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迦利亚书(一)
  我要先来读《撒迦利亚书》第八章的几节经文,你听了可能会很讶异:
  万军之耶和华说,你们要继续完成重建,你们已经听得太多了。自从你们打下圣殿的根基,先知就不断告诉你们,完工后可以得到什么福分,在重建之前没有工作、没有工资、没有保障,在城里出入没有安全的保障,因为罪恶横行。万军之耶和华说,但如今情况已经不同了,因为我赐下平安与富足给你们,你们的作物会丰收,葡萄树将结实累累,土地将被丰沛的雨量滋润,这些福分都有赐给这块土地上剩余的民。外邦人曾咒诅你们会像犹大百姓那样穷困,如今情况不同,犹大这个词成了祝福的话,而不是咒诅,他们将祝福你们像犹大那样富足快乐。所以不要害怕或是灰心,要继续重建圣殿。
  我读这段是因为哈该也可能说这样的话,这正是哈该的信息,哈该和撒迦利亚的服事时间重叠了一个月,撒迦利亚接续哈该的信息讲下去,所以我才会读这段经文。《哈该书》是很容易懂的一卷小先知书,但是《撒迦利亚书》却是非常难懂的,如果你已经先读过了《撒迦利亚书》,希望你们已经有些了解,但是撒迦利亚这卷书真的是很难懂。
  哈该和撒迦利亚有很多不同点,虽然前面谈过两个人的共同点,但是他们有三个主要的差异:第一,撒迦利亚的年代比哈该要晚,不是晚很多,两个人还重叠了一个月。但是《撒迦利亚书》比《哈该书》长多了,有一点像是接力赛,哈该把棒子交给撒迦利亚,让他继续跑,但是撒迦利亚跑得更远,所以第二点,《撒迦利亚书》比《哈该书》长多了,有十二章,总共11页,不像《哈该书》只有两三页。第三,撒迦利亚继续传道至少两年,所以有比较多的启示可以分享。两个人最大的不同是撒迦利亚看的是遥远的未来,哈该则是讲眼前的问题,解决的是眼前的问题。相对来讲,撒迦利亚可以看得很远、一直到末日,他把现在的预言和遥远未来的预言放在一起,让我们读得一头雾水,什么都搞不清楚,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段时间,所以我们得把它分清楚。
  《撒迦利亚书》中的诗比《哈该书》还要多一些,但是最重要的是《撒迦利亚书》属于启示性预言。这种启示性预言跟其他的预言不太一样,这种预言的图像多过文字,异象多过言语,是让人用看的,而不是用听的,所以启示性预言里面会有很多象征,奇怪的图像,而且启示性预言里面会经常出现动物,并且经常会出现天使,一般的预言很少有天使,这些天使会给人看一些图像,并且加以解释,这些让你想到什么呢?《启示录》,也让你想到《但以理书》的后半部,《但以理书》后半部也是启示性预言,《以西结书》也有一些经文属于启示性预言,以西结见到一个大轮子,轮子周围都是眼睛,轮中有轮,像个巨大的陀螺仪,在天空中到处行进,这就是我们所称的启示性预言。
  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预言?原因很简单,因为遥远的未来很难想象,可是近期内的事很容易想象,因为跟现在的趋势很接近,所以容易理解,但是你怎么跟一千年前的人形容现代的生活呢?你怎么跟他们形容电视啊,他们一定听不懂。想要清楚地描述遥远未来的事,最好是用图像或者是象征,并且解释这些象征的含意,所以《撒迦利亚书》的预言很不一样,里面有五颜六色的马匹还有骑士,有角和匠人,有石头,石头上有七个眼睛,测量的准绳、橄榄树、灯台,坐在量器中的妇人,有翅膀的妇人、如同鹳鸟的翅膀,飞行的书卷等等。
  我们会觉得这些事很奇怪,而且很难懂,我们都是讲求实际的人,可以了解说话直来直往的人,比方《哈该书》就很容易理解,哈该说:赶快做完,上帝就会赐福给你们。这种话很容易懂,不需要解释,但是《撒迦利亚书》就不一样了。
