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此后我丈夫的身体强壮了些,他有意要去奥连再到叨兰。在这次的旅途上,我的虚荣心还有一次最后的发现。因那时有多人来看望我,称赞我的美丽。哦,人所恋慕愚妄和虚空的美丽,我看得是何等的清楚呢!我真是恨恶情欲,虽然情欲不是由我发出的,但是我很盼望能从此得拯救。我的天然与神的恩典一直争战,使我受了不少的若。
  最叫我受试探的,是他们称赞我的品德,又加上我的年轻美丽。岂知一切的品德都是出乎神,我自己是一点也没有,我所有的不过是软弱而已。
  罪的可恶是因着人的情感而断定的,妻子只要有一点的不忠,在丈夫看来要远胜于普通家人的大罪。
  这一次的旅行,我们遇到了危险。这事叫谁都要寒心,但我却退回在神的里面,很有力量;虽然无法避过危险,我却丝毫没有畏惧。这就是当我们经过一条小路的时候,路的下面被河水冲空了,河岸被侵蚀而塌陷了;我们的车一行到那里,已经来不及避让,车夫只得扶着车的一面。他们都吓得魂不附体,我却因神的保守很安静,如果主许可,在此丧命,心里也是喜乐的!
  回来之后,我再一次去见古兰桥师姑,她劝我追求我从前所追求的,也劝我不使颈项太露出。从此之后,我虽然孤独,但总不再使颈项露出。
  我求神将我使祂不喜悦的能力除去,所以祷告说:“主啊,难道你不够能力来除去我的‘二心’叫我专一的向着祢吗?”因为我的虚荣心有时还要彰显出来,可是我一回头向着神,祂立刻伸出手接纳我,并给我祂情爱的表记,这就使我更痛恨我的过犯。虽然虚荣还藏在心里,但是我爱神的心却愿意拣选祂的鞭杖胜于祂的宠爱,拣选祂的好处过于我的好处。有了过犯巴不得祂用公义来待我。
  如果你肯留意读我的传记,就要看见在神的一边满了怜悯、慈爱和良善。在我这边,只有软弱、罪恶与不忠。如果在我身上有一点东西是好的话,哦,我的神的哪,这都是祢的!在我除了软弱和不配之外,一点也不能夸什么。是祢使我与祢有永远婚姻上的联合,但我所带来的妆奁,除软弱、罪恶、可怜之外别无长物。哦,我的爱,我喜乐,因为我一切都欠了祢。祢使我的心看见了祢的恩典的丰富,祢爱的宝库。祢之于我正像一位万乘之尊的君王和一个奴婢结婚。祢忘记了她是奴婢,给她一切宝贝的装饰,使祢喜悦,祢又赦免她一切的过犯、恶性、愚笨、粗鲁──这正是祢对我的情形。我的贫穷已变为富足,我的软弱已得着能力。如果有人知道,犯罪之后,神因着恩典所带来给你的混乱情形(不堪设想的情形),你就要何等的愿意接受神一切公义的对付呢。
  我到家之后,丈夫又害风痛病,小女儿和大儿子都害了天花,女儿几乎要死,儿子的面容极其丑陋;我知道自己必定也要染天花了。古兰桥师姑劝我离开他们,父亲要接我和第二个儿子回娘家;但是婆婆不许。她叫丈夫去请医生,医生和她商量,然后对我说,在家固然要传染,离开也无法幸免。她虽无辜,却将我们当牺牲,她若知道以后的事,也必不如此行。为此事全城都震惊,大家都求着要我离开。他们都以为我自己不愿离开,岂知是婆婆不许。我也决意除了神的安排之外,没有自己的拣选。婆婆虽然阻止,我若要离开也办得到,但我不愿拂她的意思。哦,我的主,祢的旨意,在我一切的苦恼中是我的生命。
  我继续着我牺牲给神的态度,安静地等候祂,接受祂所喜欢而命定的。好像一个人明明知道一面是必定死亡,一面又有极容易的救法,但是对于前者不能逃避,后者却不能得着。我为着次子心里更加焦急,但是婆婆单爱我的大儿子,其余的人都不在她心上。若是早知道次子会因染天花而死,她也就不至于如此。神藉着人天然的倾向,来成功祂自己的美意,当我看见人行为的无理、腐败,就好像站在上面往下看一般。他们是神所用的公义和怜悯的器皿,祂的公义是满有怜悯!
