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邪灵害得几乎要死,绝处逢生--文本



  从小到大,我的生活都很平凡,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浪,但我的内心是很空虚、很悲观的,我常问自己:到底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有什么意义呢?
  我生活在一个很迷信的家庭中,自小受佛教的影响,很羡慕那些和尚、尼姑可以看破红尘、隐居山林,过一些与世无争的生活,感觉那是一种很高的境界。
  我也相信一些狐鬼之说、轮回转世之说,对于算命、看相特别感兴趣,觉得很神秘。
  我家里也经常烧香、问鬼婆、排八字、贴符咒等,说是可以驱邪,但事实证明,这些迷信活动,不但不能驱邪,还会招惹邪灵污鬼,给魔鬼大开方便之门!
  我对灵界的事情很感兴趣,也相信世界上有神有鬼,世界之外还有更美的世界。那时,我所信的神就是观音、佛祖等中国传说中的神。
  邪灵上身
  1999年,在我读中专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放假回家,我大弟弟教会了我一种通灵(交鬼)的游戏,他也是从同学那里学来的。
  这种游戏叫作“玩笔仙”,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跟“玩碟仙”类似,就是通过一个或者两个人的手扶笔,念一些咒语,把笔仙(邪灵)请出来,让笔在纸上自动写字。你可以问它一些问题,但它不一定都说得出来。当说得出来,我们就说它很灵,当说不出来,我们就说可能有些天机是不能泄露的。那时,这种游戏在学生中很盛行,相信现在也是。我也深深地被它的神奇所吸引。
  那时候,我心里很高兴,以为自己真的能跟神仙沟通,所以一有空就请它出来聊天,真的把它当成了朋友了,还很想跟它去它们的世界那里。
  每当邪灵上我身的时候是这样的:先是有一股力量注入我的体内,身体有些颤抖和冷的感觉,心情很沉重,然后笔就自动地动起来了,握笔的两个手指很麻,手臂很累,整个人也很疲惫。玩着玩着,就忍不住打呵欠,于是就叫它回去了。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感到不妥了:我没有请它出来的时候,它也会来,好像它已经住在我身上一样;而且,我还看见有东西在我身上的皮肤下走动;并且,我常常做恶梦,很想醒来,却挣扎着醒不来,人很辛苦、很害怕……
  渐渐地,我变得精神恍惚,情绪低落。邪灵的缠扰极大地影响了我正常的生活。直到那时,我才醒悟过来:它并不是什么神仙,而是邪灵污鬼!虽然我不敢再玩笔仙了,也求过它、骂过它,叫它离开我,但始终不能摆脱它。
  有一次,我见它又在我手上走动,就拿起刀片割自己的手,希望可以把它赶走,但都没有用。直到如今,我的手臂上还留有疤痕。每当看见这些疤痕,我就不会忘记当年的痛苦教训,魔鬼带给我的伤害!
  因为好奇和无知,使我落入魔鬼的圈套……
  求救无门
  在我被邪灵上身的时候,我也曾求过观音、佛祖来救我,但它们都没有来救我。我把很多的符咒挂在蚊帐上,放在枕头底下,握在手上,也没有用处,我还是经常做恶梦,甚至害怕睡觉,怕睡着了被困在恶梦中永远也醒不来。
  我没有把我的情况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家人和朋友,因为我知道:他们未必相信,即使相信了也帮不到我。
  有一次,我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告诉奶奶我常做恶梦,奶奶很迷信,就带我去问巫婆,为我排八字。巫婆供奉的是观音,她就为我作法。我没有把原因告诉她,看她能不能够说出来,但结果是令我失望的。当我从那里出来的时候,我对我自小认识的神就彻底地失望了!
  回家后,奶奶照鬼婆所吩咐的为我驱邪赶鬼,但作法后,我的情况不但没有改变,相反的,邪灵更加的厉害!
  我也曾想过自杀去解脱这一切痛苦!可我真的不甘心把我的灵魂交给魔鬼,我想:魔鬼的目的不就是想我死吗?我这样做正中了它的诡计!既然世界上有鬼,就一定会有神,真正的神。只是我还没有找到罢了!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神呢?
  于是,一种寻找真神的信念支持我生存下来。现在回想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相信是神在当中保守着。
  我的心在呐喊:谁能救我!?
