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真敬虔-未知


  第四章:真敬虔
  「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爱宴乐不爱上帝,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
  (提摩太后书3:1,2,5)
  这些经节告诉我们末世之人的心态。照所描述的,这些人明显是没有得救的。这些经节今天对我们大有教训,因为正如保罗对这般人所描写的一样,许多人今天也只有敬虔的外貌,但别无所有。其余的人作许多外表的行为,却也不过只有敬虔的外貌而已。
  「有敬虔的外貌」,是什么意思呢?约翰·吉尔(John Gill)说,这样的一句话指的是有一帮人,虽然他们有「一番宗教信仰的外在表现,假装很虔诚圣洁,在人面前表现公义,却带着敬虔的假面具。」34 这些人看上去好像上帝的儿女,也自信以为敬虔,但事实上呢,根本就不是基督徒。外观上,他们也许正是在教会中我们所能遇见的最敬虔的人,在信奉基督的人们当中显得出色,但是他们的心却从来没有被上帝改变过。查理·布律兹(Charles Bridges)在他的箴言书注释中说道:「我们经常看见这种自欺者在属灵的教会中对他的同伴们展示一番周全利落的信仰告白……他已经晓得福音的重大教理知识,并且随便可以宣告出来。白白受恩典而得救,这就是他的教条,还肯为其纯正真道『竭力争辩』。他自信可以正确地辨别健全的或违背圣经的道理。他认为人若一定要寻找内心里的凭据,就是律法主义,惟恐这样的凭据会把福音的荣耀自由变得含糊。殊不知这一切正是对他昏迷幻想的一番掩饰。他的良心昏睡在『敬虔的外貌』中,而他的内心却完全不受其『实意』的影响。」35
  统计数字:可靠吗?
  你或许肯承认别人是受骗了,但你本身如何呢?你肯不肯考量一下,说不定你在基督里的处境也是受骗了呢?这一世代中产生了一大批人,都说决志信基督了,但其实只有极少数是对真道信仰发热心的。按统计,基督教极为昌盛,但在道德上,美国和好多别的国家都是一落千丈。且看这样的统计数目,再比较一下道德的腐败以及自称基督徒者的不圣洁的生命,这到底怎么解释呢?
  许多人参与假期圣经学校、短期宣教工作、布道会、奋兴培灵会、校园福音事工等等,都千篇一律地报告有多少多少的人因他们的事奉而「接受基督」了。任何怀疑这些统计数目的人,就会被看作是批评论断者,是以色列的扰乱分子。然而这些统计可靠吗?凡是口说相信耶稣的,果真每个人都是基督徒吗?尔聂特·雷辛吉(Ernest Reisinger),即《今日的福音布道》一书的作者说过:「这种误以为只要人走向会场前边去就是等于跟从了基督的错误观念,居然产生了至今教会或商业界所编造庞大的虚假统计资料。」36
  今天一个所谓抢救灵魂者所通用的步法是什么呢?岂不是仅对慕道者讲解几点关于上帝所需认识的事项,以便在今生享受快乐,死后上天堂,只此而已么?若是对这些事项加以认知赞同,那人就被宣告是已经得救了,而且还被传道士、教会会员或牧师教导,说从此以后再不可怀疑是已经得救了。然而这是不是耶稣的宗教呢?基督教果真那么容易?耶稣反复地说要「舍己」,也要「背起十字架」;祂说这道路是「难」的,而且「找着的人也少」。
  福音派的基督教,为上帝大发热心去抢救灵魂,却把福音信息简化到「只要信」就算了。通常的教导是说任何人任何时刻都可以得救,只要他「作一番决志」或者「接受基督」就行。容我问你一个问题。若是一个人承认他是个罪人,又信耶稣是为他的罪恶死了,并且接受了耶稣作他个人的救主,这样他便是得救了;你相信果真是如此而已吗?你若回答「是」,那么显然你所相信的比圣经所教训的少得可怜;那正是现代化宗教传统的产品啊。耶稣不仅仅是一位救主,祂乃是复活而升上高天的宇宙主宰;除非你愿意归顺祂并尊祂为主,就算你有全世界那么大的信也对你毫无益处。单单相信你是一个罪人,这在上帝面前也算不了是什么功劳。犹大、法老王和亚哈王都承认了他们的罪,但他们全都下了地狱。耶稣基督的福音,比起仅仅对几项事实加以认知赞同或作一番决志,是大不相同的。尽管那么多的人决志了,连你也在内,会不会这些人对基督教还是一窍不通而完全受骗了呢?圣经里有没有讲到虚假的信仰呢?耶稣有没有警告我们这类的事呢?
  圣经里有没有讲到虚假的信仰呢?
