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翅飞扬的人生07-庄祖鲲


  基督徒都有一种信念:就是坚信耶稣基督是唯一的救主!除他以外,别无拯救!这话让其他宗教的信徒们都难以接受:为什么只有你们基督教所相信的耶稣是唯一的真神,我们所信的神就不是唯一的真神呢?只有耶稣能救你们,为什么我们的神不能救我们呢?
  基督教有很明显的一种好像排他性,除了这个,没有别的。现代人不喜欢这种排他性的、绝对性的说法,很喜欢相对性的。这种排他性是基督教不太讨人喜欢的原因之一。那是不是相对的才是对的呢?其实是这样的,真理有好几种,有的真理就是排他性的,像数学,就是一加一等于二,只有等于二,这是绝对的,其他的都错,这就是真理的特质。因此,就信仰来讲,就是这个真理,就是只有一位真神,别的都不是神。你说我不喜欢这种论调,没有办法,你必须承认,有一种真理就是绝对的。天下也有很多真理就是绝对的。物理定律都是绝对的。你说不喜欢绝对的,就喜欢相对的。可以啊,你把数学相对话,物理相对话,那飞弹就不要上去了。它就是绝对的!所以,你不能因为它是排他性的,你就不能接受它。人世间有很多真理,而且,往往更高的真理都是绝对的。相对性的就是一种次要性的真理。哪个人漂不漂亮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但是,真正的真理往往是排他性的。
  为什么释迦摩尼不能拯救,只有耶稣能够拯救?
  谁说过释迦摩尼救你呢?如果你懂佛教,就不会这么说。换句话说,赞同殊途同归的人,往往都是各个宗教的门外汉,不然你去问一个佛教的大和尚,你就说:信佛也可以,信基督也可以了?那他肯定不会让他佛教的子弟去信基督教,不会的,他不会告诉你殊途同归。你去问清真寺的阿訇,你说:可不可以信佛,拜观音?他马上痛骂你一顿,绝对不会殊途同归的。殊途同归的人士都是不属于任何宗教的门外汉。你到每个宗教的核心去就会发现,每个宗教彼此之间是不那么容易像你想象的那样:哦,都可以,都可以。不是都可以的。
  每个宗教你要从本质来看,就发现殊途不同归。殊途同归,归向何处?都是真理,还是归向得救?有的宗教从来不告诉你得救的。佛教不得救的,佛教只是谈到你可以涅盘,跳出轮回,如此而已,你没有得救,没有人救你。佛教不相信谁救谁,连释迦摩尼也不救你,你自作自受,谁也救不了你,佛祖也不能救你,佛祖只是帮你开悟,他不救你。所以你要说,我信佛教也可以得拯救,你是不懂佛教,佛教根本没有“得救”这个观念。你想要从佛教中得拯救,是因为你不是真正学佛的,你学了佛就不会说这句话了。
  那说伊斯兰教可以得救啊。你去问一个穆斯林,要问真正虔诚的,你去问他说,你这么虔诚,每天祷告五次,什么功德都做了,你保证上天堂?我才在前一个礼拜到马来西亚吉隆坡最大的清真寺去了,里面的服务人员拼命地给我介绍伊斯兰教,后来有一个他们里面的老师,我就问他这个问题,我说:“你很虔诚,也做了所有的事情,你现在是清真寺里面的宗教人员,我只想知道你有把握你死后上天堂吗?”他说:“你知道,如果要做人主做的,谁都不能上天堂,谁都不够格,但我只是相信阿拉很慈悲,他的爱够大的,我们做得不够,但是,他应该可以把我们救上去的。”他也只是说“应该”、“可以”、“把”,他没有说“我当然可以上天堂”,他没有得救的确据。
  所以,你说每个宗教都可以让你得救,你到底研究过所有宗教没有?如果你要问,为什么基督徒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所有的宗教里头,并没有告诉你怎么样方法可以得救。有的宗教是没有得救概念,像佛教根本就没有,也没有什么得救的路。唯独基督教,唯独基督徒可以说:“我因着信,蒙神的恩典,所以,我有得救的确据和把握。”“除他以外,别无拯救”这个结论是这样来的。
