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将我奇妙的改变写给那位帮助我的人,他看见了之后,就充满喜乐与惊奇。我因着喜欢受苦的缘故,就经历了何等的苦呢!一切最合法的享受,娱乐,和喜好都得除净,我拒绝了一切美味的食物,吃我所厌恶的东西。结果就胜过了我本来很精细的口味。使我在饮食上,绝对没有己的拣选。
  当我替人洗臭烂的疮伤时,常觉难受,但是后来就是最使人难堪的臭烂,也不至于厌恶了,我什么都能做,因为不是我做,乃是我的主做。 有一次那位帮助我的人问我怎样爱神。我说:“超过人间最有情感的人爱他的爱人。”爱神的心,有这样坚强,并且继续不断地充满了我的心,叫我甚至于不能思念别的事物,我也看准了,没有一个美好的思念,能和思念神相比的。
  那位属灵人,是一位最好的宣道师,他常在我所去的教堂里讲道,但神既是这样地吸引了我,甚至我不能张开双眼,也听不见他所讲的道。哦,我的神,祢的话自己在我的心里打印,并且发生果效,用不着人的解释,从此之后,我的情形一直这样(虽然所经过属灵的阶层不同),祈祷的灵,在我的里面,深深地使我安定,甚至连发声祷告,都不能了。
  现在我离开了一切的朋友,向一切的游戏,娱乐,跳舞,无益的散步,宴会,等等作永远的告别了。有二年之久我连头发也不怎么去理它。我的丈夫赞成这回事。我现在唯一的快乐就是偷偷地找出一些时间,单独和我唯一的爱(主)同在。其余的快乐对我好像苦痛一般。我一直享受主的同在,这同在是一种不断的“注入”;并不是头脑的用力,乃是在意志里。这就使我享受爱主“自己”并尝到不可言喻的甘甜。虽还不能说绝对的联合(这是我后来所经历的),却已有了意志上的联合。这就使我藉着喜乐的经历,明白人的被造。实在是为着享受他的神的。
  意志与神联合,就能使人顺服神,行神一切所喜欢的,也能使自己的意志渐渐地死。同时己的天性,以及己各样运动的能力,因着充满了爱的缘故,也被吸引,渐渐地与中心(神)联合,并且失去在中心里。
  这一种的失去,叫作“能力的除灭”。其实能力还是存在的,但对我们好像除灭一样。除灭的程度是与爱的充满的热度相等的。这能克服意志一切的动作,并使它顺服神,如果你是驯良的,愿意得着洁净的,愿意倒空一切与神旨意相反的东西,你就要看见渐渐地脱离了自己的情感,在神的旨意之外,没有拣选。这并非意志的动作所能作到的,就是有不断退回(到神)的动作,也是不行的。因为这种动作虽好,却是己的动作,不能使你的意志与神的旨意有绝对的联合。
  如果人的意志绝对顺服神,肯自动的吃苦,专一地要神的旨意得成,让自己(意志)全然被(藉着神爱的运行)消灭,那么它就要消灭,只是要完成在神的旨意里面,并叫它得着洁净,使它不狭窄,不假冒,不自私。
  这件事与另外两个能力相似,──一个是信心,一个是盼望。信心能够很强有力地把住悟性,使悟性拒绝一切的理由,一切的亮光,和一切的解释。无论是异象,启示,异梦都与信心不同,并且这些反而会阻止人“失去在神里面”。虽然这些东西也能使人“失去在神里面”,但不过是一时的,不是真实的“失去”。因为真实的完全失去在神里面,就不再见自己了。
  “盼望”渐渐地吸取了一切在“记忆”中各种微小的活动,最后一切的能力因此得以集中,并失去在纯洁的爱里,爱是藉着意志来吞尽能力,因为意志是一切能力之王,好像爱为一切品德之后一般,因为爱是联络全德的。
  这联合叫作中心的联合,因为藉着意志与爱一切重新得以联络于中心的神(即我们最终的目的)。“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约翰一书四章十六节)。
  哦,我的神,我的意志和祢的旨意联合,享受这又甘甜又有能力不可名状的同在,我就不得不顺服祢,让祢严厉地对付我最隐微的过失。
