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罪的剖析(1)-Good friend


  亲爱的朋友、弟兄姊妹,我们一起来探讨“罪”这个主题,我们会探讨“七种致命的罪”系列─“罪的剖析(1)”这个题目。
  首先,我们看耶利米书 2:2-13 及 19 节。耶利米是神在犹大人的国家和文化完全崩溃之前,差派往他们那里去的最后一批先知的其中一位。犹大人受外敌入侵,被掳异地。耶利米书是神借着耶利米先知向百姓宣讲的一系列讲章。耶利米向犹大人宣讲一系列伟大的讲章,指出他们犯了什么过错、为何他们的生活陷入困境、文化崩溃、心灵悲怆,甚至妻离子散。
  一、你去向耶路撒冷人的耳中喊叫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你怎样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我都记得。那时以色列归耶和华为圣,作为土产初熟的果子;凡吞吃它的必算为有罪,灾祸必临到他们。这是耶和华说的。雅各家、以色列家的各族啊,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耶和华如此说:你们的列祖见我有什么不义,竟远离我,随从虚无的神,自己成为虚妄的呢?他们也不说:那领我们从埃及地上来,引导我们经过旷野,沙漠有深坑之地,和干旱死荫、无人经过、无人居住之地的耶和华在哪里呢?我领你们进入肥美之地,使你们得吃其中的果子和美物;但你们进入的时候就玷污我的地,使我的产业成为可憎的。祭司都不说,耶和华在哪里呢?传讲律法的都不认识我。官长违背我;先知藉巴力说预言,随从无益的神。耶和华说:我因此必与你们争辩,也必与你们的子孙争辩。你们且过到基提海岛去察看,打发人往基达去留心查考,看曾有这样的事没有。岂有一国换了他的神吗?其实这不是神!但我的百姓将他们的荣耀换了那无益的神。诸天哪,要因此惊奇,极其恐慌,甚为凄凉!这是耶和华说的。因为我的百姓做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你自己的恶必惩治你;你背道的事必责备你。由此可知可见,你离弃耶和华─你的神,不存敬畏我的心,乃为恶事,为苦事。这是主─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这是神的话语。
  由今次起,在接下来的多个讲章中,我们会探讨有关罪这个主题的教导……包括:罪是什么、罪怎样运作、罪带来什么影响,以及有什么种类的罪。在本题目,我们会从耶利米给以色列人的第一篇讲章开始,因为以色列人正在对自己喊叫:“我们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事情会这样?哪里出错了?”
  这一点很有意思。其实,每个人都在说:“有什么出错了?发生了什么事?”以色列人也在问同样的问题,神对他们说:“让我告诉你们,你们究竟错在哪里。”神给以色列人一篇论到罪、罪的本质和罪的特征的讲章。
  当我们细看,会发现这实在很有意思。这是一篇很长的讲章,共有37节,第19节把这段经文概述了。这段经文中有几个概述,但我主要会讲解第19节的概述。我们从这段经文学到三件事情,就是罪的本质、罪的定义,和罪的特征。
  一、首先,我们从这段经文学到罪的本质就是否认。罪是否认。看看耶利米的措辞,他说:“由此可知可见,你离弃耶和华─你的神,不存敬畏我的心,乃为恶事,为苦事。”看见吗?他说:“由此可知可见,你离弃耶和华─你的神,不存敬畏我的心,乃为恶事,为苦事。”你知道这是什么表达方式吗?这是干预劝导的措辞。比方说,你朋友的太太打电话给你,说:
  “你知道,他多年来一直在隐瞒。他生命中有自毁的行为。他一直在掩饰和隐瞒。这些行为已显露出来,但他仍然看不见。请你来告诉他,他在做什么。”
  你到你朋友那里去,坐下来听他说事情的始末。你怎样开始说话?你说什么?你用什么表达方式?你说:“难道你不知道?难道你看不见你正在对自己做什么?这是很清楚的,人人都看得见。你在自毁!你怎能这样做呢?你不明白。你必须知道,你必须看见。”你就是这样说话。当你所爱的人受迷惑时,你会采用干预劝导的措辞。你明白吗?这是神对我们所用的表达方式。耶利米说:“由此可知可见……”这是什么意思?“可知。”这表示你没有去思想。“可见。”这表示你还是不明白。你看不到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你不知道你生命中的邪恶和苦毒源头是什么。你看不出来。你不明白这一点。你必须明白。这是干预劝导的措辞、恳求的措辞。换句话说,我们从这节经文、这段经文,甚至整本圣经学到……我们问题的根源是罪恶所引致否定事实真相所带来的杀伤力。
  让我以几个不同的方式来说明。作为罪人不是令你灭亡的原因。按着圣经来说,使你灭亡不是作为一个罪人。其实最致命的是否认自己是一个罪人。让我们来看看最明显的对比。它在呼喊,我已暗示了,就是这里最明显的对比。变成一个酒徒不会使人灭亡,是吗?许多酗酒者的生活都硕果丰盈。什么才是最致命的呢?变成一个酒徒,却否认自己是酒徒,才是令人灭亡。
