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巴底亚书和约珥书(二)
  上个单元我们看了《俄巴底亚书》,俄巴底亚是第一个传讲以色列被掳预言的先知,现在要看在他之后十年的一个先知。俄巴底亚的预言几乎完全是针对别的国家,对以色列的未来有正面的预言,但这一个先知的预言截然不同。
  约珥这位先知跟俄巴底亚相隔有十年的时间,他延续俄巴底亚提出的一个观念,就是:主的日子将到,到那日祂必要算账。主要审判万国,但约珥不同的地方在于,约珥宣告说以色列在那日也一样要受到审判。这个消息令人震惊,等于是告诉教会里的人,他们在进天国之前都不安全。
  教会里的人总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了,在座可能会有人这样想。基督徒的名字可能会从生命册上被涂掉,这真令人震惊。我们一旦信了主,名字不就永远写在生命册上吗?不是,你必须持受信仰,忠于耶稣,信靠祂,顺服到底才可以。
  这个消息令以色列人震惊,原来主的日子来到时,他们不见得会蒙福,因为上帝是绝对公平的,在上帝眼中,基督徒犯罪就跟非基督徒犯罪一样严重。我们什么时候才会明白这点呢?
  《罗马书》二章讲得很清楚,保罗对基督徒说:你若论断别人什么事,自己的行为却跟别人一样,你以为逃得过上帝的愤怒吗,我们的上帝是不偏待人的。
  基督徒犯罪就跟非基督徒犯罪是一样严重的,别以为属神以后就可以任意犯罪,这完全不符合圣经的教导;别以为每次犯罪上帝都会对你手下留情,放你一马,不是这样。罪在上帝眼中都一样严重,因为祂不偏待人,否则上帝就太不公平了。非基督徒犯奸淫得下地狱,但基督徒可以保送天国,怎么犯罪都没有关系,这种讲法根本是在扭曲上帝。先知必须先纠正以色列这个错误的观念,因为以色列自以为很安全,上帝会审判别人,但我们不会有事,先知必须告诉他们:你们并不安全。约珥是第一个这样讲的先知。
  另外,以利亚也曾经挑战以色列人这个想法,但约珥第一个对他们说:主的日子对你们不见得是好事。后来的阿摩司也讲一样的话,主的日子可能会大祸临头,不见得有好事发生。
  约珥为什么发出这个预言呢?原因就是一场天灾,一场可怕的蝗灾临到以色列。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过蝗灾,我亲身经历过一次,一次就够了。
  我这里有一张蝗虫的照片,不容易看清楚,因为蝗虫跟植物颜色很像,蝗虫就像大只的蚱蜢。这里有一只,这是它的后腿;这里是第二只,还有第三只。画面上只有三只,但是成群的蝗虫飞来的时候,数目可以高达六亿只,各位想想,六亿只。它们的胃口很大,头长得就像马的头一样,不知道你们看不看得清楚,像马头长在大只蚱蜢身上。我是在奈及利亚北边经历到蝗灾的,当时是白天,突然太阳不见了,我还以为是日蚀发生。接着我看见一大片乌云向着我们飞来,把太阳遮住,天色立刻变暗,好像半夜一样。我计算了一下,它们的时速有十二哩,花了一个半小时才全部通过。那些可怜的非洲当地居民,赶快跑去赶蝗虫,免得它们吃包心菜。有一群蝗虫停在一颗包心菜上,不到几秒就吃个精光。蝗虫所到之处的树木,连树皮都被吃个精光,更别说叶子了,只剩下骨架。所以的草木全被吃个精光,你可以听见它们的咀嚼声,可以听见周围一片咀嚼声,脚踩的地方全是蝗虫。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恐怖的经历,真是可怕极了。照片上寥寥几只,看起来还算可爱,可是如果看到的是一整片地上遍满了蝗虫的话,就不是那样了。如果有六亿只蝗虫,所到之处把所有的植物瞬间吃个精光,那可是天大的灾祸,蝗虫过后的景象有如沙漠,没有一点绿色植物。蝗虫涵盖的面积可以多达四百平方哩,40哩长,10哩宽那么大,六亿只蝗虫可以把太阳完全遮住,它们每天可以吃掉八万吨的食物,只要蝗虫一来袭,就全完了,你什么都没有了。它们每个月可以飞行两千哩,在沙漠中,每一平方尺可以产下五千颗卵,孵出来的幼虫只能跳跃,经过几次脱壳以后开始长翅膀。幼虫通常每天跳行2到10哩,连续六周发育成虫,然后开始成群结队的飞行