  决志信主
  时间跳跃到两年后,也就是2001年。那时,我辞了第一份工作,待业在家。
  有一天,我的一位工友阿惠来我家玩,她是我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是神的使女,是神差派来拯救我的。我们聊着聊着的时,我就向她说了我的情况,她是第一个知道我被邪灵上身的人。
  我问她:“你说,人可不可以通过自己的意志去摆脱鬼的缠身? ”
  她回答说:“不可以,除非有神的帮助——我听别人说,信耶稣可以赶鬼。”
  我一听见耶稣,心里就很抗拒,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随从中国的风俗相信佛教的,基督教对我来说只是外国人的信仰。
  接着,阿惠又为我讲述了她所听见的一些基督徒的见证。那时她信主不久,但她认为这位神是十分可信的。
  末了,阿惠看我还是不接受,就有些担忧地说:“你不相信,是因为魔鬼在阻止你去相信!”
  她的话立刻把我惊醒!我想:我所信的神都帮不到我,为什么不去信耶稣呢?因为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于是,我就下定决心地说:“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信耶稣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信耶稣,只知道他可以救我。)记得那是2001年的10月份,就是这个决定改写了我的一生!是灾难把我带到了神的面前,也是这位慈爱的神亲自差遣人来寻找我。
  第一次聚会
  我第一次接触教会,是一位老婆婆带我去的,原来这间教会就在我家的附近。
  我去了几次聚会,但听不明白他们在讲些什么。每次聚完会,我就走了,并没有和教会的弟兄姐妹沟通,也不敢对他们说我的情况,因为和他们不熟。
  有一次聚会,一位姐妹送给我一本《圣经》和一些小册子,我就在家里常看这些书。看着看着,越发觉得很有道理,其中在那本《迷信风俗之害》里所说到的扶乩,就跟我的玩笔仙相似,我心里就想:为什么不让我早点认识耶稣呢?我现在的情况还有希望吗?
  但还没有让我更深入地认识耶稣,我就到外面去工作,虽然后来也找到附近的教会,但却没什么时间去聚会。
  于是,我只有自己一个人看《圣经》、学祷告、听福音电台……
  在外面工作的日子,我像一只流离失所的小羊,心中有许多疑问,没有人解答,而魔鬼也不断地攻击我,使我连连做恶梦。
  但神确是奇妙的神,无所不在!
  主的圣名为我击退魔鬼
  有一次,当我陷在恶梦中,我忽然大声地呼喊:“主耶稣救我!”很奇怪的,邪灵竟被吓跑了!我很快就从梦中醒过来。
  后来,我知道,原来邪灵是怕耶稣的名字的。以后,当我再进入恶梦,我就大声地呼叫主耶稣的名字。果然,每次都让我得以解围。
  渐渐地,我不再做恶梦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害怕。我知道:是神的圣名为我击退了梦魔。虽然那时我对主耶稣还不太认识,但他还是这样保守我。
  但邪灵并未就此罢休。
  邪灵变本加厉地报复
  当我以为从此摆脱邪灵得到自由的时候,当我初初感受到与主同在的平安和喜乐的时候,邪灵又变本加厉地把我卷入黑暗之中,使我经历最痛苦的煎熬!
  我在镜中看见自己被邪灵扭曲而变得狰狞的样子,它通过我的口形在对我说话,它狠狠地说:它是神,能够给我所要的一切!但无论如何,我再也不会相信它的话,我一心只想摆脱它,过回正常人的生活!
  当我走在走廊上,我发现,即使太阳热烈地照着我,我也感觉不到暖和,而邪灵一点也不怕太阳光!原来这又是一个欺骗、一个谎言!鬼是不怕光的!我望着天,心灵痛哭地责问:“天啊!为什么?为什么要我受这样的折磨?……”
  那时,我心里没有了耶稣,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仿佛在模糊的梦境中行尸走肉一样,周围的一切都不真实。那种失去自我的感觉真的很可怕!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和思想了。
  我害怕有一天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去,就给家里人写了一封遗书(后来情况好转就撕了),又拨通了阿惠的电话,哭着把我的情况告诉她,我说:我快要支持不住了!阿惠在电话那边也哭着安慰我,叫我不要放弃倚靠神,她会为我祷告。
  那时候,我只有痛苦、无助和绝望,根本就没有人能够体会!
