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信主了-良友


  “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创18:14)
  耶和华的确没有难成的事,只要顺服他的心意,让他在我们的生命中作工,耶和华全无难成的事。尽心、尽性、尽力、尽意地爱神我们独一的主,耶和华没有难成的事。看一看耶和华的创造与眷顾,看看四时的运行,就知道耶和华没有难成的事。
  亲爱的朋友,不管现在的你处在哪一种境况之下,我们的神都是全能的神、又真又活的神。今天我们来分享一些见证,在人看来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是在神却是那么的奇妙。
  我的父亲信主了
  “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太28:19)
  我的父亲突然去世了。我得知消息后,既悲痛万分,又思绪万千。父亲的音容笑貌总是在我眼前和耳畔恍惚着,使得我总想回去,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但是种种的客观原因,使我决定忍痛不再回去告别父亲的遗体。
  我想,父亲在世的时候,女儿对他的种种体贴、理解和关心,岂不是比这更重要吗?而且带领他认识了主,使他灵魂有了最好的去处,这也是我们一家最大的心愿。现在我没什么可遗憾的,要做的是为父亲作一篇感恩见证,我想这也是他老人家现在所期待的。
  我的父亲是一个军人知识分子,四八年大学肄业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然后参加渡江战役、抗美援朝,在朝鲜战场及回国后都一直从事各地军用飞机场的筹建工作。
  从军期间,曾多年跟随许世友、张廷发等武将,这样的经历把他塑造成一位极有主见、性格刚强而且具有典型军人气质的人。合家老小除了母亲以外没有不怕他的,因为他身上有一种威严,让人不敢随便张口。现在想起来,这些威严也成了我最最亲切的记忆。
  爸爸从不接受任何自己理性上通不过的观念,他认为一生的成果完全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我自己就是自己的主宰,怎能说上帝是我的主宰呢?”每当我寒暑假回去鼓足勇气给他传福音的时候,他常笑嘻嘻地讥讽我:“上帝要是每天给我一只老母鸡我就信。”我们都知道他的意思是,“我只讲实惠,什么都不信,我只信我自己。”
  他总认为,信耶稣是一种精神寄托,信则有,不信则无。“人总是要死的,死了死了,死了什么都没有了,哪里有什么灵魂啊,天堂啊?”还劝我说,“信仰自由,我也不反对你们,就是别信得太迷信了。”
  面对他的这种态度,我实在是感到很无奈。有时连祷告都失去了信心,有时在想,神到底会不会拣选他?
  随着父亲年纪的逐渐老迈,我对父亲得救的问题也越来越有紧迫感,写信打电话都无济于事。02年夏天我回国了一趟,结果,向他传福音的努力还是失败了。我痛苦极了,当着母亲的面就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母亲劝我说,“哎呀没办法,他就是这么强了一辈子,算了吧!”可是我怎么能算了呢?这件事太重要了啊!我心灰意冷地回到了加拿大。
  去年六月初,妹妹打电话来说,医生确诊爸爸患有晚期肺癌,顶多还有三个月的寿命。眼看着爸爸离世的日子就在眼前,我还想再见他一面,况且他也还没有得救。
  我决定要把握最后一次机会,无论如何也要等儿子暑期课程结束后带他回去见最后一面,再向父亲传福音。
  于是,我们决定每天晚饭后全家人在神面前,同心合意地为父亲生命的延续和重生的问题祷告。我们哭着,抓住《圣经》上有关这方面的应许坚持代祷了两个月。每天祷告时都像雅各与神摔跤那样,迫切地呼求,神啊,你知道我们在教会里,常常劝大家为家人得救而祷告,若我们自己为家人灵魂代祷失败了,还怎么向大家作见证啊!主啊,无论如何也要成就这个祷告啊!