  以色列就是遇到了蝗灾,当然埃及也曾经遇过蝗灾,那是当初的十灾之一,但是蝗虫并没有碰歌珊地,是不是很有意思?上帝当初保护祂的子民不受蝗灾侵袭,但如今这个灾临到他们,这在以色列是很罕见的。蝗虫是从非洲来的,在非洲十分常见,但在以色列并不常见。
  当蝗虫来袭时,约珥马上看出这是上帝在掌控,他说:这是上帝给你们的第一个警告,如果你们继续作恶,会有更大的灾祸临到。所以先知约珥诠释了这件事的含意,告诉以色列说这件事并非偶然,蝗灾临到上帝的子民是因为这是上帝的警告,后果严重到甚至于没有谷物可以拿到圣殿里去献祭,所以敬拜被迫中止,他们没有东西可以献祭。
  全国面临旱灾,树丛起火,百姓挨饿,情况很惨,葡萄园没了,玉米田没了,果园没了,橄榄园没了,什么都没了,经济一片萧条,约珥说这是上帝的作为。
  那么,我们怎么分辨灾祸是不是上帝带来的呢,记不记得约克大教堂起火的事件?我相信那是上帝的作为,因为当时起火的原因很不寻常,有一朵乌云的闪电击中约克大教堂,那朵乌云只有巴掌大小,那朵乌云在蓝天中绕着教堂盘旋了20分钟,那朵乌云很小,根本制造不出雨来,却有一道没有雷声的闪电,向下击中教堂、使教堂起火,当时教堂才刚刚整修过,安装了最新的烟雾警报器和防火设备,全部闪电打坏了。正要前往教堂的诗班成员目睹了闪电,但是他们没有听到雷声,只看到那道闪电。我从气象局拿到那朵乌云的地图,有16个气象人员不敢相信,说那一定是上帝的做的,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么不寻常的现象了。有人对我说这是上帝的审判,我说不对、这是上帝的怜悯,祂等大家都离开教堂才做,因为那天他们任命了一个不相信真理的主教,那是上帝的怜悯。祂本可以在大家都在的时候,让闪电击中,但祂没有,所以那不是审判,但我相信那是一个警告。
  不是每次闪电都是上帝的警告,这一点要分辨,出于上帝的警告有个特点,就是现象非比寻常,这些不寻常的现象常会显明超自然的事;另外还有一个特点是上帝子民的分辨能力,很多有先知恩赐的人看见这是上帝的作为,尤其如果事先有人预言,但是这次没有,不过事先就有很多人害怕,他们不知道上帝会如何惩罚这个亵渎神的行为。我要提醒各位,不管是不是出于上帝,灾祸都是用来提醒人,上帝的审判,一定要看清楚这一点。
  有一次有人问耶稣,西罗亚楼倒塌压死了很多人,那是上帝的作为吗?那些人比别人坏吗?耶稣说:不是的,但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像这样灭亡。所以每一次的地震,还有每一次的台风,每一次的洪水,都是对我们的提醒,不管是不是直接出于上帝。我们都不能说,某个天灾一定是出于上帝,不能够硬把一些事套进信仰里去解释,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每一个灾祸都是上帝的提醒。
  可是约珥预言的这件事不止是提醒,上帝叫当年降在埃及的蝗灾重演,但这次的蝗灾是降在祂子民的身上,所以约珥就发出了这篇预言
  接下来我想分析一下这卷书的架构,给大家一个整体的概念,这卷书的章节分得很正确,这是好事,至少这次分对了。其实圣经的章节是一个叫莱昂的主教分的,当时他从巴黎骑马到莱昂,几乎一个下午就分好了,有些分得正确,有些则是错得离谱。
