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和“活着”只能2选1,你怎么选?--文本



  “上帝”和“活着”只能2选1,你怎么选?
  雁子广播
  在网络上看到一个生死抉择的故事,没有署名。让我非常震撼,和大家分享一下。
  二战期间,在纳粹德国集中营的一场死刑行刑之前,纳粹士兵拿着一本《圣经》扔在地上,面对惊恐的犹太人说:你们谁想活命,就在这本《圣经》上啐一口唾沫,然后站在右边生者队列;不想活命,就拒绝在这部《圣经》上啐唾沫,然后站在左边死者队列。
  第一个人被纳粹士兵叫到《圣经》前,他伸出双手把《圣经》端在胸前,嘴唇一张一合地恳切祈祷:主啊,饶恕我,我是一个罪人。祈祷完毕,把《圣经》轻轻放回原地,啐上一口唾沫,然后,按照纳粹士兵指挥的手势站在了右边生者的队列。
  接下来,无论妇女还是男士,无一例外地重复上述一整套动作:把《圣经》端在胸前,虔诚祈祷,啐上一口唾沫,站在生者队列。纳粹士兵非常惬意地旁观。
  这时候,一个8岁的犹太女孩以斯帖穿过人群,走到纳粹士兵面前,抱起被啐满唾沫的《圣经》,用自己的头发擦去上面的唾沫,双手举起《圣经》贴在自己的脸上,大声祈祷:主啊,赦免他们。求接纳我的灵魂。然后,按照纳粹士兵指挥的手势站在了左边,她独自一人站在死者队列。
  后面的人把以斯帖刚刚擦拭干净的《圣经》重新啐满了唾沫,继续站在生者的一边。接着,另一名10岁的男孩大卫走出来,学着以斯帖的动作,用脸庞把《圣经》上的唾沫重新擦拭干净,敬虔祈祷,然后,按照纳粹士兵指挥的手势,和以斯帖一起肩并肩站在了死者队列。他紧紧握着以斯帖的手,微声说:在上帝以下,你并不孤单。
  行刑的时候到了,纳粹士兵大笑着先向右边选择活着的队列疯狂开枪射击,那些选择活着的人,因绝望而表情扭曲着倒下了;进而,纳粹士兵来到以斯帖和大卫面前,以举手礼表达敬意之后,以斯帖和大卫手拉手迎着枪声,微笑地倒在了血泊中。
  这个故事直击我的灵魂。在极端的邪恶势力面前,没有幸存者,妥协并不能拯救你。生死无法选择,但怎么去死是可以选择的。坚守的叫牺牲,妥协的叫沉沦。
  故事里没有提到两个孩子的父母。或许在逃难时走散,或许被关在不同的地方,或许已经被杀害,这是我们不知道的。但我们知道的是,他们的父母一定非常虔诚的信仰上帝,一定每日教他们读经祷告,带他们去教堂,让他们从小就知道,自己与上帝之间是怎样的血脉相连,生死相依。他们的生命属于上帝,这是唯一的选择。无论一生如何流离颠沛,身体和灵魂都已经与上帝合一了,不屈不挠,不离不弃。
  在信仰面前,选择背叛和妥协,就选择了卑贱扭曲的死,选择了绝望悲惨的死。选择扞卫和坚守,就选择了勇敢荣耀的死,平安喜乐的死。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常常不能选择做什么,但却可以选择不做什么。我们常常不能选择说什么,但却可以选择不说什么。羞辱神,亵渎神的事坚决不能做。诋毁神,背叛神的事情坚决不能做。就像那两个勇敢的小孩子。宁死也不能在圣经上啐唾沫。
  前几天,有姊妹发来一张表格,是关于承认自己因为受蒙蔽信了基督教,自愿退出的申请表格。表格上的文字荒唐不堪,但居然真有基督徒填表并签了字,宣布自己退出教会,从此不再信耶稣。
  我愕然了。这些人与那些啐唾沫在圣经上的人一样,因为恐惧害怕,出卖了自己的信仰和灵魂,出卖了上帝。他们选择了暂时的活着,同时也选择了永恒的地狱。犹大是怎么死的?忘记了吗?
  真正的基督徒是不会拿灵魂做交易的。把灵魂卖了,就只剩下了行尸走肉。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忍辱负重,是基督徒的本性。但忍是有底线的,践踏信仰,羞辱神的名,诋毁神的标记,这是不可逾越的生死线。
  我们活着的每一分钟都是主的,每一天都只能为他而活。能被神使用是我们一生最大的福气。“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腓立比书 3:8 )
  真信徒,对耶稣的爱必如死一般坚定,任何人都无法将我们和这爱割裂开来。如果有人让我啐唾沫在圣经上,我宁可选择死。与我,这不是高尚,而是本能。
  有人会说,那些啐唾沫在圣经上的人们不一定就是背叛了神。也许是一种权宜之计,活下来之后,他们还会继续回到上帝的身边。但他将如何去面对神呢?如何去向神解释这一切呢?我们又怎么知道,当他再次遭难时,不会再次啐唾沫在圣经上,或者选择另一种亵渎神的方法呢?
