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主到使女-良友


  从公主到使女
  20岁的枝霞就像一个被宠坏的公主——刁蛮、野性、目空一切。无忧无虑地打发着每一天,从没觉得自己缺少什么。
  当母亲归主的时候,枝霞表现出的态度是不屑一顾:都什么年代了,人都月球漫步了,居然还有人相信有神?年纪大了就是犯糊涂,非得给自个儿找个精神寄托,上帝能给您什么呀?! 每当看见母亲虔敬地低头祷告,她总是从鼻子里哼出一连串的感叹:愚昧!无知!迷信!心想:我才不需要找什么精神寄托呢,上帝跟我有何相干?没他,我照样活得精彩,想干啥干啥,怎么开心怎么活。那时,枝霞的心灵被世界占据着,尽是好奇于好玩的事情,这一辈子就这么没心没肺的痛快下去,无忧无虑,那该多好!
  快乐时光过得飞快,没容人回过神来,公主就长大了。尽管她之前自个儿都没意识到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白马王子却已翩翩来到,勤劳善良的帅哥——小李闯进了枝霞的生活。 爱情的火花绚丽缤纷,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一切都如童话故事般浪漫美妙,小日子过得更加滋润美满。
  一年后,随着一声响亮的声音,一个俊俏白皙的小小子呱呱坠地。看着襁褓中鲜灵活泼的小生命,枝霞彻底被幸福陶醉了。慈爱的爹娘、通情达理的公婆、体贴入微的老公、蒸蒸日上的事业,再添上活泼可爱的儿子,简直是天上人间啦。小两口给宝贝儿子取名“泉泉”——福如泉涌。全家人憧憬着更加美好的未来。 然而,在枝霞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喜悦之时,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天大的不幸正悄悄降临。
  刚落生时的泉泉和别的健康婴儿一样,吃了睡睡了吃,咪咪地笑,哇哇地哭。但是到了三个月大的时候,问题渐渐出现了。枝霞发现泉泉的动作不太协调,运动反应也慢半拍。平生第一次,快乐的公主心中泛起一丝丝担忧。
  带泉泉去医院检查时,枝霞并没有做太坏的思想准备。毕竟才三个月大的孩子,也许只是常见的小毛病,她还宽慰自己:没事儿的。未料,残酷的事实远远超出枝霞的想象。泉泉被确诊为脑瘫(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舞蹈症),小脑已经液化,大脑也有受损的症状。用医学术语来说就是指由于出生前、出生时、婴儿早期的某些原因造成的非进行性脑损伤所致综合症,主要表现为中枢性运动障碍和姿势异常,可伴有智能落后及惊厥发作、行为异常、感觉障碍等,这种顽固的中枢神经系统疾病治愈的概率极低。
  医生对泉泉以后的成长发育作出评估:由于动作不能自主,很可能导致长大后生活不能自理,吞咽和语言功能障碍,视力受损,甚至会伴随智力落后。总之:这孩子康复的希望非常渺茫,除非出现神迹。
  诊断的结果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从未经历挫折的枝霞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一个好端端的孩子怎么就被判了无期徒刑?他招谁惹谁了,我们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惩罚我们?!
  天塌了!那一刻,枝霞头顶的阳光骤然黯淡。从小生活在蜜罐里的公主真切地感到了撕心裂肺的痛,泪雨滂沱。
  泉泉被确诊为脑瘫后的第九天,住进了郑州市儿童医院。枝霞日夜守候,呵护着弱小的生命,孩子每一次抽搐、每一声啼哭,都能惊醒瞌睡的母亲。整整三十八个昼夜,枝霞没睡过一个整觉,精神上的折磨逼得她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每天固定的治疗,刚刚三个月大的泉泉,头上要扎二十几针。孩子太小,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经受的痛苦,他只有用大声的啼哭来发泄心中的委屈和疼痛。这哪里是在治疗?扎在孩子头上的钢针,分明也扎在母亲的心头,针针见血……
  酷刑一样的的治疗持续了十几天,泉泉因感冒发烧引起支气管炎,治疗不得不中止了。经验丰富的儿科医生也束手无策,孩子太小了,进食都成问题,更经不起折腾,无法进行正常的康复治疗,住院也没有任何意义。于是,枝霞带着医治无效的泉泉回到了家乡许昌。
  那是怎样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痛苦、彷徨、焦虑、绝望每一天都在吞噬着枝霞的生命。曾经爱说爱笑的她憔悴了,争强好胜的公主沉默了,再也看不到她灿烂的笑容;曾经欢声笑语的小家显得异常宁静,邻居们难得见到从前那个活泼能干的女主人,即使偶露一面,也是来去匆匆。家里有她的心肝宝贝要照料,那是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她的心。
  枝霞是从不相信奇迹,更不相信那渺茫的希望能落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唯一支撑枝霞的信念就是:我的儿子以后不管长成啥样,我都要养活他!这就是母爱,伟大面朴实。