  约珥书一、二、三章是预言的部分,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些预言是不是同时给的,第一章1到12节生动的描述了那些蝗虫,几乎像是生物学家对蝗虫的描述那么仔细,描述蝗虫的前进像行军一样,把一切啃个精光,可以听见咀嚼声,描述非常生动。而在下半章的13到20节的部分,他呼吁全国要悔改,他说:你们若不悔改,可怕的历史将会重演,上帝要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就回转归向神,向祂悔改认罪,否则会遭遇到更坏的情况。
  他并没有清楚说明要以色列为哪件事悔改,所以我们必须自己回头、再去研读一下《列王纪》,看看以色列当时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因此而得罪了上帝,以至于这个国家必须要面对这种命运。我唯一能够找到的答案很有意思。他呼吁他们悔改的时候说:你们会像年老的处女,为年轻时许配的丈夫哀号。这个比喻真有意思,我一读到这个比喻就想到狄更斯《锦绣前程》中的费维森小姐,老处女为年轻的时候所许配、但是没有成亲就过世的未婚夫哀悼,你会像那样难过一辈子。
  以色列到底做错什么?有一件事很清楚,《约珥书》有一处提到祭司,却没有提到君王,但是他指责以色列做错了一件事,这是一个线索。我们在读《列王纪》的时候,会发现当时有个女王,而不是国王,这不是上帝的旨意,上帝曾经应许只要大卫的子孙能够继续遵守祂的诫命,就会不断有子孙坐上以色列的王位,这是上帝严格的命令,祂容许他们有国王,但不容许女王。当时以色列的女王是谁呢,就是亚他利雅女王,亚他利雅女王本来是个母后,但是王驾崩以后,她篡夺了王位,把王的儿子全部都杀掉了,好让自己坐上王位,当时没有人阻止她,她杀光了王所有的儿子,然后篡了王位,而她的母亲就是耶洗别。
  你看,这就难怪了。当初,耶洗别嫁给了以色列的亚哈王,把北国搞得乱七八糟,现在她的女儿又杀光王的儿子,杀光大卫的直系子孙,只有一个逃过一劫。大祭司救了这个孩子,把他藏在圣殿中,偷偷地抚养他长大,这是当时的情况。大卫王差一点就没有后代了,亚他利雅这样赶尽杀绝,要不是有个漏网之鱼,大卫王可就绝子绝孙了。我相信这背后是撒旦在作祟,当初撒旦也唆使希律杀害刚出生的一个大卫子孙,耶洗别也是杀人不眨眼。
  以色列人竟然接受亚他利雅做女王,连大祭司都没有反对,但至少他有勇气藏匿那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就是约阿施
  约珥传讲完信息以后不久,他们才有勇气把亚他利雅这个女王除掉,让当时年纪只有七岁的约阿斯登基作王,约阿斯排行老幺,本来还有其他太子可以登基,但是都遇害了,只剩下这个小男孩是王室的后代。这件事真的很可怕,我觉得当时只有这件事可以算是全国犯的罪,因为百姓接受了那个情况,这个推论信不信由你,我觉得你可以自己去研究,但这是我的发现,实在叫人惊讶,不是吗。
  约珥说:除非你们悔改,走向正道。也许约珥自己也没有勇气直言他们做错什么事,不敢谈到那个女王或别的事,他没有直指他们犯了什么罪,只是劝他们要悔改归正,不然历史的灾剧会重演。
  第二章开头的部分,他讲到蝗灾会重演,可是仔细研读以后,我想你应该会问,约珥真的是在讲蝗灾吗?我认为约珥他是把敌军压境的景况,形容成一场蝗灾,蝗灾其实很像大军,一个个马头排列整齐奔腾而来,蝗虫行进时确实会排列整齐,砰砰砰一起过来,全部都啃个精光。我想第二章是用蝗灾来当作一个预表,预表敌人的千万大军侵略以色列国土的情景。