  有好多经文告诉我们,许多人「信」,却是没有得救。耶稣屡次警告那些外表虔诚的人们,说他们不能承受上帝的国,即如撒种的比喻(路加福音8:4-18)、麦子和糠秕(马太福音13:36-43)、聪明人和愚拙人盖房子(路加福音6:46-49)以及十个童女(马太福音25:1-13)。清教徒安东尼·柏克司(Anthony Burgess)论及十个童女的比喻时写道:「从这个比喻似乎可以看出,虽然有人会表白信仰,而所领受的只不过是一种虚假、不完全而冒牌的恩典,好像一辈子都能感觉很舒服很有自信,满以为他的情况是最好的,却一直察觉不出其真相来,到后悔时已经太迟了。」37
  保罗提到有些人是「徒然相信」的(哥林多前书15:2),又警告加拉太人,害怕在他们身上枉费了工夫(加拉太书4:11),也曾写信给提多论到有些人「说是认识上帝,行事却和祂相背」(提多书1:16)。希伯来书的作者论到今天算是在教会中比多数人更加享受到属灵福泽的一些人,后来还是离经叛道或从真道上坠落了(希伯来书6:4-6)。这些经文明确地告诉我们,有多少自认为是基督徒的人,事实上恐怕根本就不是基督徒。一个人单单走到教堂前边去,或复诵一篇公式化的祷告词(纵使那人是真诚的),也不见得一定得救。若要得着救恩,请别以为仅仅相信几项有关耶稣的事或公开表白一下信心,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在外表上能公开表白一下要相信耶稣,这也并不算是一个人是否实在获得了上帝拯救的证据。然而今天在多数教会中,那就是所谓信仰告白的唯一评判标准了。一个人尽可做到陪谈员、传道士或电视布道家所吩咐的一切事,却可能还是失落的,是会下地狱受永刑的,然而直到死的日子他始终还不晓得会有这样危险,临终时觉醒却后悔莫及了。虚假的信仰不但在圣经里提及,而且简直是我们当今所最普遍流行的。
  正确的行动,错误的动机
  然而,若是一个人心里诚信,又祈求要得救,再或作一些他认为可以讨上帝喜悦的宗教行为,却最终还要下地狱的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同样的行为表现,因为是由不同的人们所作,就彼此之间还会有差别吗?这些疑问的答案,其关键乃在乎那人心中的动机如何。问题不是你在作什么事,而是为何你要作这事?在你心里深处所存的动机才是你行事的真实原因。你的动机是什么?是为什么而作?「人一切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为清洁,惟有耶和华衡量人心」(箴言16:2)。
  在约翰福音12:42-43,约翰对我们讲到那些相信耶稣的官长们的情形:「虽然如此,官长中却有好些信祂的,只因法利赛人的缘故就不承认,恐怕被赶出会堂。这是因他们爱人的荣耀过于爱上帝的荣耀。」这里明白地说,这些官长们是信了耶稣,但他们的信仅仅是知识上的,因为他们的举动仍然是千方百计要博得人间的喝采,而不是要得着上帝的赞许。他们要讨人的喜欢,宁可博取那些上流人士的称誉和尊敬,却不愿意得到上帝的称赞。耶稣诘问有同样心态的其它人:「你们互相受荣耀,却不求从独一之上帝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约翰福音5:44)耶稣在这里清楚声明,若一个人尊重人过于上帝就不可能有真实的信仰。心内的动机是极其重要的。除非人心有所改变,以致人爱上帝胜过爱任何人或任何东西(马太福音22:36-38),否则不论他有何等信心或信仰,那还是大大有缺陷,只能带来更严重的审判。
  法利赛人的义
  法利赛人是耶稣那时代的一个宗教党派,他们以敬虔修行及对其宗教行为大发热心而闻名。显然法利赛人是受人敬重的,因为耶稣在登山宝训中曾经引证他们作为义的一种标准(马太福音5:20)。有谁比他们更显为义呢?他们又祷告又禁食,对宗教仪式等行为很热心,背诵圣经,热心寻找新的教徒,且在外表上全然遵守了律法。然而耶稣却对他们严加辛烈指责,因为他们虽然在外表上各方面装作顺从,内心和动机却是腐败不堪。
  到底法利赛人宗教信仰的热心表现,背后有什么动机呢?「他们一切所作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见……喜爱筵席上的首座、会堂里的高位,又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安,称呼他拉比(夫子)」(马太福音23:5-7)。法利赛人利用宗教成全自己,满足私欲。他们的宗教信仰只是为各人晋升高就的工具,为要从上帝获得益处。但外表上看得出来吗?不!连耶稣也承认:「你们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马太福音23:28)。一个平常的旁观者看不出法利赛人是内心腐败而走向地狱的。
