父却是以我们的苦痛为祂的苦痛的上主。
  因此做基督徒的责任便很明确了。我们所信的上主,并不是疏离人而是认同上的神。因此我们也有责任不把人撇开而独善其身,而是要认同世人,体尝并且分担他们的忧患和苦痛。
  全心全意担起他人的忧患,是基督徒生活的荣光和特有的权利。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以  琳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