  临行前,我软弱极了,一想到一年前回去的光景以及这次回去对父亲传福音任务的紧迫,我连最后一点点的信心都没有了。给教会的姐妹打电话请她为我代祷时,我哭成个泪人一般。我带着低落至极的情绪回到家中,再次面对父亲病情及身体万般无奈的环境。
  见到父亲的时候我实在是心痛万分:他衰弱得太厉害,常常摔倒了就自己爬不起来,需要有人帮忙拉起来。坐在沙发上或躺在床上,要挣扎很久才能站立得稳。在饭桌前也坐不住,因为无力挺起腰来。
  其实,父亲知道大家都瞒着他的病情,在家人面前他自己也装作不知。然而,当我向他传福音时得到的回答还是不屑一顾。面对这样的家庭环境,我孤立无助,只得再次拿起祷告的武器。每天早晨三点钟我就起来亲近神,也禁食为父亲切切地祈求。
  每次祷告时神都给了我很多的安慰并赐我信心。并且在此同时也服侍父亲用餐,欣赏他津津有味吃东西的老小孩的样子。一有机会我便陪他说话,同时心里也一直在为他祷告,现在想起来这也真是来之不易的天伦之乐。白天一有机会就讲一点见证给父亲听,分享一点基督徒的病痛观、生死观,读点有关神创造的经文给他听,并常常打电话请牧师和其他主内肢体们为他代祷。
  父亲仍在徘徊,对我说:“你别逼我,让我想明白了再信。”我说:“你总说要想明白了再信,想到现在也没想明白。神和人是创造与被创造的关系,就象计算机和人一样,计算机能想明白人创造它的目的吗?同样,人也永远想不明白神的事,除非人愿意祷告。”他觉得这个道理很新鲜,便好奇地问:“一祷告就接通了吗?”“对对对,一祷告就接通了,就跟神发生关系了。”
  随着父亲身体日渐衰弱,我心里又着急又无奈,与主内朋友见面时,神借他们催促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病情如实向父亲陈述。但我其他亲人却怕父亲精神崩溃而要继续隐瞒实情,我压力很大,不知告诉他之后会有什么结果,思前想后也没有一个合适的办法。我心想,不管它了,让圣灵来带领吧。
  一天,妈妈外出锻炼前交待我服侍爸爸吃抗癌症的药,但让我别告诉他是什么药。但是,我祷告后心中不平安,就将实情告诉了他。起先,他拒绝接受事实,但随即便接受了自己的病况,人也渐渐地镇静了下来。我再次用《圣经》经文对他讲人的罪及神的审判、神的慈爱及耶稣基督的救赎,看他认真地在听,就紧接着问他是否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没想到这次他立即表示愿意。我马上带他做决志祷告,又带领他为自己的病在主面前交托和祈求。
  从那天起,神迹发生了,我看到圣灵在他里面动工了,主内的弟兄姐妹们来看他时,他变得很柔软,眼角不时带着泪水很认真地听,也愿意认罪悔改。当他明白受洗的意义后便爽快地答应要受洗,还想起家里还有一只偶像,一个磁制玩具财神爷,当即叫我们把它砸了,表示他信主的态度很坚定。
  我万万没想到,他这样一个满有主见、内心刚硬至极的军人知识分子,在拒绝了福音二十多年后,竟然能很认真地接受陌生的基督徒及晚辈们的劝导。态度是那样地真诚,一点也没有面子上的敷衍。神实在是恩待我们,我到家五天后神就成就了我们的祷告。
  由此看来,同心合意、情词迫切地代求是多么重要,这也实在是神的应许,只要我们付上祷告的代价,神是信实的。
  父亲决志后整个人被改变了。当他问明白祷告的意义后,不仅愿意随人默祷、口里一句一句地跟着祷告,他自己也常常默默地祷告,把自己的心思都对神讲。当弟弟妹妹回家发现他的健康状况在迅速改善时,他很高兴又认真地说:“是祷告得来的!”
  以前他是个非常好抬杠的人,总也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与母亲也是抬杠争吵了一辈子。决志信主后,虽然在别的问题上仍好争执,但他在信仰问题上不再像以前那样不耐烦、好争斗了,也能听得进女儿对于信仰的劝说,实在是与以前大不相同。
  虽然和过去一样有时怕死,但不象过去那样消极了。因为他知道肉体总会有死的一天,灵魂却会被天父接去、回到永远的天家。他也相信灵魂不再会有死亡和地狱的刑罚,对于今生的身体,他也借着祷告紧紧地依靠神。
  我回加拿大后,他如往常一样,不顾家人的劝阻、一定要再次回老家一趟。与往常不同的是,以前是让人背回来、或让弟弟找专车接回来,这次是自己来回自如,行程是四个多小时的长途汽车,加40分钟面包车在小路上的颠簸,再走一个多小时的田间小路。妈妈拖着一大堆礼物陪着他边走边歇,四天后回来的行程也很平安。一个月后,他又随妈妈去乡下拿中药,当天来回花了12个小时,回来睡一觉疲劳便消失了。
  经过这两次的行程后,他都在电话里告诉我说:“我很好,我每天都祷告的。”弟弟妹妹和妈妈打电话时总是说爸爸身体越来越好了,自己还跑出去洗澡,乘出租车出去买东西。二、三百米的路自己来回逛一趟也不需要休息,吃东西胃口也很好等等,总之都是好消息。
  我有时想,拖久了说不定他又不想受洗了,也不知有没有机会让他受洗,因为当地家庭教会没条件随时为某一个人施洗,只有看神是怎么带领的了。值得欣慰的是,当我有时问到他还是否愿意受洗时,他总说:“愿意,愿意,当然愿意!”