  我们也知道酗酒是邪恶的事。罪的本质产生否定事实所带来的杀伤力。难道不是吗?从某种意义来说,这只是一个比喻。从许多方面来看,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比喻,模糊地反映神在这里要谈论的事。神在说:“如果你的生命里有邪恶和苦毒……”(如果你的生命里没有邪恶和苦毒,你只是很年轻罢了)。换句话说,如果你的生命里有邪恶和苦毒,等着瞧吧。
  神说:“你的生命是邪恶和苦毒的。”你说:“我的生命不是邪恶和苦毒的。”神说:“等着瞧。”神说我们的社会和人性的根本问题是我们不承认自己是罪人。作为罪人并不是令你灭亡的原因。神说你可以采取各样行动去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最致命的是你否认自己是罪人。这就是产生邪恶和苦毒的原因,因为你没有去思想,因为你不明白。“由此可知可见……”你必须思想。你必须明白。
  罪对周边事物产生杀伤力。你听过一个根据美国小说《影子》(The Shadow)而编写的古老广播剧吗?剧中人从东方学到一些技俩可以蒙蔽他身边的人的头脑,使别人看不到他。影子就是那蒙蔽人的头脑的人。罪正是这样。罪是影子─真正的影子。
  罪的本质是否认,你看不到罪的广泛和重大程度……你说:“哦,是的,我只是一个人。
  我会犯错。我有缺点。”这不是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这不是承认自己是一个无助的罪人。
  英国作家兼翻译家多萝西。塞耶斯(Dorothy Sayers)说,人的内心根本轻重错乱。我们离开中心很远,因为我们以自己为中心。我们可以作出极邪恶的事。
  我可以这样做,我令每一个人都读十九世纪末,西方的诗人、哲学家和伟大的思想家的作品。他们摒弃基督教,摒弃宗教,摒弃他们认为是迷信的东西。他们说:“啊,是的,我们终于给政府、贫穷问题和人类引入理性的行事方式。我们已除去迷信,我们将会看见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
  三、你应该读一读这话。“我们将会看见贫穷问题在二十世纪便终结了。我们也将会看见战争在二十世纪终结。战争结束。”几乎所有人都这样说,现今我们的处境怎样?他们的问题是什么?是否认。以下是两个可怕的例子,但这些例子有千千万万。其中有英国着名小说家赫伯特?乔治?韦尔斯(H. G. Wells)和英国诗人威斯坦?休?奥登(W. H. Auden)。我很喜欢引用他们的例子。
  我憎恶看见痛苦,但是你看,他们一开始便存着这个想法,认为自己不是罪人。他们到了生命的终结,经过多年的幻灭和破碎……为什么?因为他们否认自己是罪人。最后,他们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带到圣经一早便点明的出发点。他们白费了多年光阴。
  悉尼?韦伯(Sidney Webb)和比阿特丽斯?韦伯(Beatrice Webb)是重建英国社会福利制度的关键人物。他们都是伟大的人,做了很多美好的事,但他们在自己的生命中摒弃基督信仰。1890年,比阿特丽斯?韦伯在她的日记写下这话。她说:“我把一切都押注在人性的美善上。”
  三十五年后,她在日记中提醒自己在1890年说过什么。她引述自己所说过的话:“我曾把一切都押注在人性的美善上。”然后她说:“我现在知道我们里面的邪恶意念和本能是何等根深柢固,只靠社会制度并不能作出丝毫改变。”
  她认为由于人基本上是美善的,所以社会制度能解决贫穷和暴力问题,她把自己的一生都押注在这种想法上。她到了生命的尽头认定真正的解决之道……那时她才明白这一点,并说:
  “我现在明白了,我现在知道了,我们里面的邪恶意念和本能是何等根深柢固。”她本该把自己的生命建立在圣经早已告诉她的教训上。她一直在否认事实。
  社会科学家欧内斯特?贝克尔(Ernest Becker)写了两本关于邪恶的书。他第一本有关邪恶的书名为《邪恶的结构》(The Structure of Evil)。他在书中指出,世上有贫穷、战争和暴力等问题,是因为特权阶级通过压迫性的社会制度去压迫别人。因此,他说以社会科学作为治理基础的政府能够对抗邪恶。
  在贝克尔死后不久,他最后的一本书出版了,名为《逃离邪恶》(Escape from Evil)。你知道他在序言说什么吗?他已经完全改变了。他说:“如今,我在书中第一次全然正视人性。”他说:“在我以前的作品,我看不到人类的行为是何等堕落。”接着,请留意这一句:“我一直陷于两难之间,如同许多努力让启蒙运动的传统流传下去的人一样。我们要明白人性带来满盈的罪恶,这个重大的问题实在需要官僚形态的科学或绝望以外的第三个解决方法。
  你知道贝克尔在说什么?他说:”我一生都以为官僚形态的科学行得通“,这意味着应用了社会科学就有更好的学校、更好的法律、更好的规则,更好的工作……你看见吗?社会科学应用在官僚机构上就可以对抗邪恶。他说:”现在,我第一次明白到,多年来我整个人生一直都建基于这个想法,我现在看见必须有第三条路,因为官僚形态的科学行不通,我们不能只是绝望。“第三条路是什么?