  这一切事可以帮助我们得到一些结论:(1)一个人尽管信耶稣,却还是失丧而会下地狱的。(2)一个人尽管外表上看来顺从而遵守上帝的律法,却绝不是在事奉上帝,乃是为满足自己。(3)一个人的内心动机若是尊荣自己,他就不能真信福音而得救。
  宾克列举了法利赛人宗教信仰的三大特征:「第一、他们的公义仅是金玉其外,只顾表面上遵守律法仪式。第二、他们遵守上帝律法也仅是部分而已:他们过分重视仪典规条而漠视道德规范的要求……第三、他们的行为是依据不健全的原则:利己才是他们的强烈动机,却不是为上帝的荣耀。」38 以下我们专论这第三点。
  利己的宗教
  法利赛人的宗教信仰,与今天许多自称基督徒者的信仰并无多大差别。他们一切的宗教活动都是为要引人注目,好让大家称赞他们,使他们的名望抬高,就是要利用上帝达成他们自私的目的而满足自己。然而圣经教导我们,当我们要满足私欲的时候,就不可能讨上帝喜欢或事奉上帝。耶稣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马太福音6:24)。自满自足、独立自负的灵、自私乃至任意放肆都表现为是属于撒旦国度者的特征,绝不是属于上帝国度的。
  基督教在表面上是有许多事物会引发利己心和自私自利的。美国伟大的神学家之一爱德华滋在十八世纪写道:「如此看来,有时候在普通启明之情形下,人们长大受教以为天堂里仍有属于肉身自然的好处。例如外铄的光荣、安逸、尊贵与进步,认为他们能达到成为蒙上帝高度宠爱之对象的境界,取得人们或天使们的敬佩等等。所以在福音中,关于上帝和基督以及得救之道,都有足够的东西明白表示其中含有属于肉身自然的好处,这正好迎合了自私之爱的天然原则……那种样式的爱,或对上帝或对耶稣基督,既然都是出于自私的爱,便算不了是一种真实优美而属灵的爱。正如前面已经讲论过的,因为自私的爱全然属于肉身自然的原则,因此在天使及鬼魔的心中也照样有;所以既然是单单由这样的原则产生出来的话,结果也就不该算是超自然而神圣的了……自私而骄傲的人类,不问什么,只要对他的利益大有贡献,又能满足他的野心,便自然而然认为是可爱可取的。」39
  有趣的是,保罗所描述的那些「有敬虔的外貌」的人们,还有另一个特色,就是他们「要专顾自己」(提摩太后书3:5、2)。雅各告诉我们,自私的野心不是从上帝来的,而是属鬼魔的,而且何处有自私的野心存在,何处也就会有「扰乱和各样的坏事」(雅各书3:14-16)。威廉·韦勃斯特(William Webster)写道:「从根本上来讲,在世界里有两种当主人的脾气。一种是基督的心,就是作奴仆的心,其特征是不自私;而另一种是撒旦的心,其特色是自私自利。前者由上帝的旨意所控制,倾向于寻求上帝的权益;后者由自我意志所控制,倾向于追求自我的利益。自我意志本质上是属撒旦的,是与基督的性情完全相反的。」40
  圣经明白地指示,自私即偏行己意乃是罪恶的首要的根源之一。「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以赛亚书53:6)。「这些狗贪食,不知饱足;这些牧人不能明白,各人偏行己路,各从各方求自己的利益」(以赛亚书56:11)。「看哪,你又发恶言,又行坏事,随自己的私意而行」(耶利米书3:5)。「因为大家只顾自己的事,并不理耶稣基督的事」(腓立比书2:21)。连耶稣在地上时也不曾专求自己的私意,祂再三地说:「因为我从天上降下来,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约翰福音6:38)。
  我们各人都当郑重地问问自己:「基本上是什么东西在管制着我的生命呢?我是为谁而活着呢?是为自己或是为上帝呢?」你活着是为要满足你自己吗?或者你活着是为要荣耀上帝呢?两者不可兼得啊。你是更介意别人如何评估你吗?还是关心上帝如何看待你呢?活着专求私利的人,实际上就是把自己当作上帝了。
  你对上帝的爱心如何呢?你爱上帝,是纯粹因祂是上帝的缘故吗?是因祂圣洁而纯真的缘故吗?是因祂正义而公平的缘故吗?或者你爱上帝,是因祂能为你效劳,又因你跟随祂就可以获益的缘故吗?你对上帝的爱心,其根本原则是自私或爱己吗?你若今生活着,仅是为了体贴你自己,你便永远死亡了。这岂不正是耶稣所教训的吗?「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马可福音8:35)。
  今天许多自称为基督徒者,他们的信仰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以自私利益为根基而已:所关注的便是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助他们,有什么东西使他们能得利,或有助于他们自身的福祉。耶稣基督的宗教却不是这样。那么,你如何呢?你的宗教信仰是这样吗?你到底是为自己而活还是为上帝而活呢?
