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尊严是个什么东西?比命还大?-雁子


文章



死难者中还有亿万富翁阿斯德、资深报人斯特德、炮兵少校巴特、著名工程师罗布尔等。他们都把救生艇的位置让出来,给那些身无分文的农家妇女。他们不约而同地认为,不能因为生存而丧失了自己的人格尊严,宁可死也不能和妇女孩子争座位。
并没有法律和规则约束他们,他们值守的是人类准则:保护弱者,保护女人和孩子,是男人的责任和担当,是人格和尊严,比生命重要。


面对灾难,他们有守护弱者的责任,他们有强者应有的担当,他们以执着与无畏为他人换来生存的希望,用自己的生命搭起他人通往彼岸的桥梁。向这些人致敬。


也有一个例外:日本铁道院副参事细野正文,居然男扮女装,爬上了满载妇女和儿童的10号救生船,逃生了。但他回到日本后立即被解职,他受到所有日本报纸舆论指名道姓的公开指责,他在忏悔与耻辱里过了10年后死去。
德国政治家沃尔夫冈说,“如果说我们的《基本法》中还有什么绝对价值存在,那么这个价值就是指人类尊严。人类的尊严不容侵犯。
这种人格尊严是一种本能。神照着他自己的样式造人,从起初就把高尚的品格放进了我们的灵魂,给男人放进了责任和担当,给女人放进了温柔和顺服。男人保护女人,强者保护弱者,社会保护老人孩子病人残疾人是圣经里经常出现的教导。
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雅各书1:27)
不可欺压寡妇、孤儿、寄居的,和贫穷人。(撒迦利亚书7:10)
耶稣已经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需要我们自己去激活起初神造我们时的人格尊严,彰显它,高举它,秉承它。
还记得几十年前那个跳进粪池去救了一个老农的大学生张华吗?当时引起很大争论,有相当一部分认为不值得,一个是年轻的大学生,一个是老农,谁更有价值?但其实张华在救人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值得不值得的问题。救人是一种本能,若是每一个人都在救人之前计算一下成本,考虑一下得失,那恐怕很多人都不能得救了。
又想起我们一些弟兄姐妹为了帮助与己无关的弱者,脑残的病人,被人取笑是傻子,甚至被教会的牧师谴责,认为没有意义,说他们既不能荣耀神又不能为主做工。但是耶稣不这么看,耶稣救的都是贫穷人,瞎子瘸子大麻风……
耶稣在被钉上十字架的时候他可曾想过他要拯救的是些什么人?可曾明白他用鲜血赎回来的是何等不堪的我们?如此伟大、完美、善良的耶稣,用他年轻的33岁的生命,换回了我们这些十恶不赦的罪人,值吗?耶稣认为值,必须值,必须救。因为我们都是上帝所造的孩子。
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年是你站在泰坦尼克号上,生死关头,面对很少的船和
很多逃生的人,你会怎么选择?
上帝都知道。">下载文章
 雁子广播:人格尊严是个什么东西?比命还大?

100多年前,号称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沉入海底。但它却成为永不沉没的艺术主题,电影,电视,音乐,绘画,雕塑,小说,散文……大量的不朽之作。涉及领域有关爱,有关信仰,有关哲学,有关艺术,有关伦理,有关死亡,有关牺牲……今天,我来说有关人格尊严。

泰坦尼克号上有这样一些人,出身高贵,声名显赫,有地位,有声誉,有财富,有美满的家庭。他们原本是可以有机会得救的,但是他们在生死关头把生的希望让给了他人,选择了牺牲,把活着的机会让给了素不相识地位低下的普通人。
下面介绍泰坦尼克号上的人物:
当时的世界第一首富,亚斯特。在生死关头,他把怀着五个月身孕的妻子送上救生艇后,自己却没有上船。其实船上还有个位置,大副逼着他上船,不会有任何人指责他,但是他拒绝了,把位置让给了一个三等舱的爱尔兰妇女。他站在甲板上,带着他的狗,点燃一根雪茄烟,对远去的妻子呼喊:我爱你们!
他的资产可以建造十几艘泰坦尼克号,然而他拒绝了所有可以逃命的正当理由。他秉持的是高尚的人格:保护弱者,维护尊严。他认为这是伟大男人的唯一选择,哪怕面对死亡。几天后,在北大西洋黎明的晨光中,打捞船员发现了他的尸体。