  2002年,我的精神几乎达到崩溃的边沿。但“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脱离试探。”(彼后2:9)“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来4:15)
  后来,我的情况又渐渐缓解,也恢复了对主的信心。
  就这样,我对主的信心,随着魔鬼的攻击,起伏不定。我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一下子就脱离邪灵的纠缠。但我知道,每次都能经历到主的帮助,我的情况也在最恶劣的境况当中渐渐改善,恶梦的折磨也由频繁到减少到偶尔到现在的完全消失!
  在信主的过程中,每当受到试探,我就会问:“主啊,为什么?”魔鬼也对我说:“你所信的那位神,为什么没有彻底地帮助你呢?”我就流着泪说:“主啊,我依然信靠你,我知道你完全有这个能力,只是你有你的旨意!”
  于是,我就祷告、忍耐、等候,直到主又一次把我从试探中解救出来,让我经历到他是随时的帮助。而我的信心也在试炼中成长。
  《圣经》中有几句话是很鼓励我的:
  保罗说:“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我。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12:7-9)
  “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忍受试探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经过试验以后,必得生命的冠冕。”(雅1:12)
  没有困难来磨练,我们就不能真正成为得胜者。
  靠着主的力量,如今我已经摆脱了邪灵的纠缠(虽然偶尔还会经历到它的攻击),过回正常人的生活。虽然一路走来遇到不少的争战,但胜利最终是属于神和神的儿女的。因为只有他是又真又活的神,除他以外别无拯救。
  各位弟兄姐妹、朋友们,希望借着我的见证,能够加添你们的信心,让我们都能珍惜神的救恩和他对我们的爱!最后以我作的一首诗《献上感恩》来结束今天的见证。
  在我人生的绝境上
  你来寻找我
  向我伸出钉痕的双手
  或许那时我对你感到陌生
  但你默默陪我
  走过死荫的幽谷
  因沧桑变得冷漠的双眼
  曾否刺痛你怜悯的心
  不懂言谢的双唇
  比不上一只荣耀你的小麻雀
  永远不懂得你的美意
  在人生艰难的路上
  求你依然爱我
  把我怀抱
  诗歌:《主啊,求你不要丢弃我》
  从小到大,我的生活都很平凡,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浪,但我的内心是很空虚、很悲观的,我常问自己:到底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有什么意义呢?
  我生活在一个很迷信的家庭中,自小受佛教的影响,很羡慕那些和尚、尼姑可以看破红尘、隐居山林,过一些与世无争的生活,感觉那是一种很高的境界。
  我也相信一些狐鬼之说、轮回转世之说,对于算命、看相特别感兴趣,觉得很神秘。
  我家里也经常烧香、问鬼婆、排八字、贴符咒等,说是可以驱邪,但事实证明,这些迷信活动,不但不能驱邪,还会招惹邪灵污鬼,给魔鬼大开方便之门!
  我对灵界的事情很感兴趣,也相信世界上有神有鬼,世界之外还有更美的世界。那时,我所信的神就是观音、佛祖等中国传说中的神。
  邪灵上身
  1999年,在我读中专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放假回家,我大弟弟教会了我一种通灵(交鬼)的游戏,他也是从同学那里学来的。
  这种游戏叫作“玩笔仙”,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跟“玩碟仙”类似,就是通过一个或者两个人的手扶笔,念一些咒语,把笔仙(邪灵)请出来,让笔在纸上自动写字。你可以问它一些问题,但它不一定都说得出来。当说得出来,我们就说它很灵,当说不出来,我们就说可能有些天机是不能泄露的。那时,这种游戏在学生中很盛行,相信现在也是。我也深深地被它的神奇所吸引。
  那时候,我心里很高兴,以为自己真的能跟神仙沟通,所以一有空就请它出来聊天,真的把它当成了朋友了,还很想跟它去它们的世界那里。
  每当邪灵上我身的时候是这样的:先是有一股力量注入我的体内,身体有些颤抖和冷的感觉,心情很沉重,然后笔就自动地动起来了,握笔的两个手指很麻,手臂很累,整个人也很疲惫。玩着玩着,就忍不住打呵欠,于是就叫它回去了。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感到不妥了:我没有请它出来的时候,它也会来,好像它已经住在我身上一样;而且,我还看见有东西在我身上的皮肤下走动;并且,我常常做恶梦,很想醒来,却挣扎着醒不来,人很辛苦、很害怕……
  渐渐地,我变得精神恍惚,情绪低落。邪灵的缠扰极大地影响了我正常的生活。直到那时,我才醒悟过来:它并不是什么神仙,而是邪灵污鬼!虽然我不敢再玩笔仙了,也求过它、骂过它,叫它离开我,但始终不能摆脱它。
  有一次,我见它又在我手上走动,就拿起刀片割自己的手,希望可以把它赶走,但都没有用。直到如今,我的手臂上还留有疤痕。每当看见这些疤痕,我就不会忘记当年的痛苦教训,魔鬼带给我的伤害!