  经文说:”由此可知可见,你离弃耶和华─你的神,不存敬畏我的心,乃为恶事,为苦事。“换句话说,圣经要说的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浪费你的一生去否认,而最终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圣经早已指出的事实……?“你总看不到思想家一开始便说:”人是残渣败类“,然后到了他们的生命终结时却说:”现在我才发觉人是多么美好。“这从未发生过,从来没有。情况总是刚刚相反的。
  四、他们到了生命的尽头都说:”人怎么可能这么败坏?人怎么可能这么邪恶?“他们一直在否认。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傻瓜,这不是经济问题。这是罪。罪的本质是否认罪。罪带来杀伤力。罪是否认自己是罪人。你相信这道理吗?你把它应用到自己身上吗?我提出这些论点,但我必须告诉你如何把它们应用出来。
  让我来说明几种应用方法。举例说,很多人说:”我一般都相信神的律法。我认为十诫是伟大的。我真的大部分时间都遵守诫命……但是你知道,我们可能把这些东西过分重视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总是那么诚实地在大城市生活,你永远赚不到钱。如果你在性方面总是保持纯洁,你永远找不到乐趣。道德法则在某时某地是相当不错的,但你可能走了极端。“经文说:”由此可知可见。“你正在否认罪的力量有多大。
  你无法在神的律法上走快捷方式。这样做只表明你不知道你内里的力量。当你说:”哦,我可以鬼混一下,这是灰色地带。我不知道这是正确还是错误。这似乎不是错的。谁知道?管它的!“你不知道这是何等有害、何等病态、何等可怕。经文说:”由此可知可见。“我们往往否认罪,我们往往低估罪的力量。
  让我再举另一个例子。许多人都说:”我生命中这方面出了问题,我知道的。我有性格上的缺点。我一直陷入这个问题中。我不断陷入其中。也许我应该告诉别人。不,不,我要自己处理。我会感到很尴尬。我不想告诉任何人。我不想寻求任何人的辅导。我甚至不想与好朋友分享,对他说:‘我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不,不,这么说太尴尬了,我自己会处理得到。“经文说:”由此可知可见。“你正在否认。我们总是在否认。我们总是低估了罪的力量。我们总是这样。你总是想:”我自己可以处理得到。“再举一个例子。很多人受到别人的批评,却完全不理会,因为那些批评是夸大的。或是你看到那个人的动机不良。或是你看到有很多错误混在其中。那些批评不只是夸大,而且他们所指出的错处其实大部分本身未有犯什么错误。也许你看了一看,就说:”这些批评大部分都是错的,或是夸张的……想想那出处。我们都知道发出批评那个人是谁,他是多么糟糕。你也知道那个人有什么动机。“可是,请记住这一点。如果你认真考虑这一点,罪的本质是否认,你应该不断地对自己说:”它可能夸大了,它可能有些错误。它的出处可能相当不可靠,但神想告诉我什么?因为我知道我的本性倾向于否认自己做错了。“如果你相信我在这里告诉你的事情,你受到别人批评时应该表现得和蔼可亲、开放坦诚。如果你认真考虑这一点,你应该愿意聆听别人给你指出的错处。你应该是个自我防卫意识最少的人。你是这样的吗?