  各位想想看,敌人千军万马的压境,无情的摧毁一切,我想约珥他是看到了巴比伦人前来攻打的情景。古巴比伦人每一次打仗,征服一个地方以后,都会实施无情的焦土政策,不但杀光所有的人和婴孩,同时也会毁灭那个地方一切的生物,所以他们连树木和牛羊都不会放过。巴比伦军队是完全不留活口的,这种情境和蝗灾非常类似。学者对这一点有很多的争论,但是我相信第二章并不是在讲蝗灾会重演,而是在讲一场更严重的灾祸,这里描述的是一群像蝗虫的敌军。
  很有意思的是,《启示录》记载末日时会再度发生蝗灾,但蝗灾之后,立刻从东方来了两亿名士兵,所以我认为约珥在这里所描述蝗虫的侵犯,预表的是敌军大举压境。两者一旦进犯,都不留活口。
  约珥就说:在耶和华的日子,你们要在锡安吹角,在祂的圣山吹出大声。那就是第二次的蝗灾,所以约珥再度劝戒百姓说:上帝要的是真心的悔改。因为我们知道在他第一次宣告预言以后,大部分的人都出去喝酒,他们还存有足够的酒。
  第一次听到约珥的信息以后,他们非但没有悔改,反而喝得醉醺醺的。很奇怪,大祸即将临头的时候,人的反应会分成两种:第一种是要准备好要悔改,第二种是喝得醉醺醺的。可惜他们的反应不是第一种,所以约珥又讲了一次,这次他呼吁他们要真心悔改。第二次的呼吁有一句话很值得记住,“你们要撕裂心肠,而不是撕裂衣服。”
  我永远忘不了,有一次我站在橄榄山上,靠近其中一个小先知的坟墓,就在那座橄榄山上。当时墓外站了一个西装笔挺的犹太商人,那套细直条纹的西装,剪裁合身,他显然是个有钱人,他的身上别着金色的袖扣和领带夹,可是他却站在那里哭。我躲在另外一个坟墓的后边,看他到底在做什么,我看见他脱下漂亮的西装,然后抓住领子用力撕掉,把身上穿的那件漂亮西装撕成碎片,站在坟墓前面痛哭。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有人撕裂衣服,他用外在的方式来表达他对这个先知过世的哀恸,他把那件西装撕成碎片。哇,我看了很震撼,真的是撕成碎片。
  但约珥说:即使这样做对上帝来说都不够,你要撕裂的是你的心,不是撕裂你的衣服。是撕裂你的心,不是撕裂你的衣服,这是个痛心疾首的呼吁,因为犹太人为人痛哭哀悼的时候,会撕裂自己的衣服,穿着撕成碎片的衣服来表示哀悼。今天的人也许是在袖口别一块黑布或者是戴黑领带,但是他们在哀恸的时候会撕裂衣服。
  约珥说这样还不够,你的心也要撕裂才行,你真的懊悔自己做错事吗?
  接着上帝应许说,如果他们确实真心悔改,上帝就要弥补他们在蝗灾期间所遭受到的一切损失。这句话你们一定听过,很棒的一个应许,上帝会弥补蝗灾期间的损失。
  我的祖父是一个牧师,他教会中有一个人,留着长长的白胡子,教会的每个聚会他都参加,早崇拜、晚崇拜、祷告会、查经班、周间的聚会、童子军、女童军、幼童军、女幼童军,他什么聚会都参加,大家觉得很尴尬,他什么聚会都要参加,连姐妹聚会也不例外。于是他们就请我祖父去跟这个人谈一谈,我祖父就去找他说: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教会的每个聚会,你为什么都要来参加呢?你不需要全部参加啊,上帝又不要你全部参加,你为什么要参加每个聚会呢?你知道他怎么说吗,他说:我一直到67岁才信主,我想要弥补过去错过的岁月。我听了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想到你浪费了那么多年、被蝗虫吃掉的那些年,但是上帝说:我会弥补你在蝗灾期间的损失。多大的恩典,我真的见到了,我看见上帝大大使用这个人的晚年,远超过祂使用某些人的一生。祂可以弥补蝗灾期间的损失,但前提是你要真心悔改。
  接着,上帝又给了几个很棒的应许,祂说:你若真心悔改,就必不再这样对待你。我必不再,我必不再,我必不再,这句话不断出现,很棒的一句话,你若真心悔改,我必不再……。不但这样,祂还说会弥补一切的损失,不只有实质的弥补,弥补蝗虫吃掉的作物,还会有属灵上的弥补。