  真敬虔的成分是什么?
  真实的敬虔必须是奠基于对上帝、对我们本身、对耶稣基督、以及对基督向其追随者所吩咐的有一番正确的了解。但这并不是说单单有一番正当的理解就行了,乃是要有一颗诚心以便促成正当的行动。我们已经晓得,人若不是由于内心的纯正动机和正当原则,那么仅在外表上顺从上帝还是毫无意义的。真实的基督教信仰之精义乃是在乎甘心情愿以全副生命顺服耶稣基督的教训和道理,并遵奉祂的权柄。以下我们逐项讨论这些要点。
  对上帝的正确了解
  对上帝的正确了解是我们认识上帝的基础。但一个不属上帝的人对祂的观点一定不同于祂儿女对祂的看法,因为他们两者与上帝之间的个别关系是基于不同的基础。作上帝儿女的,看上帝像一位慈爱的父,而那与上帝无关的人则无权称上帝为父,因为他还没有被救赎。好像一个孩子对自己父亲的看法有别于陌生人的看法一样,未曾得救者是不认识上帝的,他是一个外人,并不能享受家中孩子那般的权益。
  请思考一下,尽管你很有宗教之心,但很可能你还是失落的。处于这样地位的人无权享受上帝在救恩中所施的怜悯。爱德华滋写道:「上帝是丝毫没有义务对任何天生属血气的人施与怜悯的,因为他们的心没有转向上帝。」41 如此你必定看待上帝像是你的审判官,而不像是要把特权和怜悯赐给你的。从这个观点来论,上帝性格的几方面特征很值得我们来好好地思考一番:上帝乃是(1)至高无上的创造主,(2)圣洁的立法者,(3)宇宙万物的公义审判者。
  上帝的无上主权,其最佳定义就是祂行使祂的最高权柄,作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治理祂的一切创造。「上帝的至高权柄乃是意味着上帝不只在名义上而且在事实上真是上帝,就是说祂坐在全宇宙的宝座上,『随祂自己的旨意』(以弗所书1:11)掌管并处置一切事物……在威荣上无可比拟,在权能上毫无限制,亦不受祂本身以外之任何影响。」42
  作为万物的最高主宰,上帝创造了宇宙中包括人类在内的万事万物,因此所有的人都有责任顺服祂的权威;应当追随、事奉并服从祂。我们本无自己的权利。天生属血气的人都想高过上帝,而绝不甘愿将自己的意志降伏在另一位人的意志之下;然而作为创造主,上帝有着管治祂所造人类的无上主权,并且祂还可以随己意对人类有所要求。
  最最要紧的是,上帝是一位圣洁的上帝。「上帝就是光,在祂毫无黑暗」(约翰一书1:5)。祂是绝对纯真并且是道德完善的。上帝的圣洁正是反应在祂道德律的纯正上。上帝的道德律,照十诫里的启示,既指明了罪恶又要求人绝对顺服,非但在外表并且要在内心顺服,不只是在行为上而且是在思想上如此。
  上帝非仅向我们颁布了祂的律法,并且有一天祂将要视人们对那律法如何反应而施予审判。上帝是一位公义的审判者,必然惩罚一切罪、一切背叛的行为。有些人随心所欲胡作乱为,以为可以轻慢上帝,他们的举动简直是在愚弄上帝。殊不知若是对这位无限伟大而圣洁的上帝有了任何的触犯,势必招致永远的刑罚。「不信子的得不着永生,上帝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翰福音3:36)。上帝必定刑罚一切抗拒祂权威的人,将他们下到地狱受火湖的永刑。
  对我们本身正确的了解
  一切天然属血气的人们,生出来就悖逆而恨恶这位圣洁的上帝。这种悖逆可以追溯到亚当在伊甸园对上帝的背叛行为。那时他附从了蛇对夏娃施予引诱的话语:「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创世记3:5)。所有的人在心里都从那背叛的始祖亚当承袭了被罪辖制的律。
  「然而绝大多数的人们,不只是根本不承认怨恨上帝,而且总是竭力加以否认,并肯定说自己是敬爱上帝的。但若是把他们自以为有的爱加以分析一下,便不难看出那也只不过是包含对自己有利的部分而已。若一个人认定上帝是大施慈爱又是大有宽恕,则他必然对上帝不怀恶感。只要他认为上帝是使他飞黄腾达的,他就不会责怪上帝。他恨上帝非因祂降福,却是因祂偏偏是一位君王、立法者和审判官。他就是不肯顺从上帝的管治,也不肯将上帝的律法奉为他生命的规律。」43 问题乃是在乎权威和管治。在我们的生命中谁是最高的权威:是那创造我们的上帝,还是我们自己?人想自成权威。人想管理自己的生命,所以我们登上生命的宝座自称为王为主,而这样便竟然拒绝了全能上帝的至高权威了。自我成了我们的上帝,而我们的所作所为都受我们自私的欲望所左右。
  罪是一种律,既仇视又叛逆上帝,就是要从上帝独立出来,宣告人可以自给自足,随心所欲地过着自私的生活。人类一切的罪行从根本上都可以追溯到自私自利。骄傲岂不就是自高自大吗?情欲岂不就是纵欲自满吗?独立岂不就是自治自理吗?争权夺利岂不就是想要辖制别人吗?说谎话岂不就是用以自卫自荐的工具吗?自给自足岂不就是声明在生活中用不着上帝吗?