  首先,我们来看看这位先知,撒迦利亚这个名字意思是“上帝记得”,这很重要,上帝记得,这个名字在旧约圣经中十分普遍,我数过,旧约圣经中有29个人叫撒迦利亚,很普遍的名字。他原本是个祭司,这一点也很重要,而且这位祭司也是一个先知。我说过从巴比伦归回的人,每15个就有两个是祭司,他们归回是有宗教的含意,归回的人纯粹是为了重建上帝在耶路撒冷的名,不是因为这块土地更肥沃,或者是这里生意更好做,他们归回是为了宗教信仰,所以有很多祭司归回。
  《撒迦利亚书》特别指出了两件大事未来的发展,第一件大事是祭司将取代先知,接下来400年不会有先知,只有祭司,撒迦利亚身兼祭司和先知,就代表这个重大的转变。他预言将来会有一天,没有人会自称是先知,他们会说:我不是先知,别叫我先知。因为祭司将会取代先知。第二件大事是祭司将取代王,而成为以色列的领袖,撒迦利亚将会采取一个有象征意义的行动,就是取金银造冠冕,但不是放在所罗巴伯的头上,不是放在这位大卫子孙的头上,而是放在祭司约书亚头上,这是一个很不寻常的发展。以色列史上将头一次,祭司和王的角色要合而为一,这种事只在旧约圣经的《创世记》中发生过一次,当时有一个叫做麦基洗德的人,他是撒冷王,当时的以色列人甚至还不是一个国家,这位麦基洗德既是祭司又是王,新约圣经说耶稣是麦基洗德的等次,不同于一般的祭司,耶稣具有祭司、君王和先知三种身份。撒迦利亚把祭司、君王和先知这三种领袖的角色结合了起来,祭司取代了先知、也取代了王。到了耶稣来到世上的时候,只剩下祭司这种领袖,施洗约翰是上帝沉默四百年后第一个出现的先知,当时的领袖是两位大祭司,亚那和该亚法,所以《撒迦利亚书》很重要,他指出了这个转变。
  从亚伯拉罕到耶稣,这两千年的以色列历史可以明显的区分成为四个时期,每个时期五百年。第一个五百年,西元前2000年到1500年,是由族长领导,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第二个五百年,西元前1500年到1000年,是由先知领导,从摩西到撒母耳。第三个五百年,西元前1000年到500年,是由王领导。西元前500年到零年,则是由祭司领导。上帝让他们经历了各种领导人物,可惜每一种领导人物都没有做好,以色列需要的领导人物必须是集合这些角色于一身,耶稣就是这样的人物。旧约圣经一直在预备百姓面对最适合的领导人物,先是族长,具有父亲的形象;再来是先知,替上帝传话;然后是君王,在宝座上治理;最后是祭司,替他们向上帝代求。
  现在我们来看看《撒迦利亚书》的大纲,这卷书清楚地分成两部,我们要仔细来看这两部分,这个单元要讲前半部(1-8章),下个单元再讲后半部(9-14章)。
  前半部很像《哈该书》,只不过他是用启示性的预言来传达信息,因为他从上帝领受的就是启示性的信息,他领受到图像就传达出来。但1到8章所关心的是目前的情况,所以他跟哈该一样,标示了预言的日期。第一次他忘了给日期,但是提到了年份和月份,第二次是三个月之后,第三次则是两年以后。撒迦利亚跟哈该一样,都标示出日期,而且信息都符合当时的情况,所以他只是延续哈该的工作。我不知道哈该为什么不再发预言,不知道上帝为什么另外差人来传道,也许哈该死了或病了,不能继续传道,总之撒迦利亚在哈该结束前一个月就开始传道,继续传讲他的信息。所以《撒迦利亚书》有清楚的分界点,前半部很清楚地分成三次预言,这三次预言每一次都标示了日期,所以等于每一段都是撒迦利亚对百姓所讲的道。要知道他们还在重建圣殿,圣殿还没完工,但是他们听了哈该的话。
  被掳后的先知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们传道的时候,百姓都会听,会听从他们的吩咐。如果你离乡背井70年后回乡,一定会仔细听先知的话,对不对。