  因为好奇和无知,使我落入魔鬼的圈套……
  求救无门
  在我被邪灵上身的时候,我也曾求过观音、佛祖来救我,但它们都没有来救我。我把很多的符咒挂在蚊帐上,放在枕头底下,握在手上,也没有用处,我还是经常做恶梦,甚至害怕睡觉,怕睡着了被困在恶梦中永远也醒不来。
  我没有把我的情况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家人和朋友,因为我知道:他们未必相信,即使相信了也帮不到我。
  有一次,我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告诉奶奶我常做恶梦,奶奶很迷信,就带我去问巫婆,为我排八字。巫婆供奉的是观音,她就为我作法。我没有把原因告诉她,看她能不能够说出来,但结果是令我失望的。当我从那里出来的时候,我对我自小认识的神就彻底地失望了!
  回家后,奶奶照鬼婆所吩咐的为我驱邪赶鬼,但作法后,我的情况不但没有改变,相反的,邪灵更加的厉害!
  我也曾想过自杀去解脱这一切痛苦!可我真的不甘心把我的灵魂交给魔鬼,我想:魔鬼的目的不就是想我死吗?我这样做正中了它的诡计!既然世界上有鬼,就一定会有神,真正的神。只是我还没有找到罢了!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神呢?
  于是,一种寻找真神的信念支持我生存下来。现在回想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相信是神在当中保守着。
  我的心在呐喊:谁能救我!?
  决志信主
  时间跳跃到两年后,也就是2001年。那时,我辞了第一份工作,待业在家。
  有一天,我的一位工友阿惠来我家玩,她是我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是神的使女,是神差派来拯救我的。我们聊着聊着的时,我就向她说了我的情况,她是第一个知道我被邪灵上身的人。
  我问她:“你说,人可不可以通过自己的意志去摆脱鬼的缠身? ”
  她回答说:“不可以,除非有神的帮助——我听别人说,信耶稣可以赶鬼。”
  我一听见耶稣,心里就很抗拒,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随从中国的风俗相信佛教的,基督教对我来说只是外国人的信仰。
  接着,阿惠又为我讲述了她所听见的一些基督徒的见证。那时她信主不久,但她认为这位神是十分可信的。
  末了,阿惠看我还是不接受,就有些担忧地说:“你不相信,是因为魔鬼在阻止你去相信!”
  她的话立刻把我惊醒!我想:我所信的神都帮不到我,为什么不去信耶稣呢?因为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于是,我就下定决心地说:“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信耶稣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信耶稣,只知道他可以救我。)记得那是2001年的10月份,就是这个决定改写了我的一生!是灾难把我带到了神的面前,也是这位慈爱的神亲自差遣人来寻找我。
  第一次聚会
  我第一次接触教会,是一位老婆婆带我去的,原来这间教会就在我家的附近。
  我去了几次聚会,但听不明白他们在讲些什么。每次聚完会,我就走了,并没有和教会的弟兄姐妹沟通,也不敢对他们说我的情况,因为和他们不熟。
  有一次聚会,一位姐妹送给我一本《圣经》和一些小册子,我就在家里常看这些书。看着看着,越发觉得很有道理,其中在那本《迷信风俗之害》里所说到的扶乩,就跟我的玩笔仙相似,我心里就想:为什么不让我早点认识耶稣呢?我现在的情况还有希望吗?
  但还没有让我更深入地认识耶稣,我就到外面去工作,虽然后来也找到附近的教会,但却没什么时间去聚会。
  于是,我只有自己一个人看《圣经》、学祷告、听福音电台……
  在外面工作的日子,我像一只流离失所的小羊,心中有许多疑问,没有人解答,而魔鬼也不断地攻击我,使我连连做恶梦。
  但神确是奇妙的神,无所不在!