  上帝的律法,当我们一听到其公义的要求时,便将我们的罪暴露出来。若是我们妄自挑选诫命中哪几条要遵行或不要遵行,这便等于把我们作叛逆者的心表露出来了;这样的心在凡事上只顾追求自己之利益。主上帝说过:「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上帝。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做假见证陷害人。」(出埃及记20:3,14-16)。耶稣在登山宝训中进一步阐明上帝律法的真义,说心中发怒就是等于杀人,而动淫念就是等于犯奸淫。雅各告诉我们,仅仅一件罪,一番怒气,一个恶欲就会使我们触犯上帝的全部律法。我们天生就是罪人。我们天天触犯上帝的律法而加重罪责。罪抓住了我们。
  对耶稣基督的正确了解
  耶稣基督是上帝救赎大计中的中心人物。人因误解了上帝在耶稣基督身上的启示,便到处产生诸多虚假的宗教。
  就在耶稣基督这人身上,上帝地地道道的成为一个人,并且代表着祂的子民遵守了祂自己的律法,过着一种公义完善的生活。基督完完全全遵守了律法,然后甘愿为罪人而死。神圣的正义必须得到满足。违背上帝律法的罪招致了死亡的刑罚。「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马书6:23)。耶稣死的时候,承担了上帝对罪恶所发的震怒、激愤和刑罚。基督为罪死而为祭,这正好满足了神圣的公义要求,并且祂本身就这样承担了罪恶应受的惩罚。为罪人死了以后,过三天基督便从死里复活,向祂的门徒显现有四十天之久,然后祂就升上天去,如今乃是作王作主统管着万有。
  耶稣基督是谁呢?祂是复活而升上高天的宇宙主宰,祂要求我们顺从祂的道,把其当作我们生活的规则,并要普遍地加以遵行,以便活出圣洁的生命来;要顺服祂对我们的判断,即坦承我们的罪,承认那辖制我们生命各方面的腐败作风,就是那引起我们过自私的生活,轻视祂的代死,误以为我们尽管依旧过着悖逆祂而专求自私自满的生活,却还可以随时就回头来方便地巧获赦罪之恩云云这样的腐败作风;并且要舍弃我们自己而遵奉祂作我们生命的至高绝对的主,一味地顺服祂的权柄,甘愿行走凡祂所引领的路,纵然失去了朋友、亲戚、房产、财物、自由或生命也在所不惜。若是祂愿意的话,甚至也跟随祂死。这是不是你所追随的耶稣呢?许多人乐意得着基督的代死以及罪的赦免所带来的益处,但他们却不肯在生命中的各方面遵奉祂作主。可见你单单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是不够的。祂就是主。谁不肯降伏而遵奉祂为主,就无权可以利用祂作救主。惟有顺服基督,尊祂为主,人才可以获得罪的赦免。
  舍己与上帝的荣耀
  耶稣对那些肯跟随祂的人们有什么样的要求呢?耶稣反复地向那些有意要作祂门徒的人们提出要求,要他们舍己,祂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太福音16:24,亦请参看马可福音8:34-38,路加福音9:23-25,马太福音10:37-39,以及路加福音14:25-33)。
  我们已经看到,罪的本相就是自私自利,即为自己而活。当耶稣呼召人们要舍己的时候,他正好打击了那在我们灵魂里的罪的中心点。福音中召人舍己的信息,是最令人感到紧张的。假若有一个人从一国进到邻国,而一手将那国王的冠冕突然摘下来,你想不会有一阵大骚动吗?照样,当「自我」这个神这个王受攻击的时候,人心里将会引起何等的骚动啊,因为一个天生属血气的人总是固执着腐败的「自我」这个神而不放弃的。
  那么,舍己是什么意思呢?舍己就是要做到否认并放弃自我专权,就是要为基督舍弃一切:即舍弃隐藏的情欲和罪恶,舍弃世俗与其中的引诱,舍弃专求自我满足的生活方式。也就是舍弃一切任何的偶像,以至在基督以外再无所爱慕。在十七世纪中叶,汤姆斯·胡克(Thomas Hooker)曾经说过:「那是比你想象的更困难的一件事;你必须否定生命和一切,而不是仅仅否定生命中的某些利益和快乐;是的,必须做到不只随时准备要受捆绑,而且要为基督耶稣而死,或为祂忍受任何苦难。要一个人舍弃自己,这真是不容易做到的事……你能够舍弃生命、自由、房产和生计吗?下监狱容易吗?你若还有隐秘的情欲,要想加以弃绝,容易不容易呢?啊!要晓得作基督徒真不容易啊。」44