  这个时侯,上帝赐下了几个很棒的应许,我们也可以从这些应许获益,祂说:只要真心悔改,就会完全得到弥补,而且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在“各样的人”身上。这是原文的意思,不是每个人,而是各样的人,不分性别、地位或者是年龄,年轻人要见到异象,老年人要做异梦。老年人做异梦,所以我今天仍然想要见到异象,祂说:你的儿女要说预言,不分年龄、不分性别、也不分地位,我要将发预言的灵浇灌在各样的人身上,前提是你真心悔改。
  彼得引述了这个应许,这个应许过了好几个世纪才应验。那天有许多人聚集在一个地方,结果这个应许应验了,彼得说:这应验了神的话语,这个情形正是 约珥所说的。你常听人说每个基督徒都有祭司的职分,但我相信每个基督徒都有先知的职分,因为这就是这个应许的含义。圣灵降在谁身上,谁就能发预言,预言应该会变得更多,而不是更少。五旬节的意义就是每个基督徒都有先知的职分,彼得说约珥的预言今天终于应验,五旬节那天在场的120个人都是犹太人,圣灵降在犹太人身上,很久之后才降在外邦人身上。
  五旬节是犹太人的节日,为了庆祝上帝赐下律法,可惜第一个五旬节为着百姓的悖逆,死了三千人。但新约的五旬节那天,上帝浇灌圣灵,有三千人得救。实在很奇妙,前后都有关联,很奇妙的模式。这是第一个很棒的应许,祂会弥补损失。
  第二个部分说天上会有预兆,连天上都会注意地上发生的事,约珥说会发生两件事: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种现象发生过吗?的确发生过,耶稣断气的时候,当时日头就变暗,长达三小时。而且我在天文学的期刊上读到一件很奇妙的事,可惜我放在家里,今天没有带来。在那本天文学期刊上说,有一个天文学家计算以后,发现当时正好发生了日蚀;如果按逾越节和满月等等日期去推算,当时一定也同时发生了月蚀。我上一次看到月蚀是在温得密湖,记不记得我们出去看月蚀?当时月亮变成血红色,事实上,月蚀的时候经常会有这种现象。而这篇天文学论文所要论述的是,在耶稣断气的时候,日头变暗,月亮也变红。各位,这一点我无法确认,但是圣经清楚地指出,末日来临前的空中必出现这预兆,五旬节那天没有发生,但将来必定会发生。
  约珥说的头两件事是:第一,圣灵要浇灌在有血气的人身上;第二,空中必有征兆,因为地上发生重要事件时,天上会有反应,所以耶稣降生时,天上才会出现一颗星。
  很多人无知地对我说,三个智者跟着那颗星,就证明占星学是可以接受的。我说:你们根本就搞错了,占星学的论点是,星星的所在位置会主宰新生儿的一生,但圣经里却是,婴孩耶稣的出生地在主宰那颗星的位置,这跟占星学的论点完全相反。
  耶稣断气的时候,日头变暗,连宇宙都因为地上发生重大事件而有所改变,是不是很奇妙?星星不能够掌控人类,星星是由上帝来掌控,在上帝的掌管之下,宇宙都会因为地上所发生的重大事件而有所改变
  再来是约珥讲的第三个应许:凡耶和华所召,凡求告耶和华名的就必得救。得救是一个双重的呼召,上帝呼召人得救,人也要呼求祂的名,凡是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
  我并不喜欢叫别人跟我做决志祷告,我都是叫他们自己呼求主,因为他们需要自己开口呼求耶稣的名,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对我们来说,主的名就是耶稣,我不会叫别人跟着我祷告,这对他们没有什么帮助,我会叫他们自己呼求主名,你自己去求祂救你脱离你的罪,你自己去求祂帮助你,你自己去呼求祂的名。各位,这一点也很重要,祂的儿女必须自己向祂呼求,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彼得在五旬节那天就是传讲这个道理,结果有三千人呼求主名,就在那天得救了。