  主的圣名为我击退魔鬼
  有一次,当我陷在恶梦中,我忽然大声地呼喊:“主耶稣救我!”很奇怪的,邪灵竟被吓跑了!我很快就从梦中醒过来。
  后来,我知道,原来邪灵是怕耶稣的名字的。以后,当我再进入恶梦,我就大声地呼叫主耶稣的名字。果然,每次都让我得以解围。
  渐渐地,我不再做恶梦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害怕。我知道:是神的圣名为我击退了梦魔。虽然那时我对主耶稣还不太认识,但他还是这样保守我。
  但邪灵并未就此罢休。
  邪灵变本加厉地报复
  当我以为从此摆脱邪灵得到自由的时候,当我初初感受到与主同在的平安和喜乐的时候,邪灵又变本加厉地把我卷入黑暗之中,使我经历最痛苦的煎熬!
  我在镜中看见自己被邪灵扭曲而变得狰狞的样子,它通过我的口形在对我说话,它狠狠地说:它是神,能够给我所要的一切!但无论如何,我再也不会相信它的话,我一心只想摆脱它,过回正常人的生活!
  当我走在走廊上,我发现,即使太阳热烈地照着我,我也感觉不到暖和,而邪灵一点也不怕太阳光!原来这又是一个欺骗、一个谎言!鬼是不怕光的!我望着天,心灵痛哭地责问:“天啊!为什么?为什么要我受这样的折磨?……”
  那时,我心里没有了耶稣,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仿佛在模糊的梦境中行尸走肉一样,周围的一切都不真实。那种失去自我的感觉真的很可怕!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和思想了。
  我害怕有一天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去,就给家里人写了一封遗书(后来情况好转就撕了),又拨通了阿惠的电话,哭着把我的情况告诉她,我说:我快要支持不住了!阿惠在电话那边也哭着安慰我,叫我不要放弃倚靠神,她会为我祷告。
  那时候,我只有痛苦、无助和绝望,根本就没有人能够体会!
  2002年,我的精神几乎达到崩溃的边沿。但“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脱离试探。”(彼后2:9)“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来4:15)
  后来,我的情况又渐渐缓解,也恢复了对主的信心。
  就这样,我对主的信心,随着魔鬼的攻击,起伏不定。我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一下子就脱离邪灵的纠缠。但我知道,每次都能经历到主的帮助,我的情况也在最恶劣的境况当中渐渐改善,恶梦的折磨也由频繁到减少到偶尔到现在的完全消失!
  在信主的过程中,每当受到试探,我就会问:“主啊,为什么?”魔鬼也对我说:“你所信的那位神,为什么没有彻底地帮助你呢?”我就流着泪说:“主啊,我依然信靠你,我知道你完全有这个能力,只是你有你的旨意!”
  于是,我就祷告、忍耐、等候,直到主又一次把我从试探中解救出来,让我经历到他是随时的帮助。而我的信心也在试炼中成长。
  《圣经》中有几句话是很鼓励我的:
  保罗说:“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我。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12:7-9)
  “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忍受试探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经过试验以后,必得生命的冠冕。”(雅1:12)
  没有困难来磨练,我们就不能真正成为得胜者。
  靠着主的力量,如今我已经摆脱了邪灵的纠缠(虽然偶尔还会经历到它的攻击),过回正常人的生活。虽然一路走来遇到不少的争战,但胜利最终是属于神和神的儿女的。因为只有他是又真又活的神,除他以外别无拯救。
  各位弟兄姐妹、朋友们,希望借着我的见证,能够加添你们的信心,让我们都能珍惜神的救恩和他对我们的爱!最后以我作的一首诗《献上感恩》来结束今天的见证。
  在我人生的绝境上
  你来寻找我
  向我伸出钉痕的双手
  或许那时我对你感到陌生
  但你默默陪我
  走过死荫的幽谷
  因沧桑变得冷漠的双眼
  曾否刺痛你怜悯的心
  不懂言谢的双唇
  比不上一只荣耀你的小麻雀
  永远不懂得你的美意
  在人生艰难的路上
  求你依然爱我
  把我怀抱
  诗歌:《主啊,求你不要丢弃我》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