著名的银行大亨古根海姆,他也是有机会得救的,但是他放弃了登上救生艇的权利。他给太太留下一张悲壮的遗书:这条船不会有任何一个女性因我抢占了救生艇的位置而剩在甲板上。我要死得体面,像一个绅士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不会死得像一个畜生。

还有一名叫那瓦特列的法国商人,他把两个孩子送上了救生艇,孩子的妈妈没有在船上,他委托几名妇女代为照顾,自己却拒绝上船。他认为理所当然应该让妇女和孩子先走。他的两个孩子活了下来,却永远失去了父亲。


新婚燕尔的丽德帕丝,与丈夫去美国渡蜜月。在沉船的最后时刻,她死死抱住丈夫不愿独自逃生,丈夫在万般无奈中一拳将她打昏,丽德帕丝醒来时,发现他的丈夫不在身边,留在了泰坦尼克上,最终沉入海底。此后,她终生未再嫁,以此怀念亡夫。

在瑞士洛桑的幸存者聚会上,史密斯夫人深情怀念一名无名母亲:\"当时我的两个孩子被抱上了救生艇,由于超载我坐不上去了,一位已经坐上救生艇的女士起身离座,把我一把推上了救生艇,对我喊了一声:上去吧,孩子不能没有母亲!这位伟大的女性没有留下名字,后人为她树立了一个无名母亲纪念碑。


死难者中还有亿万富翁阿斯德、资深报人斯特德、炮兵少校巴特、著名工程师罗布尔等。他们都把救生艇的位置让出来,给那些身无分文的农家妇女。他们不约而同地认为,不能因为生存而丧失了自己的人格尊严,宁可死也不能和妇女孩子争座位。
并没有法律和规则约束他们,他们值守的是人类准则:保护弱者,保护女人和孩子,是男人的责任和担当,是人格和尊严,比生命重要。


面对灾难,他们有守护弱者的责任,他们有强者应有的担当,他们以执着与无畏为他人换来生存的希望,用自己的生命搭起他人通往彼岸的桥梁。向这些人致敬。


也有一个例外:日本铁道院副参事细野正文,居然男扮女装,爬上了满载妇女和儿童的10号救生船,逃生了。但他回到日本后立即被解职,他受到所有日本报纸舆论指名道姓的公开指责,他在忏悔与耻辱里过了10年后死去。
德国政治家沃尔夫冈说,“如果说我们的《基本法》中还有什么绝对价值存在,那么这个价值就是指人类尊严。人类的尊严不容侵犯。
这种人格尊严是一种本能。神照着他自己的样式造人,从起初就把高尚的品格放进了我们的灵魂,给男人放进了责任和担当,给女人放进了温柔和顺服。男人保护女人,强者保护弱者,社会保护老人孩子病人残疾人是圣经里经常出现的教导。
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雅各书1:27)
不可欺压寡妇、孤儿、寄居的,和贫穷人。(撒迦利亚书7:10)
耶稣已经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需要我们自己去激活起初神造我们时的人格尊严,彰显它,高举它,秉承它。
还记得几十年前那个跳进粪池去救了一个老农的大学生张华吗?当时引起很大争论,有相当一部分认为不值得,一个是年轻的大学生,一个是老农,谁更有价值?但其实张华在救人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值得不值得的问题。救人是一种本能,若是每一个人都在救人之前计算一下成本,考虑一下得失,那恐怕很多人都不能得救了。
又想起我们一些弟兄姐妹为了帮助与己无关的弱者,脑残的病人,被人取笑是傻子,甚至被教会的牧师谴责,认为没有意义,说他们既不能荣耀神又不能为主做工。但是耶稣不这么看,耶稣救的都是贫穷人,瞎子瘸子大麻风……
耶稣在被钉上十字架的时候他可曾想过他要拯救的是些什么人?可曾明白他用鲜血赎回来的是何等不堪的我们?如此伟大、完美、善良的耶稣,用他年轻的33岁的生命,换回了我们这些十恶不赦的罪人,值吗?耶稣认为值,必须值,必须救。因为我们都是上帝所造的孩子。
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年是你站在泰坦尼克号上,生死关头,面对很少的船和
很多逃生的人,你会怎么选择?
上帝都知道。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雁 子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