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记下查经21-好牧人


  第21讲:犹大的末日(王下 23:31-25:30)
  主前 609 年,埃及王法老尼哥沿巴勒斯坦北上,帮助亚述攻打巴比伦。约西亚因为政治原因,决定阻止埃及王法老尼哥前进,结果在米吉多受到致命的重伤。他的臣仆将他运回耶路撒冷安葬。
  约西亚王一死,犹大就露出了本相。以约西亚的儿子约哈斯继位,带领全民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他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王下 23:32),各样的恶事都从隐藏变成公开(见结 8 章)惹动神的怒气。
  约哈斯只作王三个月,就给埃及王法老尼哥废去了。王下 23:34 说:“法老尼哥立约西亚的儿子以利亚敬接续他父亲约西亚作王,给他改名叫约雅敬,却将约哈斯带到埃及,他就死在那里。”犹大的政权落在埃及人的控制中,犹大王只不过是埃及法老的傀儡工具。然而这个约雅敬也是一样的可憎,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 (23:37)他对埃及法老比对耶和华更忠心,每年都向埃及纳贡,又向人民苛取金银,所以受到耶利米的特别指控。(耶 22:13-17)但他却决意违抗先知的提醒。现在犹大已经陷进全面的混乱中。离弃神的道,结果必然是落在混乱里。约哈斯与约雅敬作王都是出于人,所以没有被神记念,因此在马太福音的基督家谱中,神剔除了他们的名字。
  埃及在犹大的控制权只维持了四年,因为在主前605 年,埃及人在迦基米施一役中败给了巴比伦。
  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势力越来越大,将犹大也纳入了控制的范围。
  这个时候约雅敬将先知乌利亚杀死(耶 26:23),又焚烧耶利米所写的,关于神对犹大和以色列所说话语的记录(耶 36:23)。他想捉拿耶利米和他的书记巴录,但是耶和华将他们藏了起来。约雅敬第三年,尼布甲尼撒上来攻击耶路撒冷,将一些人掳到巴比伦,当中就包括不少优秀青年,包括但以理和他三个朋友。不但如此,尼布甲尼撒也拿走了圣殿的一些器具(代下 36:7;但 1:1-2)。
  他本来还要用铜炼锁起约雅敬掳他到巴比伦去的,只是在这个时候,尼布甲尼撒听到消息,知道他父亲尼波普拉撒在八月十五日死了,可能引起王位争夺,才放了约雅敬,迫他立誓效忠作傀儡王,然后取捷径从阿拉伯的沙漠回巴比伦。
  约雅敬死后,他的儿子约雅斤(又名耶哥尼雅或哥尼雅)接续他作王。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只三个月就被掳到巴比伦去了。王下 24:9 给的原因是:
  “约雅斤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父亲一切所行的。”这次尼布甲尼撒上来围攻耶路撒冷,掳走第二批人。以西结也在这个时候被掳到巴比伦去了。另外也包括王家的人、七千名士兵和一切工匠,只有国中极贫穷的人才留在当地。
  尼布甲尼撒将圣殿王宫的宝物都拿走了。24:14 说这次被掳的共一万人,而耶利米书说只有四千六百人,那是因为列王纪下的数字可能包括了这次以外被掳的人。
  约雅斤被掳以后,巴比伦王立约雅斤的叔叔玛探雅代替他作王,给玛探雅改名为西底家。(24:17)经过之前的被掳,犹大该学到功课才是,但是24:19-20 记述: “西底家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是照约雅敬一切所行的。因此耶和华的怒气在耶路撒冷和犹大发作,以致将人民从自己面前赶出。”
  神把犹大交在巴比伦王的手里,这事发生在北方的以色列给亚述灭亡后的一百二十年。是犹大也好,是以色列也好,他们的遭遇都在说明同一件事,就是:神不偏待人。神的百姓是称为神名下的人,但神并不因此而偏待他们。他们生活合神心意,神赐他们得享应许中的祝福;他们作恶又拜偶像,神也一样给他们惩治。他们与外邦人的区别,只是神在祂的计划中作工的先后次序,而不是他们比外邦人超越。因为以色列人与外邦人都同样是亚当的后裔。顺服神的权柄是很重要的。
  谁在这事上学习得好,谁就多蒙记念;谁要在这功课上学不好,他在神荣耀的计划中就给留在后面。各人的遭遇与结局,完全是根据各人对神的权柄所采取的态度。