  所以,你要说殊途同归的话,是有点一厢情愿的,往往是因为我们不懂每一个宗教里面的基本核心、教义思想的基本内容,这才会从旁观者的角度,好像和事佬一样,希望大家不吵架,能够殊途同归。可殊途同归,从来不是每个宗教的核心信念。所以,佛教的和尚不会同意的,清真寺的阿訇不会同意的,基督教的牧师也不同意的。剩下会同意的就是什么教都不信的人。什么教都不信,他会说:“哎呀,别吵了,都一样。”其实,不见得像你想象的那样。
  所谓的得救不得救这个概念本身是基督教很独特的一个概念,这其中就牵扯到赎罪祭的问题。基督教比较独特的,也是跟伊斯兰教的不同在于我们承认人有罪,人的罪不可能让人用任何善行来取代它、抵消它、抹煞它。从这点看,就是为什么伊斯兰教徒认为的人不可能靠人的任何行为确定他的得救。基督教徒所以确定说我们可以得救,是因为耶稣成了我们的赎罪祭,他替我们付出这个代价,这叫“代赎”。替代、赎罪,这个概念是基督教一个独特的概念。这来自于《旧约圣经》,以前用动物赎罪的,牛羊、羔羊做赎罪祭,现在是耶稣基督道成肉身,这位神成为人的样子,替我们做赎罪祭,才能一了百了地把罪赎净,而且替所有的人类赎罪。因着这样的缘故,我们才有把握说我们罪的问题解决了,我可以坦然无惧地站在神的面前,否则,在公义的神面前,没有一个人可以觉得说我没事,但耶稣成为赎罪祭我们才能够站在神的面前。这个赎罪的概念是基督教独特的。
  伊斯兰教相信有一位阿拉神,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创造天地,他也是公义的,可伊斯兰教没有赎罪概念。既然没有赎罪的概念,人的罪永远不会清掉的,他们的想法是阿拉慈悲,不计较我的罪,但他选择性地对谁说:上来。他选谁,不知道。没有人有把握说我一定选上的,就是他没有得救的确据。再好也不能说:“我这么好,怎么没有选我?”没有人敢对阿拉这样说。他只能说,阿拉慈悲,他的爱够大,或许我能够被选上,或许我可以上天堂。都是“或许的”,因为没有赎罪祭。基督徒胆敢说,我知道我会上天堂,不是你多好,而是因为我的罪孽已经有人付代价。唯有我们基督徒说我有把握,不是你行得好不好。所以,有赎罪祭跟没赎罪祭的概念,就决定了最后的结局——我是否能够得救。
  当然,一个基督徒说“我有得救的确据”的时候,通常一个基督徒也不会因此放纵自己说,反正我得救了,地上做好、做坏无所谓,不会的。你真正如果得救了,感恩图报的时候,不会胡作非为的,你不敢这么做。而且你里面会有圣灵,圣灵会警告你、提醒你、劝诫你。一个人如果说信了主还在胡作非为,他里面就没圣灵,没圣灵就没得救。得救的基督徒不会胡作非为,而且一直在罪恶之中,还不想出来的。我不否认有基督徒跌倒,有软弱,基督徒也有人有婚外情,但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他如果一旦发生这种跌倒软弱的事情,他会去认罪,去悔改,会懊悔,然后求神赦免,求神帮助他出来,他不会就在罪恶里面,就赖在那里不想出来,然后还说“没关系,反正我得救了”。一个会在犯罪中仍然说反正我得救了,这样的人根本就没得救,他里面没圣灵,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所以,基督徒犯罪、软弱、跌倒,可能是难免的,差别就在于犯罪之后他的反应。他可以放纵自己,觉得反正有得救的把握,胆敢继续犯罪,在罪恶里不出来的,证明他里面没圣灵,没圣灵的人是根本没得救的人。这就是另外一个不同。
  但是因为有赎罪祭,这个观念是基督徒比较独特的信念,而且是我们的经历中,因为我罪得赦免,反而使我们能够去面对我们生活中一切的难处,包括受罪恶的捆绑,怎样去胜过。所以,我们说展翅飞扬,包括超越这种罪的控制。所以真正的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是随心所欲的那种放纵的自由。
  我们真正的自由是为所当为,而不是为所欲为。为所当为,就是你的良心会告诉你该做什么,而且你能够很自然地、不费力气地遵行良心的提醒,做所有该做的事。这是真自由。
