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跨越三世紀的圣经-良友


  可以想象一对外国宣教士夫妇留住中国孙女,到现在仍然拥有他们所用的圣经吗?到今天这本圣经已经是跨过了三个世纪,不可思议哦,刘惠芳写了《一本跨越三世纪的圣经》,就讲述了这个故事,请魏得鱼念给我们听。
  我的干妈bese有个中文名字叫录音会。他说起他家的老故事说了好多年了,那是关于一对英国年轻恋人的故事。这对恋人在清末明初时决定来到中国大陆宣教,并且组织家庭。这期间虽然曾经分离六年,但是他们不改初衷,而我的干妈bese就是当年这对恋人的孙女,如今我干妈已经年高82岁了,干妈每一次讲古都爱捧着一本圣经。他常说,这本圣经已经走过三个世纪不凡的旅程,里面不但有被火焚烧过的痕迹,封面也已经换过了好多次,足以证明当年主人的生命,还有一份无私舍己的爱。多年前,干妈完成他爷爷奶奶的故事简报,并且在页首选了诗篇102篇,18节做了全文的开场白。这段经文是:要为将来的子民记下耶和华做过的事,好让那些未出生的人将来也能赞美她。2013年初夏,我干妈到成都,路过北京时,曾经小住我家,送我几本简报,简报名字叫bese,首页呢有干妈的这段话。“作为一个在成都度过童年的老人,我非常高兴得知今天的中国人对自己国家的过去感到兴趣。当我看到我父亲当年拍的一些照片井井有条地被展示出来的时候,内心非常高兴。”
  今天的故事就从我干妈所说的那一对小恋人说起。她们两人19世纪末千里迢迢跨海到中国大陆,男主角叫L beta,女主角叫bese。1887年的初冬,英国单温一位22岁的年轻人L beta,把一本新买的圣经送给她的心爱的姑娘bese,随即就上路,同戴德生牧师挑选的百名宣教士前往中国。他的号码是68号,其实是bese先想去中国的。因为bese听了内地会戴德生牧师,在中国返回英国的讲道,知道有一片没有听过耶和华的广大土地叫做中国,每个月都有近百万人在不认识耶稣的情况下死去,他知道那里需要福音,就暗暗的决定,并且向戴德生牧师报名。可是当时如果没有父母许可,任何女孩很难单身前往中国,26岁的bese果然失望了,这个时候男友L beta就成为他唯一的希望。戴德生挑选的百人宣教士不是到中国沿海城市,而是前往落后的内地城市。在农场长大身体却一向不强壮的L beta,一直担心会落选。奇妙的是,当戴德生一看到L beta,就以坚定的信心对工作人员说,或许中国西北干冷的气候会对他的健康有利。就这样L beta被指定前往中国山西,他比bbese先行出发六年,而这对恋人也从此开始了长达六年的通信生涯。在等待的日子里,L beta已经超越了人世间任何儿女情长,那本圣经引领他们走上祭坛以及对上帝的忠诚,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使他们回头,他们也把生命完全摆上,奉献给主还有中国人。
  1892年秋天bese终于也要登船了,他的母亲到伦敦送行,送给他三节经文,一节是《诗篇》27篇三节。“虽有军兵安营攻击我,我的心也不害怕,虽然兴起刀兵攻击我,我必仍旧安稳。”另外一节是《诗篇》27篇五节:“因为我遭遇患难,他必暗暗地保守我,在他亭子里把我藏在他帐幕的隐密处,将我高举在磐石上。”还有一节是《诗篇》29篇十节:“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bese在秋天10月13号登船,寒冬11月25日抵达中国上海,在上海的祷告所,bese吃到近两个月以来,第一顿的牛奶配面包,并且换上了中国妇女的装束,bese见到了他的陆易泉。陆易泉就是那个分别六年的L beta,他已经有了中文名字。又过了两年,他们在天津成婚。陆易泉在山西的同工也是着名剑桥七杰之一的和斯得,因为要调往上海接替戴德生,陆易泉就接任山西省施工主任,并且与bese在这里足足守了30年。1900年,义和团运动在山东爆发,而且愈演愈烈,在扶清灭洋的口号下,拉开中国教会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殉道史的序幕。被屠杀的宣教士以及基督徒不计其数。山西是受迫害最严重的省份之一,经常一屠杀就是几十个,甚至是上百人,情况越来越危急了。陆易泉夫妇与同工必须逃离山西。他们一共有14个人,包括陆易泉的两个年幼的女儿,他们分别坐在四辆大篷车上,从山西洪洞出发,目的地是汉口,刚出了城门就被劫匪拦住了。 易泉被揪住辫子从车上拖下来,bese从后车车帘缝看见了丈夫被勒令跪在马路边,还被一把长剑架在脖子上。好在劫匪要的只是钱。就这样他们一路被抢劫无数次,还没有出山西省,就已经被抢劫一空了。天气很热,车棚里很不透气。逃亡的路上每个人都曾经发高烧和痢疾,颠簸加上食物匮乏,到了郑州,陆易泉与bese的两岁半长女美瑞已经停止呼吸了。年仅18个月大的阿白思也在同工怀中离开了人世。十几天里先后失去两个女儿,其痛苦可想而知。当时bese正怀孕六个月,腹中孩子有多么重要,就更可想象了。这一路值得称颂的还有四位护送宣教士的中国基督徒,他们与官兵劫匪智勇双全的周旋,想办法弄食物让大家充饥,还要忍受外人的嘲弄讥讽,豪不介意被称为二鬼子,只是认命的做本分的事,最后终于让bese在上海平安生下一个男孩彼得。孩子稍大之后,一家三口回到英国。1902年义和团事件平息,中国的福音大门再一次打开。对陆易泉夫妇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bese身体残弱需要静养,而陆易泉已经年过40,恐怕难以再有孩子。看着唯一的孩子,三岁的小彼得,他们挣扎又挣扎。
  陆易泉终于在返山西,他还是用流畅的汉语讲道,距当时同工描述,他用汉语讲道比用英语传讲信息更加有力,而bese的灵性更达到新的高峰。
  1908年有一次陆易泉以约书亚记第七章传讲认罪与悔改。据说圣灵的能力一直蔓延到山西别的城市,许多教会都被这股生命的活水浇灌。在孝义市的聚会,很多人不仅承认了原本不愿意被别人知道的罪并且悔改,甚至许多人把迷信多年的偶像给砸碎烧掉。圣灵的火一路伴随陆易泉直烧到陕西四川甘肃,陆易泉bese两个女儿和他们唯一的儿子陆得里,最后都死在中国。还有多少宣教士也像他们一样,不止将自己所有的都献给上帝,也给了中国呢。
  我每次见到干妈总有听不完的故事!干妈还有一个妹妹马瑞特,终生未婚,至今仍然常常到第三世界国家奉献。2008年干妈陆因惠也就是best,到北京住在我家又说起这段故事时,我们临时起意,建议出资陪他走一趟山西。走咱们去吧,那次我也陪同去了。拜访当年陆易泉牧师,也就是L beta兴建的溥任中学,还有洪洞紧邻的汾河,当时在滚滚的河水边,我似乎看见诗篇29篇三节所说的,耶和华的声音发在水上,荣耀的上帝打雷,耶和华打雷在大水之上,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