  但这样的舍己必须要有其正当目的。耶稣在马可福音8:35告诉我们:「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请留意耶稣的话,「为我」。舍己的中心点乃是你要放弃即舍去你自己的意志,而去顺从另一位主即耶稣基督的意志、利益和优先程序。舍己的时候,基督便成为爱心、信任、信仰和倚靠的首要对象。基督取代了「自我」而作主。基督讲到要剜出眼或砍下手,为的是要说明听从福音做到舍己或悔改时所经历的严厉。这里所描述有关舍己的圣经教训乃是悔改的精义。要离弃罪和自我而在基督里归向上帝,从今以后乃为耶稣的缘故而活着,生活的最终目的要完全跟祂的一样:要荣耀上帝。
  今天,以人为中心的神学理论就是教我们相信,上帝的存在乃是为了人的益处。事实却不是如此。上帝创造世界或人类,主要不是因为祂要赐福给人类,乃是因祂本身要得着荣耀。上帝的道明白地教训我们,人类应该以寻求上帝的荣耀为他们言行举动的主要目的才对:「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为荣耀上帝而行」(哥林多前书10:31)。
  可见,不为上帝的荣耀而活就是罪。人无论作什么,若不是为了上帝的荣耀,那就是罪。既然天生属血气的人没有一件事是为荣耀上帝而行的,可见他所作的一切都是罪。「恶人发达,眼高心傲,这乃是罪」(箴言21:4)。一个普通属血气的人吃东西,他是在犯罪。当他作工时,他是在犯罪,因为他作工的主要动机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为荣耀上帝。
  圣经其余的教训也明白指出,人存在为的是要归荣耀给上帝。「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5:16)。「耶和华啊,荣耀不要归于我们,不要归于我们,要因祢的慈爱和诚实归在祢的名下」(诗篇115:1)。「若有讲道的,要按着上帝的圣言讲,若有服事人的,要按着上帝所赐的力量服事;叫上帝在凡事上因耶稣基督得荣耀,原来荣耀权能都是祂的,直到永永远远」(彼得前书4:11)。清教徒理查特·巴瑟脱(Richard Baxter)论到人们不肯寻求上帝荣耀的真正理由,曾经写道:「骄傲引起人们建立起自己想象中的价值和良善标准来,以傲视或对抗上帝的荣耀;如此他们便变得妄自尊大,其所行所为则遵循高傲的徒党所教导的话,认为上帝不能也不该成为人类的目标,只有人类唯我独尊;仿佛我们受造仅是专为着我们自己,而不是为着我们的创造主。骄傲也会叫人重视上帝,但也只不过是像他们看重食物或健康或娱乐那样而已,甚至只想利用上帝为手段来获得他们自己的幸福;却不是把上帝看得比他们自己更重要,也不把上帝当作是他们人生目标中最为首要的。他们爱惜自己远胜过爱上帝。」45
  人若为了上帝的荣耀而否定自己,这才是他受造应有的样子,使他成为永活上帝的仆人。这就是耶稣在地上时所表现的本性;祂「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腓立比书2:7)。耶稣召唤众人要舍己,背起他们的十字架来跟从祂,要为「祂的缘故」而活,而非为他们自私的目的。若我们为自己而活,就违反了我们受造的最高目的:我们原是该为上帝的荣耀而活的。凡不为基督的缘故舍己的人,就不能作祂的门徒。凡蒙召而被吩咐了却还不肯撇下一切所有的,也不能作基督的追随者。凡爱任何东西胜于爱基督的,就不是基督徒。你是不可能以更便宜的代价来跟从基督的。基督要求把心情、意志和生命全然献给祂。少乎此,则免谈了。
  历史传统的基督教福音
  今天信奉基督教的大多数人们,对于从前的信徒究竟是教什么或信什么,都很少表示有兴趣,也所知无多。他们很可能听闻一些人名,即如约翰·本仁或约拿单·爱德华滋,但简直不晓得他们的神学思想;这是悲剧。聪明的作法应该是要思考一下,到底圣灵在往昔的教会历史上如何引导了那些圣徒们,以便和我们现行的教导两相比较。我们且来检讨一下过去信徒中的某些人,究竟他们对自我、舍己以及献身给基督等方面的信仰情形如何。