  保罗在亚细亚遭遇苦难,力不能胜,他“断定是必死的”,此时他告诉自己:“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林后1:9)把生的希望寄托在邪恶者身上,等来的一定是绝望。只有神才是我们唯一的救主,单单仰望依靠他,就算死,也是在微笑中死去。
  真爱还是假爱,真信还是假信,其实与他人无关,只是你与神之间的关系。我们每个人最终都需要到上帝面前去交帐,都要接受神的审判。假冒伪善没有意义,神都一目了然。
  有人说我们都是软弱的罪人,哪有不犯错的,大卫王犯了那样的罪,上帝还不是原谅他了,还不是喜悦他?大卫王是犯了很多错误,但是他从来没有背叛神。每当他犯了罪之后都非常痛苦,都会在上帝面前痛哭,认罪悔改。也受到了上帝严厉的惩罚。诗篇51章,就是在他犯了奸淫罪后写的忏悔诗。“神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求你将我的罪孽洗除净尽。”。大卫很清楚上帝是仁慈的,他对上帝说:“你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是的,上帝喜悦我们的是内里诚实,就像大卫那样,每一次犯罪之后都跪下来向神认罪悔改。上帝不是不允许我们犯罪,他要我们犯罪以后能彻底的悔改,他就赦免我们,就像父亲一再地原谅悖逆的孩子。
  对我们身上的“爱”和“罪”,上帝更看重的是爱,是我们爱他的心。只要我们真心爱他,信他,真心悔改,就能罪得赦免。“若有人爱上帝,这人乃是上帝所知道的。”(林前8:3)。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上帝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没有什么能使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死亡也不能,因为神已经胜过了死亡,在他里面,我们已经得到了永生。
  一个有永生的人,在面对上帝和活着的选择题时,难道还会有别的答案吗?主啊,求你赦免愿意悔改的孩子,不要丢弃我们。阿们。
  “上帝”和“活着”只能2选1,你怎么选?
  雁子广播
  在网络上看到一个生死抉择的故事,没有署名。让我非常震撼,和大家分享一下。
  二战期间,在纳粹德国集中营的一场死刑行刑之前,纳粹士兵拿着一本《圣经》扔在地上,面对惊恐的犹太人说:你们谁想活命,就在这本《圣经》上啐一口唾沫,然后站在右边生者队列;不想活命,就拒绝在这部《圣经》上啐唾沫,然后站在左边死者队列。
  第一个人被纳粹士兵叫到《圣经》前,他伸出双手把《圣经》端在胸前,嘴唇一张一合地恳切祈祷:主啊,饶恕我,我是一个罪人。祈祷完毕,把《圣经》轻轻放回原地,啐上一口唾沫,然后,按照纳粹士兵指挥的手势站在了右边生者的队列。
  接下来,无论妇女还是男士,无一例外地重复上述一整套动作:把《圣经》端在胸前,虔诚祈祷,啐上一口唾沫,站在生者队列。纳粹士兵非常惬意地旁观。
  这时候,一个8岁的犹太女孩以斯帖穿过人群,走到纳粹士兵面前,抱起被啐满唾沫的《圣经》,用自己的头发擦去上面的唾沫,双手举起《圣经》贴在自己的脸上,大声祈祷:主啊,赦免他们。求接纳我的灵魂。然后,按照纳粹士兵指挥的手势站在了左边,她独自一人站在死者队列。
  后面的人把以斯帖刚刚擦拭干净的《圣经》重新啐满了唾沫,继续站在生者的一边。接着,另一名10岁的男孩大卫走出来,学着以斯帖的动作,用脸庞把《圣经》上的唾沫重新擦拭干净,敬虔祈祷,然后,按照纳粹士兵指挥的手势,和以斯帖一起肩并肩站在了死者队列。他紧紧握着以斯帖的手,微声说:在上帝以下,你并不孤单。
  行刑的时候到了,纳粹士兵大笑着先向右边选择活着的队列疯狂开枪射击,那些选择活着的人,因绝望而表情扭曲着倒下了;进而,纳粹士兵来到以斯帖和大卫面前,以举手礼表达敬意之后,以斯帖和大卫手拉手迎着枪声,微笑地倒在了血泊中。
  这个故事直击我的灵魂。在极端的邪恶势力面前,没有幸存者,妥协并不能拯救你。生死无法选择,但怎么去死是可以选择的。坚守的叫牺牲,妥协的叫沉沦。
  故事里没有提到两个孩子的父母。或许在逃难时走散,或许被关在不同的地方,或许已经被杀害,这是我们不知道的。但我们知道的是,他们的父母一定非常虔诚的信仰上帝,一定每日教他们读经祷告,带他们去教堂,让他们从小就知道,自己与上帝之间是怎样的血脉相连,生死相依。他们的生命属于上帝,这是唯一的选择。无论一生如何流离颠沛,身体和灵魂都已经与上帝合一了,不屈不挠,不离不弃。