  后来我病了,告诉丈夫说,我出天花了。他说:这不过是幻想。这件事古兰桥师姑知道了,她因我所受的待遇,很受感动,劝我将自己奉献给神。后来我就发大寒大热并发痛,可是家人还不信我害病。再过了几小时,他们才看出我病的危险,因为我的肺发炎了。婆婆所信的那位医生不在家,又没有别的医生,没有人来看我的病。我正在生死关头,丈夫又不在家,只有婆婆一人;她除她所信的医生之外,不许别的医生来看我。但是她又不去请她所信的医生(虽然不过一天的路程),我也一点不开口求拯救。我完全退回到神的里面,享受里面极大的平安,因着神恩典的保守,虽然在这极苦恼的病痛中,但已忘记了自己。
  主的保护真是奇妙,主所喜欢的,祂就做。在那时有一位高明的医生──从前曾看过我的病──正经过我们家时候,就问到我的情形。他一听见我病得很重,就立刻下车进来看我,我的鼻子黑了,他以为肉已死,非烂下来不可。
  我的眼睛好像煤炭一般,但是我并不惊慌,因为那时任何的牺牲都能够,并且很喜欢。我的脸曾多次使我对神不忠心,神现在报复它,是应该的。
  我所特别注意的就是这个,如果一个人能够一点不留地步地倾向神,是何等有益呢!虽然在外面看来,祂有时离开我们,为的要试验我们信心,其实当我们实在需要祂的时候,祂永不失信。
  我的眼睛非常肿痛,差不多有三礼拜之久,痛得不能睡;我也想,眼睛必定瞎了。眼睛里面满了天花,闭不得,也开不成,因为太痛。虽然很有失明的可能,但是完全好了。我的喉咙、上颚、牙床也满了天花,咽东西就疼痛难当,我的周身好似麻风一般。凡见了我的,都说从未看过这样可怕的样子,但是我的心,十分满意,这满意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我的情形,真是:“虽南面之王,不与易也。”
  没有一个不想我的悲痛是不能安慰的。也有许多人来安慰我,向我表示同情;但我静静地躺着,私心自喜,乐不可喻。我在最深的寂静里,赞美神。因为那常使我骄傲,使人发生情欲的陷阱,已经拆毁了。我从来不为着所受的痛苦和所失去的美丽怨叹,反而很喜乐,十分感谢神,因为我得着里面的自由。可是别人却以此为大罪。
  我的小儿子是和我同日得病的,很可怜,因为没有人好好当心他,就此去世了。这一个打击,深入了我的心。幸而我牺牲的能力甚强,虽然这儿子是所宠爱的,听见他死,我也不流一滴眼泪。他葬的那一天,医生说,我的小女儿也不过只能再活几天了。大儿子的病,仍在危险中,丈夫也害病,我自己又在剧病中。在一霎时间,我所有的孩子都被剥夺净尽了(小女又活了些年日)。
  大儿子好了些的时候,来到我的房间。不料他那美丽洁白面容,竟成为麻面斑斑的丑形了。相见之后,不觉为好奇心所驱使,拿起镜子,看看自己的面容到底怎样?在惊骇之中,真叫我知道神所命定的牺牲,都是真实的。
  婆婆的反对,使我经过了好多严重的十字架,毁坏了我儿子的面容。但我的心却因神得坚固,也因着受了多次的苦难,得了能力。我好像屡次放在坛上的祭牲,献给那因爱我而为我先牺牲的主。
  他们将香膏送给我擦脸,好使犯过天花的脸面复原。我也曾见过多人用此得到奇妙的果效,心里也想试用一下。但是主的爱并不许可,有声音在里面对我说,“如果我要你美丽,我就必早让你过去了。”我就不得不放下一切的药膏,反而当痘子还呈红色的时候,曝露在空气中,行走在大街上,以致面容更丑陋,好使谦卑胜过骄傲。
  丈夫老是躺在床上,从前他因着看见我的美丽而快乐,现在不再如此了。那些在他面前说我坏话的人也更有胆量和机会反对我了。哦,我的神哪,只有祢对我是永不改变的,祢加增我外面的十字架,祢也加倍的给了我里面的恩典。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