  罪是否认,但罪不只是一般的否认。罪否认什么?我们说:”罪是否认。“但是,神在这里具体地告诉我们罪的本质是什么,罪的核心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呢?神说:”由此可知可见,你离弃耶和华─你的神……乃为恶事,为苦事。“神说以色列人离弃神是因为他们”不存敬畏我的心。“这就是罪的本质。如果你问人们:”告诉我罪的定义是什么。“他们会说:”哦,罪是违犯规则。如果你相信神,罪是违犯神的律法。这就是罪。“没错,这就是罪,但罪是一种习性。罪是一种态度。罪是一个立场。罪是内心的状态,神在这段经文说:”你离弃神,你犯罪,你违反规则,这一切的核心原因……是没有敬畏之心。
  你没有敬畏我。“让我来说明为什么这是主要的原因。这是一切的核心。
  五、圣经说:”不存敬畏我的心“,这里采用的词语,也见于整部圣经。圣经的其中一个中心主题是敬畏主。整本圣经都谈论敬畏主。这就是神所说罪的本质:”你不存敬畏主的心。“敬畏是指什么呢?这里有一个问题。在圣经里,”敬畏“这个词有两种不同的使用方式。在我们现代的常用方式里,我们只采用其中一种。
  首先,约翰一书4:18说:”惧怕里含着刑罚。“这是什么意思?相当简单。当我们使用”惧怕“这个词的时候,我们的意思是这样的。惧怕是预期经历痛苦,但看看惧怕带来什么。惧怕意味着你突然注目于有什么事情在你身上发生。当惧怕使你瘫痪了,或当你被惧怕抓着,你会专注于将会有什么事情临到,而且你做任何事情都想到这一点。
  例如,我不怕昆虫,至少我不会因看见昆虫而毛骨悚然。如果我看见一只蜘蛛,或看见一只蟑螂,或类似的东西四处爬行,我会说:”哦,牠在那里。“我不喜欢牠。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自己无法坐在一间有蟑螂爬来爬去的房间看书。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害怕蟑螂。蟑螂令他们毛骨悚然。蟑螂把他们吓怕了。蟑螂使他们感到困扰,这意味着他们注意着那只蟑螂,以致不能做任何事情。他们不能忘记那只蟑螂。那只蟑螂主导了他们所做的一切。
  他们无法起来去喝一杯咖啡,也无法阅读。他们必须处理那只蟑螂。为什么?这就是恐惧的作用。恐惧把你占据了。恐惧用一样东西占据你的心思,因此,你做任何事情都想到这东西。但圣经谈到一种与此不同的恐惧。箴言28:14说:”常存敬畏的,便为有福。“什么?
  ”常存敬畏的,便为有福。“诗篇130:4说:”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一点多么有趣。当圣经提到神的时候,它称恐惧为敬畏。这是一种正面的恐惧,不是消极的恐惧。你知道原因吗?你说:”为什么用这个词?“这是在神面前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
  这是在伟大的神面前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你说:”那么,为什么称之为敬畏呢?“你看见两者有什么共同点吗?正面的恐惧不会带来折腾。在消极的恐惧里,你完全专注于自己。在正面的恐惧里,你不再只想着自己,你可以得到释放。在消极的恐惧里,你瘫痪了;但正面的恐惧使你获得力量。
  以下是两者的共同点。敬畏神意味着全然以神为中心。你做任何事情都以神为本。不管你做什么,你都会说:”这可以怎样让神参与呢?这将如何影响我与神的关系?这与神有什么关连?“因为你看到神是何等重要和伟大,现在你完全以神为中心。你做任何事都想到神的荣耀、神的伟大、神的慈爱、神的大能。你明白吗?
  神说这是罪的本质。这是一切事情的本质。换句话说,神是何等有智慧。神说罪不仅是违反律法。你说:”罪违反了律法。“说谎、自私、残暴是罪。神说:”但你为什么这样做呢?
  你为什么不顺服呢?你为什么那样残忍呢?你为什么撒谎呢?为什么?“每当你以某种形式犯罪的时候,那一刻,你对一些东西的敬畏之情,比你对神还要多。你发现有些东西比神更精彩,比神更有动力,比神更令人着迷,比神更令人敬畏。你明白吗?这就是你犯罪的原因。你明白吗?让我把这一点应用于几个不同方面。
  首先,你是否看见在神没有中间路线?神说:”罪的本质是不以我为你生命的中心,也不以我为你思想的中心。换句话说,你不能偶然拥有神。你不能以神作为补充的维生素。“6多年前,一位女士在一个基督教大会中作教导,我永不忘记她所说的话。她说:”地球与太阳相距九千三百万英里,如果这距离只是一张纸的厚度,那么地球与最接近的恒星的距离就是一迭七十英尺高的纸的厚度。你知道吗?银河系的直径就是一迭三百一十英里高的纸的厚度。你知道吗?