  撒迦利亚在哈该结束前开始,而且他的信息一针见血,他只是提醒百姓过去怎样,提醒他们的祖先在这块地上生活时候的景况,他说:当初你们的祖先就是因为不听先知的话才会被掳。这个提醒来得正是时候,我们不用多谈,他只是责备他们说:你们要听先知的话,因为你们的祖先不听,结果做错事,上帝差来很多先知告诉他们该怎么做,他们却不听,所以才会被掳,所以你们现在最好听进先知的话。这是撒迦利亚那段信息的重点,很简单,他的重点就是:你们的祖先做错事,不但自己心知肚明,而且上帝也严严地告诫他们,他们没有借口推诿,你们可不要重蹈覆辙。他几乎是告诉百姓要听从哈该,要不然也会遭殃。
  之后他停了三个月没有传道,三个月后他再度传道,这次他用的方式很不一样,他给了八个图像,都是他在夜间领受的,这些不是异梦,而是异象。异象和异梦的差别是,醒着的时候领受的是异象,睡觉的时候梦见的是异梦。我比较喜欢领受异象,而不是异梦,因为圣经说“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做异梦。”所以我希望能够尽量停留在见异象的阶段。
  异象是心中浮现的图像,带有信息,今天又越来越多的人看见异象,所以这是需要查验的。有很多异象很诡异,比如看见水母被匕首刺穿,怪怪的,不晓得是什么意思。有一次我在一个教会讲一个小时的道,有人站起来发预言,牧师问会众:有没有人从主领受到什么话?我不敢跟你们说是哪个教会,我一讲你们就知道,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站起来说:我看见很多脚踏车,每一辆的踏板上都没有接链条,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牧师就问有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意思啊。没有人知道,结果就不了了之。你认真的讲了一个小时道,牧师却问有没有人从主领受到什么话要分享,实在不可思议。但是我们确实需要异象,从上帝来的异象是大有能力的。异象是在白天清醒时领受的,但撒迦利亚这些异象是在晚上领受的,圣经说上帝一直叫他起来,给他异象,是不是很有意思?他一躺下,上帝就说:起来,我有异象要给你。上帝不想给他异梦,也许撒迦利亚太年轻了。
  这八个异象之间好像没有关联,但是如果仔细一看会发现,其中有微妙的关联。头两个异象(四名骑士、四角与四名匠人)是在讲圣殿的重建;下一个(手持准绳的人)在讲耶路撒冷城的重建;接下来两个(约书亚穿洁净衣服、金灯台与两棵橄榄树)在讲这两位领袖,约书亚和所罗巴伯;最后三个(飞行的书卷、量器中的妇人、四辆马车)在讲百姓的景况。所以这些异象是互有关联的,乍看之下好像没有关联,但是如果仔细再看,会发现跟百姓目前的问题是非常的息息相关的。
  接下来,他讲完了八个异象以后,说要举行加冕典礼,所以他们接着就举行这个象征性的仪式,把冠冕戴在祭司约书亚的头上,而不是大卫的直系子孙所罗巴伯,这是撒迦利亚的第二段信息。
  现在来看这些隐藏含意的图像,这里有一句话不断出现,各位可以把它特别标示出来,这句话在《撒迦利亚书》后半部也一直出现,这句话就是:“你们就会知道,万军之耶和华差遣我到你们这里来。”你们就会知道万军之耶和华差遣我到你们这里来,撒迦利亚的意思是说,测试先知真假的方法就是看他的预言有没有应验,看他的预言有没有成真。摩西有一条律法规定说:如果先知说的话没有应验,就是假先知,要用石头把他打死。这应该会让人在预言未来的时候三思而行,还好我们现在不受摩西律法的约束,但是今天还是有假先知。所以发预言的人要接受查验,如果他说的话没有应验,就该受到责备,所以撒迦利亚说:我在预言未来的事。等那些事发生,你们就会知道,万军之耶和华差遣我到你们这里来。