  这就是约珥所传达的应许,上帝应许要弥补全部损失,不只弥补损失防的作物和酒,还要弥补内心和生命。上帝的灵会浇灌下来,这个预言等了很久才应验,约珥说这些事都会在主的日子发生,他一直在讲“主的日子”, 主的日子、主的日子、主的日子。
  新约圣经也是一直在讲主的日子有一天将会来临。不见得是24小时的一天,圣经上的“日子”是有弹性的,在希伯来文这个“日子”也有纪元的含意,重点是撒旦有牠的日子,但上帝也有祂的日子,主的日子是这个意思。如果我说马车的日子已经结束,我不是指24小时,而是指马车的时代已经结束,已经过去了,今天是汽车盛行的日子,圣经里的“日子”就是这个意思。当主的日子来到时,祂说什么就是什么,祂会彻底掌控世界,主的日子是这个意思。人有他的日子,撒旦有牠的日子,但有一天上帝会有祂的日子,那天也会是耶稣的日子,按照《启示录》来看,那天会是很长的一个日子,但那将是祂的日子,别人有他们的日子,但最后主的日子必要临到。所以你对主的日子看法要有弹性,不要问到时候会是星期几,不是这样的,那是主的日子,是祂公义彰显的日子,祂会来扭转一切错误、亲自赏善罚恶。
  主的日子是新约圣经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列出新约圣经中提到主的日子的经节,但太长了,不能一一念。先知明白这个观念,使徒也明白:将来有一天,主的日子将会临到,那将是世界的末日。
  但我们现在是处在末世,从约珥的预言开始应验以后,末世阶段就展开了。圣灵浇灌下来,从此我们就开始活在末世中,我们已经处在这末世已经有两千年,但这是历史的最后一个纪元,下一个事件就是耶稣基督重回地上,所以我们是在末世阶段,应该牢记这点,我们是在历史的末段。
  《约珥书》最后一章描述了断定谷的景象,这个河谷是真实的地点,就在耶路撒冷外面,在耶路撒冷东边,它叫做汲沦谷。我不记得我有没有带照片来,没有在这里,下次再拿给你们看好了。
  耶路撒冷有三个河谷,汲沦谷在东边,泰罗彼恩谷在中间,欣嫩谷在西边。耶路撒冷就在第一座河谷和第二座河谷的中间。汲沦谷是位在耶路撒冷城和橄榄山之间,直到今天仍然叫做审判谷,里面有很多坟墓,有很多犹太人的坟墓,有一些基督徒的坟墓,还有很多回教徒的坟墓,因为大家都相信这是将来的复活之地,到时候上帝会在这里决定每个人永恒的归宿,这里叫做断定谷。
  但是我听过有些传道人乱讲,约珥说许许多多的人在断定谷,很多人会断章取义,把这句话解释为:将会有很多人在那里决定要不要信耶稣。然后藉此提出呼召说:你要不要决定信耶稣。布道家都喜欢这样讲,但在这里并不是人要做决定,而是上帝要做决定,上帝要在这个谷中决定谁上天堂、谁下地狱,是上帝要在这里做决定,祂要做最后的决定,在这里决定我们永恒的归宿
  约珥见到在断定谷中有许许多多人,各国的人。上帝会在这个谷中决定每个人永恒的归宿,这是最后的审判,这次是要审判万国,上帝要报复那些恶待祂子民的人,那些人违抗祂的目的,违抗了祂在这世上的旨意,祂将会在那里做决定。最后上帝要为以色列伸冤,上帝会为祂的子民伸冤,会带领他们回到故土。
  我下面要讲的这些话,有很多人会提出疑问,今天的教会对于这一点,意见有很大分歧,那就是约珥、还有俄巴底亚,和其他大多数的先知,都说出了上帝给以色列未来的应许,问题是那些还没有应验的应许什么时候会应验呢?最后一定会应验吗?今天的教会对于这一点有四种看法,以下我要分享的并不是大多数教会的看法,但是我已经很习惯在一些议题上提出跟别人不同的看法,我关心的不是大多数人的看法,而是正确的看法,什么才合乎圣经、什么才是真理。