  我继续地治死并约束我的官觉。要完全胜过官觉,就得拒绝它们,不让它们放松一点,到完全得胜为止。那些单注意外面的约束而同时又让官觉去享受所谓合法的,需要的东西,就要看见他们永不能得胜。外面的对付,无论多么严肃,总不能胜过官觉毁灭它们的能力。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坚决地拒绝一切它们所喜好,所倾向的东西,使它们到了一个被钉死的地步,常给他一些滋养料吃,不过延长了他的痛苦与死期。
  治死官觉,是同样的道理,如果它们的能力,悟性,意志,没有除净,就要“苟延残喘”到底。保罗对于这情形,与这情形的结局,讲得顶清楚。他说:“身上常常带着主耶稣的死”(林后四章十节)但是他怕我们停止在这里,所以他再说:“我们已经死了,我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后者的情形和前者的情形是截然不同的。
  达到这一种情形的人,就毋需再去治死。因为治死的工作已经完成,一切都变成新的了。有的人,藉着不断的努力,治死了身上的官觉,但是他们还继续地作下去,实是错误,因为到这时,他们应该不再注意它们(官觉)。对它们应该漠不相关,无论甜的、苦的,好的、坏的,一样地接受。应该注意到更紧要的事,──就是治死心思与己意。起初时候,就当放下一切己的活动;这必需要藉恳切的祷告,才办得到,好像治死官觉,需要很深的回忆一样。回忆(即心思退回,安静地集中在神里面)是胜过官觉的主要方法。因这能使官觉与我们分开,也能断绝官觉得力的原因。
  哦,我的主!当祢越加增我的爱和忍耐的时候,我就越肯忍受最苦的十字架。因爱能使十字架容易背。哦,你们可怜的人哪!为什么因无谓的烦恼而疲乏呢!进到你的心里去找神罢!你的难处就要立刻得着解决,因为十字架加增时,喜乐也要加增。
  因着神的爱,使人渴慕治死(旧人),为着要治死就发明了许多办法,一种治死的办法的苦味才过去,另一种就又被发现了,我也被引导去追求。神的爱在我的心里,神的光顶明显地照亮我的心,顶详细地查审它的隐秘,以致极微小的缺点,也都显明了。如果我要说什么,光就使我看见我的错,如果我不说什么,也叫我看见我的过,无论在动作、治死、悔改、施舍、退修等等事情上觉得我有错。当我走一步路,我找出我的错;当我为着自己说一句话,我找出我的骄傲。如果我对自己说:“哎哟,我再不说话了。”我就看出“己”还在。纯洁的爱一直使我知道我是可责备的;这责备是一种“求全责备”,是一点也不能遗漏的。这并不是因为我是特别注意自己;我却是一直等候神。祂也时刻看顾我,引导我,使我什么都忘记了。我不能自审,如果要自审,就我自己的意见立刻不见了。我只看见里面充满着一位主,什么“己”的意见都看不明了。我的平安是不能言喻的。我因着信,被神充满,但是我并不想想这件事。
  切不可想神的爱会让我有过犯而不受谴责的。哦,主,祢是何等严重的谴责那些最忠心、最可爱、最爱祢的儿女们呢!神定意要洁净的人,他所受的谴责,不是由于外面的。从外面来的,就是要矫正最小的过犯也不成的,反而会使他心里更自得,神所用以矫正祂子民的法子,必须使你觉得;不然你就不能知道祂的可畏。这是一种里面的烧,一种奥秘的火,由神而来,烧去一切的过犯使你极其痛苦,一直到洁净为止。好像矫正脱节的骨头一样,痛得难堪直至复原而止。这一种的痛苦是非常难受的。受的人为要除去过犯,宁愿任何的痛苦都可加在他身上,只求神得着满足好了,就是被撕碎都可以,但是人不愿受这种火烧的苦。有时候的人会跑到别人那里找安慰,但是这是破坏神的计划。一件事最紧要的,就是要知道所受的苦究有何益。因为一个人属灵生命的长进完全赖此。我们应当在这痛苦、黑暗、悲哀的当儿,与神合作,忍受这极度的痛苦,切不要想法子去减少、或加增。只要忍耐地接受,也不要做什么我们能做的事,来满足神。这样继续地忍受是极其困难的,是需要最大的坚忍,与勇敢。我知道有的人不进步的缘故,就是因为不肯忍耐,要找法子安慰自己。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