  好了,现在来看这些异象。第一个异象是四个骑士站在番石榴树中间,两匹红马,一匹黄马,一匹白马,上面都有骑士,他们是上帝的记者,这话是天使说的。他们是上帝的使者,在遍地巡行,然后向上帝回报地上的情况,他们的角色就像记者一样,如果换作是今天,他们应该会骑摩托车,不过当时的人都是骑马。这些人是上帝的记者,专门向上帝报告消息,他们全都报告地上太平。当时的情况确实如此,因为古列王征服巴比伦,他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所以他作王以后全地太平,没有战争。
  撒迦利亚是要他们把握这个太平时代,来重建耶路撒冷城,重建圣殿,不要懒散,要把握这段时间来完工,因为以后可能得派兵出去打仗,也或者会有敌人来入侵。果不其然,不久之后他们就遭到了敌人的入侵,像是埃及人、叙利亚人、希腊人、还有罗马人都先后入侵,但是这里有一段太平岁月,他们可以进行重建工作。他的重点是,上帝赐下了这段短暂的太平时期,是为了让他们专心重建。这是第一个异象的含意,我没有时间一一的解释异象的细节,但是他也谈到了上帝恼怒掳掠他们的列国,祂会惩罚他们,但是时候还没有到。这是一段太平岁月,上帝不会让战争临到任何国家。
  第二个异象中有四个角、四个匠人,这我能够了解,撒迦利亚一定是个农人,因为这里有很多农业方面的图像。我以前在牧场工作,经常需要替牛去牛角,牧场的牛是爱尔夏牛,爱尔夏乳牛通常是棕色和白色,牛角非常的大,很壮观,但是也很危险,我耳朵后面有一个疤,就是当年被牛角刺到,我以前必须照顾15条爱尔夏公牛,对这样的动物千万要尊重。我甚至得在它们的鼻上穿环,这是很特别的经验,一定要先穿鼻环,才有办法控制它们。牛角非常的危险,可以撕碎篱笆,也绝对可以撕碎你。去牛角的这个工作一定要在牛还小的时候就操作,可以烧掉、磨掉或是切掉,有几种不同的做法,这些都需要很有力的工具。
  这就是他在这里看到的,他看到四个匠人在去牛角。在启示性的预言中,角一般是象征强盛的军队,角是一种具侵略性的武器。他在地的四方看到了四个匠人去角的行动,上帝在除掉侵略者的角,祂已经除掉巴比伦的角,巴比伦不再是个威胁,这里只说列国曾经威吓他们,所以上帝要除掉他们的角。所以这里看到太平,还有敌人被去角的景象,这样他们就可以全力投入圣殿的重建。
  再来看到一个人拿着准绳。焦点移到耶路撒冷城,有一个人在测量城墙,撒迦利亚发现这座城会太小,将来会很拥挤。耶利米曾经预言过这件事,实在是不可思议。我这里有不同时期的耶路撒冷地图,刚开始是小小的大卫城,后来不断的扩建,耶利米准确地预言了这些事。耶路撒冷城将会扩建,会往哪个方向扩建,郊区会落在哪一块?当城市快速扩建的时候,就会出现防御的问题,一旦建了城墙,墙内就会越来越拥挤。你去约克郡看那条肉铺古街,会看到中古世纪的城市一般都是越来越拥挤,因为住在城墙里面才会安全,耶路撒冷也会变得很拥挤。拿准绳的人说:这城不够容纳所有想来住的人。接下来给了一个很棒的应许,上帝说:我会当那座城墙。我会当那座城墙,这城扩建的时候,你们不需要城墙,我会守护你们。
  各位,这里有一句话很棒,上帝说:谁敢摸我的子民,就是摸我眼中的瞳仁。可惜很多传道人都误解了这句话,这是瞳仁,不是苹果。瞳仁是眼球里的虹膜,你照镜子会看到眼球中间,像是往下看中间有梗的苹果,虹膜上有一些线条,从梗往下看苹果,那就是虹膜的样子,眼中的瞳仁就是指这个东西。这是你全身最敏感的部位,只要有一粒沙子进去,眼皮就会立刻关闭。“眼皮”这个词在圣经中称作“保护者”,希伯来文的“保护者”就是“眼皮”,眼皮会关闭,来保护这个敏感的身体部位。