  你是否知道我们所知道的星系有亿亿万万个?你知不知道,如果有一位创造主,这位创造主用祂满有权能的话语托住宇宙万有?如果这位创造主确实存在,你怎么可能请这样的一位神偶然进入你的生命中,并且在你召唤祂的时候来作你的助理,帮助你脱离危险?“难道你不明白为什么罪就是否认吗?罪的本质是否认,因为它与现实脱节。如果有一位神,你必须完全、彻底和无条件地奉献给祂,不然,你怎能以其他任何方式去跟祂建立关系?因此,保罗在罗马书12:1说:”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罪是非理性的。如果神存在,祂必须占据中心位置。祂必须是那一位使你无论做什么都要以祂为本的神。你所做的一切,都必须以祂为本。你生活中的每个范畴都以神为本。你甚至没有想到”神对此会怎么说?神对此会说什么?“从来没有。你明白吗?敬畏。你的问题是什么?你的生命如此邪恶和苦毒,因为你没有敬畏的心。
  让我给你另一个应用方式。圣经说,不以神为中心,不仅是造成我们个人所有问题的原因,也是我们的心智出现问题的原因。我必须对住在大城市的朋友说一些关于这一点的事情。也许有些朋友是学生、老师、学者或辅导员。神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以下这句话很有趣。”难道你不知道,当你离弃我,你是何等邪恶和苦毒?“如果你在神面前没有敬畏的心,那不只是践踏神的荣耀,也是践踏你自己的荣耀。如果你不明白神,你也不会明白自己。
  美国古生物学家、演化生物学家和科学史学家斯蒂芬?古尔德(Stephen Gould)在哈佛大学任教。他不相信神。所以,他说了一堆任何不相信神的人都说的话。他说:”我们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我们活在这个世界,因为有一群奇怪的鱼拥有特殊的身体结构,可以演变成双腿。我们可能会渴望一个更高层次的答案,但它并不存在。我们不能把大自然的事实解读为人生的意义。“以下是古尔德所说的话。把神从生命中除掉。如果没有对神的敬畏,你对自己也没有敬畏之情。如果神没有荣耀,你也没有荣耀。你是一头毫无意义的动物。没有更高层次的答案。你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吗?只剩下一条毫无意义的生命。你知道原因吗?因为你所剩下的就只有自己的感觉和行事为人的方式,以及你必须成为怎样的人,两者之间巨大的差异。你一定是一头毫无意义的动物。
  当你堕入爱河,与情人亲吻的时候,你总不会说:”这只是神经化学反应。根本没有爱这一回事。我只是一头动物。我的脑袋是这样运作的。“可是,除非有一位神,否则没有爱。如果你没有对神存着敬畏的心,这对你来说是恶事、苦事。如果在你的思想里没有对神存着敬畏的心,你在爱情的观念里就没有惊叹或敬畏。”爱毫无价值,只是神经化学反应而已。“7你相信有些事情真是错的吗?你见过这些事情吗?你听过这些事情吗?你曾否看到一些事情便说”这真是错的“吗?没有神就没有对错之分。”这只是一个社会理念。这不过是文化而已。“不。你明白吗?没有什么事情是重要的。除非神是奇妙的,否则没有什么事情是奇妙的。圣经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如果你没有敬畏神,你不会对任何事物有敬畏之情。你不会对自己存着敬畏之心。“人们说:”罪的教义是悲观的。“你在开玩笑吧?如果你没有罪的教义,你就绝望了。你没有别的。神说:”难道你没有意识到离弃我,不存敬畏我的心,乃为恶事,为苦事吗?“你的生命出现问题,因为你不以神为你生命的中心。我们的心智出现问题,因为我们的思想不是以神为中心。
  最后,亲爱的朋友、弟兄姊妹,我希望你们能想想这一点。你缺乏自制力,因为你不是以神为中心。你说:”怎会这样?“嗯,这是相当简单的。你是否感到忧虑?你是否感到自怜?