  胡克是新英格兰地区首批清教徒的领袖之一。一六○年他写下一本书,叫做《基督徒的两大教训》,其中论到天生属血气的人时他写道:「正如一般人在一切事上总是求助于自己本身,照样他们不论作什么事总是着眼于他们自己本身;他们把自己看作是他们行动的最终目标;他们崇拜自我与罪,从来不想要顺服上帝;所以一切都是为着人的私利而作……可见一个天生属血气的人是仅有自我而无他人;甚至在一切细微的事上均皆如此。因为人天生就是瞎眼的,总认为他们自己的信誉和卓越就是最主要的善;而这正是我们把自己当作上帝的主要原因……因此人高抬自己过于一切,而且就这样成为了一个上帝……你本是可以得到恩惠的,并且你也可以得救,只是你偏偏不肯按照基督的条件来得着,你就是不肯舍去自己;然而你若要得着基督,舍己是必需的。」46
  约翰·本仁(John Bunyan)是举世闻名的作家,其着作《天路历程》在历史上的销售量仅次于圣经。在他的另一作品《欢迎你来亲近耶稣》里,本仁写道:「亲近基督,同时需要诚心诚意地为祂舍去一切。『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加福音14:26-27)基督还用其它类似这样的语词来描述真实的求道者,即那实实在在定意追随祂的人;这样的人会把一切丢在背后,他离弃一切,撇下一切,凡是会拦阻他继续亲近耶稣基督的一切事物,他都憎恶。」47
  大卫·克拉逊(David Clarkson)是那伟大而有名的约翰·欧文(John Owen)的助理。欧文死后,他便继任教会的牧师。克拉逊根据路加福音14:27写了一篇完整的论文,其中有下面的一段话:「一个人被呼召的时候,若不能甘愿做到与最亲密的亲戚朋友离别,离开他的故里家园,放弃他一切的房产,牺牲他的自由或世上所贵重的一切,那么他就不是与基督有份的,基督也不需要这样的信徒……因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基督徒爱慕基督超过一切,但他若不甘愿为基督的缘故舍去亲人、财产、国家等,那么他就是爱惜这一切胜过基督了:因为一个人最爱什么,他总是最不肯舍去它。他既然不肯舍去那一切,反而还要得罪基督,就此显出他根本没有基督门徒应有的爱心,所以就不是实实在在的基督徒。」48
  爱德华滋大概是美国神学家中算为最出类拔萃的一位。在1746年,他写了一本书,此书至今还被推崇为一部古典作品,即《宗教的爱情》。其中爱德华滋描写到人信奉基督时应有的真实情况:「圣经充分地强调对宗教信仰要有真诚和谨守的态度,这就是要绝对地选择尊奉上帝作我们唯一的主和福分,要为祂撇弃一切,同时完全下定决心信从上帝和基督,甘愿为之付出代价,在我们心里对耶稣基督的信仰连同其中所包括的一切都要契合而顺从,连一切所将遭遇的困难也甘忍受,为了基督的缘故,恨恶我们在地上的一切享乐,甚至恨恶我们自己的生命,放弃我们自身以及所有的一切而完全永远地献给基督,丝毫无所保留;一句话,就是强调要尽完为基督舍己的本分;也就是要为祂的缘故弃绝自己,把我们自己变为无有,好让基督成为一切。」49
  还有许许多多的参考文献可以引自同样出名的圣徒。但上面的这些引述已足以表明历史上这些伟大的基督徒领袖们所公认的道理了。
  新心,新生命
  真正的宗教信仰还包括些什么呢?耶稣曾经评论过文士和法利赛人,引用先知以赛亚的话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马太福音15:8-9)。这些人也谈论上帝,也敬拜上帝,却都是徒然,因为他们的敬拜只是在嘴唇上,而不是出于内心。真正的宗教信仰非常注重在上帝面前要有一颗纯正的心。
  耶稣告诉法利赛人:「你们是在人面前自称为义的,你们的心上帝却知道」(路加福音16:15)。上帝知道一切人的心态,上帝说:「心中乖僻的,为耶和华所憎恶,行事完全的,为祂所喜悦」(箴言11:20)。行事完全的人和心中乖僻的人形成了对比,因为心中的状态决定着生命的道路。
  天生属血气的人,心中是腐败的。差不多三千年以前,先知耶利米就写道:「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利米书17:9)。这种病入膏肓似的诡诈之心,必须要用上帝超天然的大能来加以改变,如此人才可成为上帝的真正儿女。唯有人心改变,才可顺从基督的要求来否定自己而尊奉祂为主。