  放纵的自由,就是说我有喝酒的自由,我有吸烟的自由。哪叫自由?那叫酒瘾,烟瘾。有瘾的东西都是有问题的。毒瘾,吸毒的人不能说我有吸毒的自由,吸毒算什么自由,你能不吸毒吗?上了瘾,你就没办法不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酒瘾的人碰到酒就没有办法,非喝酒,而且喝到烂醉不可。打麻将赌瘾,瘾都是坏的。那你说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想打麻将,就打麻将,那你能不打吗?你没有自由,非打不可,不自由。
  真正的自由,是为所当为的自由,是在耶稣基督里的那种自由,就是律法刻在你的心里,让你按着神的心意而活。你要爱人,坦然无惧地、很自然地,甚至爱你的仇敌,这是真自由。否则,你知道你该做什么,可是你做不出来。基督徒所期望的是过一种在基督里的自由的生命,可以很自然地活出神所教导的各种属灵美德的生活,这是真自由。如果说得救,现在就得救。得救不一定是将来进天堂的得救,是在今天我就得救了,今天我可以真正地得自由,展翅飞扬的人生,是可以挣脱罪恶捆绑的自由,是今天应该有的,而不是将来到天堂而已,是今天我可以经历到。我可以很自由的、没有受罪恶捆绑的那种生活,那是今天的真自由,是今天的得救。
  耶稣是唯一的真神
  当我们向人介绍我们的耶稣是唯一的救主的时候,耶稣是唯一的真神,有许多人可能就会说,耶稣是一个凡人,不是神,怎么说?
  第一,说耶稣是个凡人,至少可以肯定耶稣是一个历史人物,这点的确是。耶稣不是小说的人物,耶稣是历史中活生生的人物,不但《圣经》中记载了,在《圣经》以外的历史书也明确地记载了耶稣的一些事情,虽然不是巨细无遗的。除了历史人物以外,他的生平事迹当中,包括他说过很多的话,另外耶稣怎么死的,怎么死在十字架上,是谁把他钉死的,在历史上都有。
  最有名的是一个犹太的历史学家约瑟夫写的《犹太战争史》,他的书上就提到过耶稣其人,“他是犹太的先知”,他这样说,“他行过许多神迹奇事,他曾经医病赶鬼,最后死在十字架上,是被当时罗马巡抚彼拉多钉死的。”这都是《圣经》上的记载,是吻合的。所以,作为一个非基督徒(他是一个犹太教徒),你知道后来犹太教跟基督教是敌对的,所以他没有理由捏造事实,没有理由替基督教说任何好话,他最后也提到耶稣后来坟墓里的尸体不见了。为什么不见了?他只这样说了一句话:“他的门徒说耶稣复活了。”这句话很有意思,我还可以更肯定地说,耶稣不见了,因为耶稣复活了。如果这样,约瑟夫变成基督徒了,他应该信耶稣了,他没有,他是犹太教徒,基督教的敌对者,他还能怎么说,他说“他的门徒说他复活了”。这句话说得很中肯。是“他门徒说的”,我可没说我信啊,但至少有这种说法是存在的。
  剩下的就我们自己来推敲了,他死了,尸体不见了,如果不是复活了,你想,还有什么别的办法?他们把他偷了藏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门徒被抓起来要殉道的时候,他为一个谎言去殉道?他明明知道耶稣死了,尸骨被他们藏起来了,耶稣死了,没有复活,他们如果为殉道而死,为一个谎言殉道,一个死、两个死、死了一堆,十二个门徒几乎全死了,都是为这个殉道了,到后面成百上千的人都殉道了,都为一个谎言?这是耶稣当代的人啊!自己都知道是谎言,还会为他死吗?不可能吧!
  那你说犹太人把他藏起来了,干嘛啊?后来基督教起来跟犹太教对抗的时候,他可以把耶稣尸体抬出来说:“你说复活了,你看,尸体在这里,哪有复活啊?”那不是基督教立刻就瓦解了,他干嘛又把他藏起来,又不把他拿出来做铁证如山的证据呢?
  再来,罗马人把他藏起来,干嘛啊?他认为基督徒是做叛乱的,藏起来,证据拿出来就统统解决了,这跟犹太教徒一样。
  你再想,还有什么理由来证明:耶稣死了,尸体不见了。你说他自己跑掉了?钉十字架,你知道那个刑法怎么死的?都是流血过多而死的,心脏麻痹而死的,种种的原因。然后把他放在坟墓里,坟墓外面是石头,石头是两三吨重,从外面两三个人才能够推开一个沟槽,从里面又没有沟槽,你得用你的手掌跟这个石头的摩擦力,要把这个两三吨重的石头滚动,何况他被钉十字架上十几个小时,失血过多,人都昏昏迷迷了,一个人可以把石头推动?稍微想想就知道,不可能!