  在西底家作王的日子,神一再藉先知耶利米向犹大说话,指出神要把他们交在巴比伦人的手中是免不了的事。因为他们在神面前大行背逆。然而西底家和犹大领袖却不能中之前的被掳中吸取教训。耶利米绝不是背弃自己民族的人,他只是看重神作工的手,并且他也重视神的公义和圣洁。
  他给百姓指出的不是投降外族的路,而是要百姓认明神的权柄,并等待真正的复兴。他明明的指出巴比伦终必衰亡,而犹大必重新给建立为神的见证。
  西底家并不甘于被控制。他虽与尼布甲尼撒立约,38答应做他的附庸,但后来他违约,寻求埃及的帮助,背叛巴比伦王。结果尼布甲尼撒围城十八个月,令城中出现大饥荒。西底家和他的兵丁尝试黑夜突围,逃往靠近死海的旷野,但迦勒底人将王捉住,带到利比拉(亚兰的哈马地),尼布甲尼撒那里。尼布甲尼撒在西底眼前杀了他的众子,又吩咐人剜了他的眼睛,用铜錬锁着他带到巴比伦。这就应验了耶利米和以西结的预言:──耶利米曾预言西底家面对面见巴比伦王(耶 32:4,34:3)这在利比拉应验了;以西结则预言西底家被带到巴比伦,而且死在那里,却看不见那地(结12:13)。在去巴比伦之前,西底家的双眼被剜去。
  最后西底家也死在巴比伦。
  主前 586 年,耶路撒冷终于在巴比伦护卫长尼布撒拉但手下被毁。他焚烧圣殿、王宫,并耶路撒冷的伟大建筑。他还拆毁耶路撒冷的城墙,将城中所有人都掳去,只留下那些最贫穷的人。
  (25:9-12)之后耶路撒冷城只留下一片荒凉的景象,留待百多年后的尼希米来重建。按人来看,这是巴比伦人的报复,然而事实上,这是神给祂子民一次很重的管教和鞭打。神这样放弃犹大,也就在人间暂时放弃了祂的荣耀。25:13-15 说: “耶和华殿的铜柱,并耶和华殿的盆座和铜海,迦勒底人都打碎了,将那铜运到巴比伦去了,又带去锅、铲子、蜡剪、调羹,并所用的一切铜器,火鼎、碗,无论金的银的,护卫长也都带去了。”在所罗门建造圣殿的时候,这些铜柱、铜海,铜盘和各样的金银器皿,都作为神至高荣耀和尊严的表征。现在神都把它们放弃了。神以圣殿的遭遇来说明犹大的覆亡。也就是说,犹大作为神见证的事已结束了。
  圣殿是在百姓中荣耀同在的记号。贯串着列王的历史,圣殿的光景标志着百姓在神面前蒙记念的程度。圣殿的光景正常,神的百姓就活在神的丰富里,圣殿的光景出了问题,百姓就活在各样的困苦中。圣殿存在一天,百姓还有蒙记念的机会,圣殿被毁,百姓作神见证的地位也就结束了。圣殿的功用是为敬拜、事奉、见证神,叫神的荣耀丰富彰显。这功用若是失去,圣殿就是徒然存在,终至给神放弃。当日圣殿是这样,今天教会的光景也是这样。教会由一群属神的子民组成,我们活着也是要分别为圣,见证荣耀事奉神。我们若是偏行己路,生活行为和不信的人没分别,让教会沦为一般社团,失去光与盐的作用,那么当日神怎样不爱惜圣殿,今日也会一样不爱惜祂名下的教会。
  巴比伦的军队在耶路撒冷杀了好些人,包括大祭司、军官和政客。神的手严严的对付了宗教上的混乱和军政界的跋扈。对于在犹大剩下的人,巴比伦王也作了安排,指派基大利作他们的省长。
  四个军长听到这消息就来到米斯巴基大利,也许想怂恿百姓逃去埃及。基大利劝他们顺服巴比伦,之后,属于宗室后裔的以实玛利前来击杀了基大利和他的属员,于是百姓在没有政府之下逃到了埃及。
  神把犹大交给迦勒底人,让他们被掳到巴比伦去,只是要管教他们。神并不是要永远放弃他们。在犹大被掳前,先知西番雅在约西亚年间已经指明了犹大经过被掳后,要再复兴。耶利米更明确地说,被掳的时期是 70 年。犹大定要归回故土,恢复在被掳时所失去的。神的话必不落空,所以百姓虽是被掳,但神在百姓的被掳中仍然多方给他们记念与看顾。但以理书和以斯帖记中所记的历史就是明显的例子。神虽把百姓交给人,但神却不允许人越过祂的界线去苦待祂的百姓。预定被掳的日期过了一半,神就在百姓中显出祂的记念。
  列王纪下的结束是一个令人鼓舞的记录。列王纪下的结段和耶利米书的结段是一样的:约雅斤被掳 37 年后,获得巴比伦王给予尊贵的待遇。这给人一个盼望,被掳的艰苦将要解除,并最终要完全结束。
  列王纪上以大卫的死亡开始,列王纪下以犹大的灭亡结束。以色列人在摩西手下失败,在土师手下失败,在列王的手下也失败。他们拒绝听从神的话语,不让先知的眼泪感动他们。他们硬着心,要神差亚述人和巴比伦人教训他们,象征了罪的工价乃是死。然而被掳也达成了管教的作用,就是使得神子民拜偶像的心得到洁净。列王的历史给我们这些跟随主的人指出一条明确的道路:就是只有行神眼中看为正的事,才是唯一的正途。
  但愿我们永远以神为生命中的首位,不要让任何偶像引诱我们偏离主的道。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