  现实是多么现实残酷。一个突如其来的灾难就能轻易摧垮一个家庭的幸福,瞬间瞬间即逝,天堂地狱仅一步之遥。这个曾让枝霞寄予无限憧憬的世界,如今却带给她彻底的绝望。就在枝霞心灰意冷的时候,“愚昧无知”的妈妈得知外孙患病的消息赶来了。她不仅仅减轻了照料孩子的负担,更给女儿带来了救命良药——基督的福音。
  “霞儿啊,你不要忧虑,也不要懊悔更不要自责,孩子是上帝赐给你最宝贵的产业,他一定会保守带领!泉泉的病我们没有办法了,就把这孩子交在上帝的恩手中吧。地上的爸爸爱我们,天上的爸爸更爱我们,他不会离弃我们的。”妈妈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让枝霞倍感温馨,尽管她还不能理解其中的内涵。
  枝霞不明白妈妈的信心从何而来,但是她知道世上任何一个母亲都不会害自己的孩子。白天,她听到姥姥照料外孙的时候,不厌其烦地教孩子说话、唱歌;彻夜难眠的夜晚,又听到姥姥恒切地为外孙呼求祷告,通宵达旦的祷告,一遍一遍、一天一天从不间断。慢慢地,枝霞冰封的心消融了,如沐春风。
  如今,在妈妈对天父的轻声倾诉中,焦虑不安、身心疲惫从未让睡过安稳觉的她如婴儿般安睡在基督的怀抱里。
  从那天起,圣灵的光照安慰了这位年轻母亲的心。枝霞开始将信将疑地领受救赎的福音,她开始明白被钉在十字架的耶稣是为谁而死,知道短暂人生不是没有指望,也渐渐理解妈妈的信心从何而来。神的话语如黑夜中的一盏烛光,重新燃起了她对生活的希望。枝霞渐渐学会了将心事向天父倾诉。
  后来发生的一件看似偶然的事,让枝霞亲身经历了神的同在带领,坚固了她对基督的信心。
  2006年5月,上海举办一次大型家具展会,在家人的劝说下,枝霞和丈夫小李一起去展会参观。这是她从泉泉患病以来,第一次迈出了家门。
  启程前,她向天父恳切地祷告:“天上的父啊,孩子知道您是慈爱信实的,您会保守带领我的人生。我将这次上海之行恭敬交托仰望在您的手中,求您带领孩子的前途,为我今后的道路指明方向。虽然我的信心软弱,但这样的祈求祷告是奉救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门。”
  上海的展会上那么多新颖别致的家具款式,让与世隔绝三年的枝霞大开眼界,外面的世界变化真快,她的思想重新活跃起来。返回途中路过无锡,夫妻两人顺路去探望一位老朋友,隔天上午启程回家。开车转上高速公路的时候,他们惊奇的发现,几年前还是一片荒地的路边,树立起一座五星级商业连锁大卖场——一家着名的家俱城。尽管牵挂家中两个孩子(泉泉得病后两年,上帝又恩赐给小两口一个女儿),枝霞还是决定去家俱城看看。商城刚刚开业,正在招商。这时候的枝霞已经靠着对上帝的信心,恢复了以往的果断干练,她意识到这是难得的一次商机,于是主动向招商主管介绍自己的厂就是生产家具配件的,而且是意大利一个知名品牌的经销商,希望能合作。正在招商的家具城当然乐意接受送上门来的生意,一拍即合。就这样,枝霞举家从河南许昌迁到了江苏无锡。她清楚地认识到,这就是神的保守带领,神为她预备了道路,她要珍惜这一次机会。
  从公主到使女
  如今,改变了的生命焕发光彩。枝霞上下班的时候,人们总能听到这位乐观的老板娘那悦耳动听的歌声。《感恩的泪》、《主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是她最喜欢的诗歌,百唱不厌。
  在许昌老家,枝霞很少参加教会团契,这次刚到无锡,她就迫不及待地寻找教会,她需要属灵的喂养。不久,她如愿以偿的加入到附近的教会,更深切的体会到肢体相通的温馨。2008年的圣诞节,满怀信心的枝霞正式受洗归入基督。 如今,刁蛮的公主匍匐在神的面前,成为顺服的使女,一个处在崩溃边缘的家庭重新焕发活力。
  洗礼让枝霞洗去了从前的野性,换上了温柔;洗去了刁蛮,换上了谦卑。她学会了忍耐、自省,更学会了推己及人。在神的感召下,她真的长大成熟了。
  自从2006年迁居无锡,神的奇妙恩典临到了泉泉身上,他的脑瘫康复有了突破性进展。第二年,已经四岁的泉泉第一次自主地喊出了“爸爸、妈妈”;同一年,泉泉扶着单杠学会了站立。为人父母的都应该能理解小李和枝霞当时的惊喜,他们的心情无以言表。 随后的几年,神的大能不断在泉泉身上彰显出来。迄今为止,泉泉上肢功能完全恢复,吃饭穿衣都能自理,智商评估良好,视力正常,不用人扶就能行走十几步,骑上小车风驰电掣,跟周围健康的小伙伴打成一片。
  2009年底,为了拓展事业,张姊妹一家再次迁往广东东莞办工厂。靠着神的恩典,泉泉的就学问题很快得到解决:广州市康复实验学校是一所九年制义务教学的综合性学校,学费全免,并且针对每个残疾儿童的不同情况制定相应的康复计划,但是只对本地招生。感谢神的再一次保守,没费什么周折,去年9月,泉泉成为该学校破格录取的第一位外地学生。而每个主日,泉泉必定跟着妈妈上教会主日学。
  一个小脑已经液化的脑瘫患儿,一个被医生诊断为终生不能自理的残疾儿,如今却背上小书包,快乐地去上学,这是神迹吗?每个人对神迹都有不同的理解,但枝霞认为是、我也认为是。
  我是在网上订购电动护理床时,因着神的带领,结识了枝霞姊妹,并了解了她的见证。这是一位温柔和蔼的姊妹,而听到泉泉亲切的喊阿姨时,我无法想象他曾是脑瘫患儿而为此献上感恩。枝霞的工厂生产电动木制作22公分高,而我定的床要求55公分高,还是铁质的,枝霞毫不含糊,为让主内的肢体早日恢复正常的生活,便为我手工打造。这真是基督之爱。天津与东莞相距甚远,上帝让我们在主内相通,我所遭遇的难处枝霞也是感同身受,她尽最大的努力帮我度过难关。这就是枝霞,一直为主做光、做盐,以自己的生命为主做见证彰显基督的荣美。
  作者:火树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