  因此,耶稣复活这件事情成为初期基督教宣布“他是神不是人”的非常重要的一个证据。他如果是历史的人物,他还不是神,问题是他所行的所有的事情,让人证明,他如果不是神,他就做不出这些事情来。他不是普通的人,他是真有其人,没错!可是,他显然有一些东西非比寻常,他不是凡人!因此,《圣经》中的记载,他的门徒所写的 “道成肉身的圣子耶稣基督”的这概念。
  从各个方面来看,这个结论其实是很清楚的。耶稣自己其实不愿意过早暴露他是基督,是弥赛亚,救主。所以,他每次行了神迹,人家看出来他是基督的时候,他就要门徒说,不要告诉别人弥赛亚的秘密。因为在当时的犹太人当中,对弥赛亚有一定的期望,期望弥赛亚来了,这弥赛亚有神的大能,就帮助犹太人可以复国,打败罗马人,所以他们期待一个复国的、民族英雄的弥赛亚。耶稣不是那个弥赛亚,他不是要建立谁的国,他是要建立天国;他不是拯救犹太人脱离罗马人的统治,他是帮助基督徒脱离罪的辖制。期望不同,所以他不希望过早的暴露,一直到他钉十字架为人类的罪恶而死的时候,他复活了,告诉门徒说,现在可以去说了,耶稣是基督,他是弥赛亚,但是不是犹太人所想要的那种政治性的弥赛亚,所以,从他的话当中,所有都指向他是神的儿子,他是神。因此我们说,他不是凡人,他就是神!
  三位一体的神
  当然,这里面牵扯到一个非常不容易解释的三位一体的概念,在我写的另外一本书《说禅论道》里面提到一件事,老子《道德经》里面说的一些话似乎提供某种的帮助,让我们去理解圣父跟圣子的概念。他提到说,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无中生有,有中又生万物。这个“无”就是他说的大道,就是这位创造天地的神,他没说“有”是什么。“无”不是没有东西的“无”,无是无形、无声、无色,一种形容词或副词的无。有是相对的,有行、有声、有色。“无”看不见摸不着,“有”是看得见摸得着,实际上是圣子。
  《约翰壹书》中约翰说:“这个耶稣基督是我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他用这样形容。耶稣在《约翰福音》里也自称:“看见了我,就看见了父。”好像看见了“有”,就看见了“无”一样。“无”跟“有”在老子《道德经》里老子也说了:“无跟有,就是一体的两面,不分大小,不分前后次序,不分时间,是异名同源的。”不同的名字,同一个根源,所以,唯有一出而同名。这个帮助我们理解圣父跟圣子的关系。
  圣父是看不见的,《圣经》中很明显的,耶和华对摩西说,你看不到我的面。没有人可以看到神。“唯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把他表明出来”,《约翰福音》第一章十八节:“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看到有,看不到无。因此,无与有,看得见、看不见,摸得到、摸不着的,可以描绘跟不能描绘的,但是两个是同本质的。因此,从这个概念,同时从希伯来语的概念,也是一样,“子”是一个抽象概念的具体化的东西,所以《圣经》常出现“黑暗之子”、“光明之子”,黑暗之子是坏人,黑暗是一种抽象概念,人就活生生看得见摸得着,整个就具体话了。
  因此,看不见摸不着的神的具体的表现就是神子。《圣经》描绘说他是那看不见的神的真像,看的见的像。所以这个概念来讲,若是有圣父,必须有圣子,否则,有限的人跟无限的神之间没有一个界面可以去认识。看不见摸不着怎么去认识?不认识又不行,怎么认识?只有透过圣子。所以,《约翰福音》里耶稣说:“看见我,就看见父;认识我,就认识父;拥有了我,就拥有了父。”这个概念是这个意思。所以,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是我们整个信仰的一个核心很独特的地方。
  耶稣借着从死里复活来证明他是神的儿子,正如《圣经》所说的:“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以大能证明他是神的儿子。”
  明天谈为什么唯有《圣经》是神的启示。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