  我跟师母对于这个有特别的感触,当初她的眼睛罹患癌症,上帝给我们《诗篇》121篇。当时的情况很严重,是恶性的黑肿瘤,有一个外科医生说可能得切掉半边脸,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我宁愿她带着一张脸回天家,而不是带着半张脸活下来,还好上帝很怜悯我们,她现在好了,没有一点癌细胞了,当时的癌细胞就是在她的瞳仁里。她住院的时候我刚好在讲道,讲的是《诗篇》121篇,经文说,上帝是我的保护者,也就是眼皮,有什么一碰到祂的百姓,祂就立刻关闭,很美的一幅图像。就是那段经文带我们走过幽谷,上帝透过她的护士给她应许说“我要向山举目。”十天后我开车载她出院,眼睛上完全没有贴纱布,然后我们一起去加拿大爬落矶山,她向山举目。
  上帝是我们的保护者,祂是眼皮,祂的百姓是祂眼中的瞳仁吗,祂在说:我的百姓是我身上最敏感的部位,你碰触他们就是碰触我。耶稣说:你们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这是相同的原则,上帝的百姓是祂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当代译本翻出来的意思更清楚,“谁敢碰我的百姓,就等于用手指头碰上帝的眼睛。”这个形容很生动,你能想象吗?很美的一幅图像。
  再次,这句话不断出现,“你们就会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谁碰你们一根汗毛,我一定会对付他们。接下来他说了一句对列国有利的话,他说:有些人会加入你们,他们会跟你们结合。这里对外邦国家有两个预言,第一,攻击以色列的将要面对上帝的审判;第二,很多外邦人将会加入以色列。到时候“你们就会知道”,碰以色列的外邦人会知道自己的下场,外邦人加入以色列,以色列也会知道,这两件事都发生了,历史证明以色列的上帝存在。有一次普鲁士王腓特烈对哲学家海德格尔说:给我一个证据证明上帝存在。这个哲学家只回答说:陛下,犹太人就是证据,他们的历史就是证据。
  “你们就会知道……”,谁敢攻击以色列,迟早要受报应。像我们这样的外邦人,如今加入以色列,被接枝到他们的树上,所以我们清楚知道是上帝差遣撒迦利亚。我们有证据,因为我们就接在这棵橄榄树上,这个预言应验了。
  我们继续往下看,约书亚换了衣服。撒迦利亚在异象中看到他们的领袖,王的后代所罗巴伯和祭司约书亚,现在会怎样呢?首先撒旦出现了,你有没有注意到撒旦在旧约圣经中很少出现?各位注意到了没有?我只记得《创世记》三章撒旦在伊甸园出现,它还出现在哪里?在《历代志》的最后,它引诱大卫数点以色列人数,它也在《约伯记》中出现,再来就是这里,好像就这几次而已,如果你想到还有哪些,请告诉我。撒旦在旧约时代出现的次数,用一只手就可以数完,当然有很多事都是它在背后作祟,但是自从耶稣来了之后,它就经常出现。
  魔鬼其实非常乐意在旧约中隐姓埋名,因为它已经在掌管世界,全人类都在它的手掌心中,它最狡猾的伎俩就是装死,这样大家会以为它不在了,它就可以继续掌控一切,但是它却在这里出现。它看见犹太人归回的时候,好像就知道从犹太人和他们的国家会出现世人的救主,所以它必须采取一些行动,每一次有重大的事情要发生,魔鬼就会想办法阻挠,所以它会希望杀光埃及的犹太男婴,不让摩西顺利长大,好让以色列人永远出不了埃及;所以它会在耶稣降生的时候,杀光伯利恒的婴儿,因为它不希望婴孩耶稣长大,成为以色列人的第二个摩西。
  你一旦晓得魔鬼的伎俩,就可以轻易识破,它在这里出现对他们说:约书亚不能带领你们,他是个污秽的人。撒迦利亚看见约书亚穿着污秽的衣服站立,发现魔鬼讲得没错。魔鬼在天上似乎是扮演原告律师的角色,《约伯记》讲到撒旦在天上、在上帝的面前控告地上的人,魔鬼最擅长的就是中伤跟控告,它在这里说:祭司约书亚有罪,没有资格带领你们,他是导致你们被掳的一个祸首。可见约书亚的年纪应该很大了,撒旦说:他不够格来领导。