  在信仰面前,选择背叛和妥协,就选择了卑贱扭曲的死,选择了绝望悲惨的死。选择扞卫和坚守,就选择了勇敢荣耀的死,平安喜乐的死。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常常不能选择做什么,但却可以选择不做什么。我们常常不能选择说什么,但却可以选择不说什么。羞辱神,亵渎神的事坚决不能做。诋毁神,背叛神的事情坚决不能做。就像那两个勇敢的小孩子。宁死也不能在圣经上啐唾沫。
  前几天,有姊妹发来一张表格,是关于承认自己因为受蒙蔽信了基督教,自愿退出的申请表格。表格上的文字荒唐不堪,但居然真有基督徒填表并签了字,宣布自己退出教会,从此不再信耶稣。
  我愕然了。这些人与那些啐唾沫在圣经上的人一样,因为恐惧害怕,出卖了自己的信仰和灵魂,出卖了上帝。他们选择了暂时的活着,同时也选择了永恒的地狱。犹大是怎么死的?忘记了吗?
  真正的基督徒是不会拿灵魂做交易的。把灵魂卖了,就只剩下了行尸走肉。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忍辱负重,是基督徒的本性。但忍是有底线的,践踏信仰,羞辱神的名,诋毁神的标记,这是不可逾越的生死线。
  我们活着的每一分钟都是主的,每一天都只能为他而活。能被神使用是我们一生最大的福气。“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腓立比书 3:8 )
  真信徒,对耶稣的爱必如死一般坚定,任何人都无法将我们和这爱割裂开来。如果有人让我啐唾沫在圣经上,我宁可选择死。与我,这不是高尚,而是本能。
  有人会说,那些啐唾沫在圣经上的人们不一定就是背叛了神。也许是一种权宜之计,活下来之后,他们还会继续回到上帝的身边。但他将如何去面对神呢?如何去向神解释这一切呢?我们又怎么知道,当他再次遭难时,不会再次啐唾沫在圣经上,或者选择另一种亵渎神的方法呢?
  保罗在亚细亚遭遇苦难,力不能胜,他“断定是必死的”,此时他告诉自己:“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林后1:9)把生的希望寄托在邪恶者身上,等来的一定是绝望。只有神才是我们唯一的救主,单单仰望依靠他,就算死,也是在微笑中死去。
  真爱还是假爱,真信还是假信,其实与他人无关,只是你与神之间的关系。我们每个人最终都需要到上帝面前去交帐,都要接受神的审判。假冒伪善没有意义,神都一目了然。
  有人说我们都是软弱的罪人,哪有不犯错的,大卫王犯了那样的罪,上帝还不是原谅他了,还不是喜悦他?大卫王是犯了很多错误,但是他从来没有背叛神。每当他犯了罪之后都非常痛苦,都会在上帝面前痛哭,认罪悔改。也受到了上帝严厉的惩罚。诗篇51章,就是在他犯了奸淫罪后写的忏悔诗。“神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求你将我的罪孽洗除净尽。”。大卫很清楚上帝是仁慈的,他对上帝说:“你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是的,上帝喜悦我们的是内里诚实,就像大卫那样,每一次犯罪之后都跪下来向神认罪悔改。上帝不是不允许我们犯罪,他要我们犯罪以后能彻底的悔改,他就赦免我们,就像父亲一再地原谅悖逆的孩子。
  对我们身上的“爱”和“罪”,上帝更看重的是爱,是我们爱他的心。只要我们真心爱他,信他,真心悔改,就能罪得赦免。“若有人爱上帝,这人乃是上帝所知道的。”(林前8:3)。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上帝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没有什么能使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死亡也不能,因为神已经胜过了死亡,在他里面,我们已经得到了永生。
  一个有永生的人,在面对上帝和活着的选择题时,难道还会有别的答案吗?主啊,求你赦免愿意悔改的孩子,不要丢弃我们。阿们。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