  很多预言讲到以色列最后会彻底归回故土,这些预言还没有应验,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应验,问题是这些预言会应验吗?以下是四个看法,有的是照字面解释,有的是照灵意解释,你可以按字面解释预言,也可以照灵意解释预言。我们来看看。
  如果按照字面解释,就会套用在以色列;按照灵意解释,就会套用在教会,称教会是新以色列,说这些预言以属灵的方式在教会中应验。比如我们没有一块土地,但上帝在属灵上赐福给我们,因为我们现在是新以色列,已经取代过去的以色列。我们把这个叫做取代神学,主张教会已经取代以色列,英国大多数的传道人可能是这个看法,他们称教会为新以色列,说从前给以色列的应许如今以属灵的方式在教会应验。但是这样解释会很矛盾,因为他们宣告所有的祝福都是给教会的,但是咒诅仍然留在以色列头上,我觉得这样有点不公平。有些旧的圣经译本在《以赛亚书》的每一段预言上加注说:祝福给教会,咒诅给以色列;祝福给教会,咒诅给以色列。我觉得这有点不公平。如果你认为以色列的预言如今在教会中应验,就应该是指全部的预言才对,不能够把咒诅留给以色列,把祝福套用在教会上,但是很多人就是这样做,我觉得这样很不诚实。你要把应许转移到教会,就要全部转移。他们说咒诅仍然留在以色列,因此以色列被淘汰了;祝福要给新以色列,教会将存到永远。
  接下来按字面解释的则分成两个看法。一个说这些应许是有条件的,以色列已经丧失了资格,所以应许已经失效,以色列没有未来可言,他们已经失去资格,早就不在上帝的目的之内。我们可以向以色列传福音,但他们和其他的外邦国家已经没有两样,如今只是一个国家而已,不再是上帝的子民。
  另一个看法说上帝给以色列的应许是无条件的,祂应许要永远赐给他们这块土地,上帝说:你们可能会失去这块地,但我一定会带你们回归,因为这块地是你们的,我已经起誓把这块地给你们。也因此以色列的未来仍有盼望。有些人说 这些应许在他们从巴比伦归回的时候就应验了,所以应许有没有失效已经不重要了
  这几个看法都认为以色列已经丧失资格,他们说以色列人从巴比伦归回的时候,应许就已经应验。
  但是有些人说这些应许尚未应验,上帝仍然得把应许之地给他们,带他们进入永恒。这也是我的看法,我相信保罗的看法也是如此,因为他说以色列人也许拒绝了上帝,但上帝没有拒绝他们,等外邦人都信主了,全以色列就会得救,上帝不会和祂立约的人断绝关系,祂会紧紧抓住他们,在最后带他们进来。
  我对千禧年的看法也属于少数人的看法,这一点我在个人的着作《当耶稣再来时》已经谈过,我相信耶稣会回来地上作王,犹太人和基督徒会放在同一个羊群中,由同一位牧羊人带领,以色列的国度也会重建。
  门徒问耶稣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以色列国复兴是在什么时候?是现在吗?耶稣没有说这是个傻问题,祂说:那个日子是天父定的,你们不能知道,只有天父知道。这表示他们问错了吗?不是,他们只是搞错时间而已,就是这样。
  我认为耶稣的回答很清楚:没错,以色列国会复兴,但是时候还没到;在这之前我有工作派给你们,你们要去传福音给万民。
  所以你要知道有这些不同的看法,全都说从前的以色列已经丧失资格,只有这个看法除外。我相信上帝的应许不可能失效,如果可能的话,教会也可能完蛋。你最好面对事实,如果上帝可以对以色列失信,祂也可以对你失信,所以我们要相信圣经的话。
  约珥说:到那日,大山要滴下新酒。这是约珥说的,他说:将来有一天,以色列的山要滴下新酒。我相信上帝说话算话,约珥的预言会在上帝的时候应验,阿们。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