  接着,撒迦利亚在异象中听见约书亚像是火中抽出的一根柴,像被烧了一半的木柴,从火中被抽出来,多年后的约翰卫斯理就用这句话来形容自己。他十岁的时候,林肯郡厄普沃的牧师公馆失火,他困在阁楼中出不来,几个人叠罗汉把他从火中救出来,如果他当时就死了,历史会怎么改写呢?各位,英国很可能会走上法国革命的路。卫斯理一生都紧抓住撒迦利亚这句话,“我是火中抽出的一根柴,我从大火中被救出来。”约书亚在上帝眼中就像是火中抽出的一根柴,在那样的处境中,上帝救了他。然后在异象中,天使脱下他污秽的衣服,为他换上洁净的衣服,包上洁净的头巾,他在上帝眼中就洁净了,可以担任祭司,很美的一幅景象。
  他看见约书亚虽然先前和百姓一同犯了罪,但是因着上帝的恩典,如今他在上帝面前成为洁净,可以担任祭司,上帝应许说:我怎样施恩给这个犹太人,将来有一天也要怎样施恩给全以色列,我要在一天之内除掉这地的罪孽。上帝可以洁净一个人,让他成为祭司,上帝又应许说:到那日,你们各人要请邻舍坐在葡萄树和无花果树下。这让我们想起耶稣曾经对拿但业说:我看见你在无花果树下。这里有很多隐藏的含意都在新约圣经里提到,可以看出上帝给撒迦利亚的这些异象含意丰富。
  来看下一个异象,他看见一个金灯台,圣殿中有一个金灯台,上面有七盏灯。撒迦利亚在异象中看见这座金灯台,但灯台上还有一个容器,有管子通到灯台上,他发现这个容器盛满了油,所以不需要有人为这座灯台添油,因为已经有油不断地流进灯台。这是在讲什么呢?这是在讲所罗巴伯,所罗巴伯是一个被圣灵浇灌的人,他被圣灵浇灌,油当然是象征上帝的圣灵,所以我们用膏抹来形容圣灵临到人的身上。英国女王在加冕的时候就是用油来膏抹,称作“圣油仪式”,圣油和基督都是膏抹的意思,同一个字,所罗巴伯是上帝所膏抹的。“膏抹”的希伯来文是弥赛亚,我们称弥赛亚,其实原文的发音是“弥叙亚”,指的是上帝所膏抹的那位,这是王的记号。
  接下来这句经文常常被引用,“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这句话被用来形容很多事,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不是倚靠势力是指不是倚靠军事能力,不是倚靠才能是指不是倚靠政治能力,也就是说,大卫的直系子孙不能倚靠军队或政治权力来完成使命,要单单倚靠神的灵。大卫的直系子孙耶稣来到世上的时候没有军队,祂对彼拉多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否则我的臣仆必要争战。可惜教会误解这句话,结果造成十字军东征的悲剧,你不能靠军事或政治力量来建立上帝的国,你只能够靠圣灵来建立。
  这里有一件非常不寻常的事,证明这股能力给了所罗巴伯,你读的时候可能没有注意到。当圣殿建到殿顶的时候,今天的工人通常会在上面插支小旗子表示要安殿顶了,最后一块殿顶石会安放在两边的建物上,最后要安放这块殿顶石的时候,圣经说所罗巴伯将要一手举起这个石块,安放在上面。这个石块通常很重,所罗巴伯将举起这个石块,这就向百姓证明……这句话又出现了,当他举起石块,走上梯子,然后安放在殿顶上,只用一只手,没有人帮忙,也没有用绳索或滑轮,独自拿上去安放在殿顶上,这时你们就会知道,是万军之耶和华差遣先知到你们这里来,了解吗?每个人都说他不可能举起那个石块,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参孙当年就是把非利士人的城门扛走,现在同样的一位圣灵要赐能力给所罗巴伯,把石块举起来然后安放在殿顶,好像抬起汽车换轮胎一样,他把石块举起来安放在殿顶。这表示那一代的百姓将亲眼见到圣殿完工,是不是很令人兴奋的景象?