  神看他有这样的心志,也实在是恩待他,一直保守他的健康,直到有传道人今年元月五号去为他作完洗礼。所有在场的人都见证说,父亲那天的身体状况和精神面貌格外好,脸上满有荣光,态度真诚,眼角含着泪水。说真的,我有生以来还从未见父亲流泪,他是个实实在在的硬汉子,除了神之外,谁还能作成这件事呢?
  现在回想起来,爸爸能清清楚楚地蒙恩、受浸,舒舒服服地回到天父的怀中,享受永远的安息,这实在是神的恩典。他能如此真诚地依靠主,太太平平地度过神赐给他最后的日子,直到奉主的名受洗、最后获得一个最完美的归宿,这实在是他的福气。
  作为女儿,我能不为得到这样的欣慰而向神感恩吗?这感恩的心实在是人的言语难以述说的,神实在是恩待我们这些求告他名的人!
  神爱世人,这话实在是真实的。本来我总以为:二十多年来家中仅我一个人信主,靠我一个人带领这么一大家子,而且又长期离他们太远,实在是够不着,现在遥居海外就更无能为力了。谁知神借着父母亲的受洗,让全家人接触上了当地教会的弟兄姐妹,母亲因着亲眼见到神丰富的恩典临到父亲,她满口答应让教会弟兄姐妹主持丧礼。
  丧礼中全家人第一次经历到主同在的平安,化解了他们心中的悲伤。见到父亲安详的容貌,他们心中得到极大的安慰。优美的诗歌、美好的见证及主耶稣所赐的平安,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叹不已。
  亲朋好友及同事们纷纷打听信耶稣的事;妹妹回到家中就问我的一位基督徒朋友说:“我要信耶稣,我该怎么办?”那位朋友立即就带领她作了决志祷告,并分享了四个属灵原则。妹夫及大弟弟都表示要信主。妈妈说:“你父亲这几个月的经历,让我看到神太爱他了,我现在一定要好好信主,参加聚会,多去教会帮忙,现在带领家中你弟妹信主的担子就落在我的身上了,我要好好带领他们,你放心吧!”听到这些话,我除了满心感恩,说不出一句话来。
  父亲的离世似乎是件悲伤的事,却又是一件令人受鼓舞的事。它不但激励了我们全家,更激励了所有听到这消息的弟兄姐妹们。大家不仅亲眼看到了神的慈爱与信实,也看到了坚持不懈代祷确实是大大有功效的,并且也再一次证实,神并没有忘记或忽略我们所代祷的每一个人。只要我们肯付上祷告的代价、依靠神不灰心、不懈怠,到了时候就必成就。经历这件事以后,我们为他人代祷时就更有信心了。
  在这里,我衷心感谢国内的弟兄姐妹为我父母的代祷和关怀,也感谢我们教会弟兄姐妹的代祷与支持,帮助我度过信心的低谷;更要感谢神,因他实在是我信心的力量,是我痛苦中的安慰和避难所。
  时光虽然流逝,我对父亲的思念却丝毫没有减退,而与之相随的也一直是无限的欣慰和对慈爱天父无比的感恩。真是“感恩的泪止不住地流,心里的话儿说也说不够,一个柔和的声音把我的心夺走。明知这路是十字架的路,没有任何理由不去走脚下的路”。
  刚才我们听到的见证,是一位姐妹写下的她的父亲,一位几十年的老革命,一位心里刚强如钢铁的军人。在神没有难成的事,就算从我们人的角度来看,再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代祷,神都会动工,神都会成全。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