  圣经告诉我们,一得到救恩,心态和性情马上就发生根本的改变。使徒保罗这样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希伯来书的作者告诉我们,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希伯来书12:14)。圣洁敬虔的生活正是心中有了一番改变的结果。人心改变时,他的动机也改变,价值观也改变,生活观也改变,对罪的态度也改变。他现在最要紧的是为上帝而活,他渴慕研读上帝的话,以便更加认识上帝,他也愿意服从上帝的一切诫命。
  凡是顺服上帝的诫命,不问是外表或是内心,只要出于敬虔的动机,就是生命有了改变的确据。耶稣说:「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约翰福音14:21)。使徒约翰写道:「我们若遵守祂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祂。人若说『我认识祂』,却不遵守祂的诫命,便是说谎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约翰一书2:3-4)。如果人心没有这一番改变,生活上也没有相应的改变,那个人就不能够正确地称自己是基督徒。
  不要受虚假平安的欺骗。外表上的宗教活动和心中的平静并不保证是真实的得救归主。有千千万万的人曾经自以为他们的灵魂是稳妥的,如今却都在地狱里。有一种虚假的平安是来自魔鬼,而非来自上帝。如果经过反省检讨,你发觉你是为着自己而活,而不是为着上帝的荣耀,又发觉耶稣并不是你生命的主,那么现在就下定决心拼命寻求上帝吧!直到你找到祂为止。
  上帝的至高主权及可行的方法
  如果你真心要寻求上帝,首先你就必须要了解一件事:只有上帝能够改变你的心而拯救你。你的盼望不应该寄托在走向教堂前边去,或复诵一篇公式化的祈祷文,或一番决心等等。这些行动都不会改变你的心。你唯一的盼望在于上帝,求祂怜悯你。因为上帝说过:「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罗马书9:15)。盼望也不该寄托在你本身,或在你的所作所为,或你自己想作个基督徒这个心愿上。正如你不能创造一个世界一样,你也不能靠你的一己之力来改变你的心。「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上帝」(罗马书9:16)。你就像一个被监禁的死刑犯,是没有钥匙可以让你逃脱的。除非上帝选择要怜悯你,你就是永远失丧的。
  一切罪人都是应该立即被处决的。上帝有权能现在就执行刑法,或惠予缓刑,或藉着基督的代死可以发慈悲而完全赦免你。上帝或许决定要怜悯你,或许不然。祂可以随意而行。然而凡不寻求的人,必定是寻不着的。凡是太懒惰而不肯全心全意寻求上帝的人,必然达不到愿望。
  你必须面对你自己生命和心中的罪恶。除非你愿意用上帝之道的光将自己心里的腐败情形照露出来,你就无法将你的罪恶弃掉。要祈求上帝帮助你恨恶你的罪,并恨恶那些你最贪恋的罪恶。要多多省察你的众罪恶,即那些除了你与上帝以外无人知晓的思想上的罪恶,那些操纵你生活方式的自私自利的罪恶,以及过去行为上的罪恶。要想一想你的罪恶所应得的刑罚。求上帝让你深深承认懊悔一切的罪污吧。除非一个人彻底地憎恶罪污,他是不会来亲近基督的。
  恳求圣灵的帮助吧,求祂赐给你能力可以懊悔而离弃你一切的罪恶。祈求上帝帮助,使你甘心情愿将你的一切交出来归服耶稣基督,并尊奉祂作你一生一世至高无上的主。要祷告上帝赐给你信心。祈求祂改变你的心,并哀求祂怜悯你吧。
  同时也不可忽略上帝所预备用以开导你心灵的种种途径。一有机会就要去听人宣讲上帝的道。要研读圣经并慎思明辨其中的含意。当你寻求上帝的时候,下列的经文可以有助于你默想吟味:罗马书3:10-18,诗篇51:1-17,路加福音18:9-14,以赛亚书53:3-12(其中经句提及耶稣基督),以及路加福音5:12-13。
  总要继续祈求并寻找上帝的怜悯,直到你确知祂已经应允了。不要被感觉所愚弄。要查看你生命实在改变的证据。继续不断地寻求上帝,直到你遇见祂。当你确实知道祂已经应允了的时候,就去告诉你所认识的某个真实的基督徒,同他分享你的喜乐。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