  有的时候我们会忽略这些小细节,怎么知道建立上帝的国不是倚靠政治或军事力量,而是倚靠圣灵?当你看到所罗巴伯把石块安放在殿顶上,你就会知道。我好像越讲越兴奋了,我应该是在教导,却变成在讲道。
  接下来他看见两棵橄榄树,当然这两棵树是指所罗巴伯和约书亚,代表了以色列人同时需要这两个人来作他们的领袖。灯台表示圣灵会临到他们两个人,因为有两棵橄榄树,油是从橄榄树来的,所以有两个受膏抹的领袖,这两个都需要。虽然不是立所罗巴伯为王,但百姓还是需要他,他们不能立王,我觉得这是因为他们在波斯不能立王,但是如果拥戴祭司为王,波斯人就无法反对,我们可以称他祭司,但其实他是我们的王,也许这样做可以避免波斯帝国的不满。
  圣殿将在他们有生之年完工,然后他们就会知道,谁藐视哈该那日子的小事呢?如今圣殿即将完工,要有圣殿了。
  倒数第二个异象是飞行的书卷,这个书卷的面积是十米乘五米,很大的一个书卷,十米乘五米,在空中到处飞行,上面写的都是咒诅,凡偷窃和起假誓的必受咒诅。这书卷会飞到每一户人家上方,如果哪一户人家偷窃或说谎,书卷上的咒诅就会掉到房屋上,房屋就会被摧毁。这个书卷的异象就是要告诫百姓,撒迦利亚的重点很简单,那就是:你们有些人偷窃或说谎,我看见书卷在你们的房屋上盘旋,哪一户人家偷窃或说谎,咒诅就会落在他们的房屋上。大家听了一定吓坏了,赶快改过自新,这里的重点是要重整百姓的道德,他说:书卷停在你家的时候,只要你马上悔改,咒诅就不会来;但是你若不悔改,咒诅就会落下。
  接着他在异象中看见一个妇人坐在量器中,量器有35公升,很大,这个女人很可怕,像个淫妇。另外有两个女人飞过来,翅膀如同鹳鸟的翅膀,她们将量器抬起来,也许是用鸟嘴抬,也许用手抬,将第一个女人坐的量器抬走,飞往东方,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是代表上帝把罪挪走,把罪挪到巴比伦,巴比伦在东方。意思是说,我把你们这些罪人从巴比伦带回来,现在我们要把你们的罪带回去,因为罪恶属于那里,巴比伦是个罪恶之地,这是上帝把罪挪走的景象。
  最后一幅图像是四辆马车,红马、黑马、白马和有斑点的壮马,它们走遍全地,这四辆马车走遍全地,行上帝的旨意。它们已经在北方的巴比伦完成任务,所以那辆马车在休息,因为任务完成了,另外的三辆则是出去行遍各地。上帝使用它们来行使祂的旨意,上帝掌控全球的历史,祂可以迅速地差遣仆人到任何一个地方,这就是马车的含意,可以到上帝差派的地方执行上帝的旨意。
  这就是撒迦利亚那天晚上见到的异象。
  我要继续讲第四点,这点也很重要,这时候有三个智者从巴比伦来到这里,是不是很有意思啊?多年以后旧事重演,这三位智者是商人,他们从巴比伦带来了许多金银,要献给圣殿。上帝吩咐撒迦利亚取部分金银制成王冠,然后在圣殿内为祭司约书亚举行加冕仪式。“然后你们就会知道……”,这句话又出现了,这是重要的一刻,这是以色列第一次将祭司和王结合。这在耶路撒冷不是头一遭,远在以色列人占领耶路撒冷之前,在麦基洗德时代就有王身兼祭司,如今麦基洗德的等次又再度建立,王和祭司的身份结合在约书亚一个人身上。
  但这里有个“如果”,当“如果”出现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如果”我的民顺服,条件是顺服,如果。上帝说:我要再给你们一个王,这次不是大卫的直系子孙,我要给你们一个王,让你们成为一个国,但这个王是个祭司,这样波斯才不会对你们立王感到不满,你们可以说他只是个祭司,我们只是在给祭司加冕。这是鼓励他们再度建立一个国家的好方法,但是弥赛亚的应许尚未应验。
  好了吗,我们就先停在这里,下回再继续来谈《撒迦利亚书》。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