  你是否感到罪疚?每当你有什么苦恼,只要这样看看。当你忧虑的时候,你惧怕其他事物的力量多于敬畏神的大能。
  当你感到罪疚的时候,你惧怕罪的力量多于敬畏神恩典的伟大和能力。当你自怜的时候,你因失去一些重大的好处而惧怕,而没有因神的怜悯而生敬畏之心。当你确信自己生命中的一切都出错,那一刻你敬畏自己的智慧,多于对神的智慧所存的敬畏。你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吗?
  因此,诗人在诗篇19:9说:”耶和华的道理洁净。“没有别的东西能把你洁净。当你坐下来学习圣经,你不只是为了得到一些知识。当你来到教会,我希望你不只是为了获得智慧。你需要仰望神,敬畏神。你需要实在地说:”啊,圣灵,求祢打开我的眼睛,让我看到神何等令人敬畏。“当你看到神比你生命中任何重要的事更可畏,你的苦恼便消失了。当你看到神的恩典比你生命中任何的罪更可畏,你的罪疚便消失了。当你看到神的怜悯比你生命中失去的任何重要的事更可畏,你的自怜便消失了。当你看到神的智慧比你任何的智慧,以及你人生中要办的事更可畏,你的怒气也都消失了。
  你需要看见神,这比其他事情都重要。你说:”啊,圣灵,求祢彰显祂。愿人认识祂的荣耀。“你需要拼搏,直至看到神,直至你感觉到神的同在。这是可能的。圣经说,你可以到神那里去。你需要这样,无论你今天的问题是什么,无论你这个星期的问题是什么,无论你有什么问题,都因着对耶和华的敬畏而得到洁净。无论你是何等败坏,你都可以得到洁净。
  如果你到神面前,说:”我曾是邪恶和苦毒的,我曾经否认你,拒绝你在我里面的中心地位。“你知道神会说什么?祂会说:”当然,我要得着你。当然,我要得着你。“如果你没有这样说,如果你反倒说出这样的话:”好吧,我这么恶毒,这么邪恶,这么糟糕……为什么神还要我?“有一件事你还未够敬畏的,就是对于神的恩典。
  在整段经文里,直到第6节,神一遍又一遍地说:”他们也不说:那领我们从埃及地上来……的耶和华在哪里呢?“你知道神在说什么?祂说:”想一想我,你知道你为什么不顺服我吗?你知道你为什么不以我为中心吗?因为你没有信靠我的爱,你没有信靠我的恩典。“8神说:”回想出埃及的事迹。想一想,事实上,我不是在埃及赐下律法,然后对你们说:
  ‘如果你们听从我,我会带领你们离开埃及。’首先,我领你们出埃及,然后才赐给你们律法。我是满有恩典的神,为什么你还害怕以我为中心呢?“神说:”我知道原因。因为你觉得会失去自由和快乐。你不再自由自在,你不再可以自己去选择。“如果我顺服,以神为中心,我会在某方面受到限制。神说:”为什么你不说:‘那位领我们出来、满有恩典的神在哪里?那位施恩的神在哪里?’“因此,我在这里告诉你,除非你全然而不是一点点的对祂的恩典存着敬畏的心,否则你不能说:”我该停止犯罪,不然神就会惩罚我。“你应该说;”我该停止犯罪,因为是那位满有恩典的神带领我出去的,是祂养育我的。“所以,如果你到神面前,说:”我的人生是邪恶和苦毒的,因为我一直否认自己是个罪人,我一直这样生活,尤其是拒绝以祢为中心,否认祢的伟大。“神会说什么?
  神会说:”是我养育你。我是一位满有恩典的神。当然,我会带你回去。我差派我的儿子来活出你本该活出的生命,并承受你本该受的死刑。我就是这样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养育他们。我就是这样在还未颁布律法之先,只因着恩典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我养育你,把你的罪除去,因为基督成全了律法。由此可知可见,如果你不敬畏我的恩典和怜悯,你是在邪恶和苦毒之中。“这是解决你个人问题的方法,也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神说:”这就是你的真正问题,这并不是经济问题。这是罪。而且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消息。“我们一同祷告。
  亲爱的天父,感谢祢让我们知道那千百年来你早已向人显明却不断遭人拒绝的道理。人们不断否认这道理。天父啊,我们知道必须越过我们自己对事实的否认所带来的杀伤力,才看见你的伟大和真实。
  天父,求祢向我们显明祢的爱和恩典,使我们信靠祢,让祢居首位。天父,求祢指示我们如何能够借着寻求敬畏你,看到你的可畏,去解决我们的问题。求祢借着圣灵帮助我们将这些真理应用在我们的生活中。奉主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