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多月没有见到运河了。

作者:刘树鹏 播音:以琳
  傍晚的时候,从河边的小路走过时,那些随处生长、参差不齐的乔木、灌木,纷纷从雾霭中走出来。就像一群正在低头忙碌的农夫,放下手中的活计,向一个分别了许久的老朋友打招呼。
  而我,也认识他们当中的每一棵树。就像和我在一起生活了好多年的老邻居一样,我知道其中每一个人的命运和性格。我曾经为某棵树遭遇斧砍火烧而伤痛,也曾经为某棵树鲜花盛开而欣悦。
  在河边经过时,我常常会在某棵树下边停下来,悄悄地呆上一会儿。旁人偶而从这里路过,也许以为一个孤独的人正在想心事。他哪里知道,我正在和身边的那棵树聊家常呢。
  “农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两个熟悉的农夫途中相遇,怎么能不亲热地唠一唠呢?
  从河边绕行的这一条小路,本来是短短的一小段路程,可我往往要走很长的时间。回家晚了,妻子常常问我忙什么去了?
  “路上遇见老朋友,说了一会儿话。”我随口回答说。
  我并没有说谎。运河边的小路上,那一棵棵随处生长的乔木和灌木,哪一棵不是我无话不谈的老朋友呢?
  2
  寒冷的雨滴,敲打着头上的雨伞,发出细细碎碎的声音。
  天空蒙着浓浓阴云,整个城市都显得那样阴暗。稀稀疏疏的行人蜷缩着肩膀,走得很快,都想尽快找到避寒的地方。
  走到职教中心门口的时候,看到一棵棵高大杨树静静地伫立在雨中。一枚枚黄叶飘落在地,仿佛发黄的日历随手撕下。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一年的光阴又要过去了!
  落下来的叶子贴在地上,又冷又湿,仿佛岁月悄悄离去,无意间留下一枚枚足迹。
  忽然想起遥远的北方,想起那茂密的丛林。那里虽然更为寒冷,但松鼠一定会躲在温暖的巢穴里,枕着过冬的松果。
  但愿我的心灵深处,也有一个温暖的地方。不管光阴如何变幻,都为主预备一个枕头的地方。
  3
  一个初冬的下午,几个朋友相约到野外走一走。直到暮色四合的时候,我们依旧在南排河畔漫步闲游,没有归意。
  河畔的农田里,庄稼早已收割。然而,在一块地的角落里,依然还有一些残禾长在那里。
  在田埂边,还有几株洋姜,挺着长长的茎秆,然而叶子已经干枯。用手轻轻一拔,成串的块茎便从松软的土地里露了出来。
  真是意外的收获呀!几个姐妹欣喜地把那些果实摘了下来,装在袋子里,要带回城去。
  眼前的情景,让我想起圣经上的话语:“在你们的地收割庄稼,不可割尽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遗落的。不可摘尽葡萄园的果子,也不可拾取葡萄园所掉的果子,要留给穷人和寄居的。”
  不过,我想这块农田的主人留下这些残禾,不一定是遵守上帝的话语,也许是出于懒散的原因。而我们这些不劳而获的人,并非是穷人和寄居的,只是出于对田园的眷恋而已。
  然而,在初冬的暮色里,在南排河畔的农田里,上帝透过数千年的时空在对我说话:“不要忘了那些需要关怀的,在心灵深处,要给怜悯留出位置来。”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以  琳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