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翅飞扬的人生02-庄祖鲲


  庄牧师今天继续与我们谈论与人性有关的话题。
  有些还没信主的福音朋友往往有个误解,就是认为基督教跟传统文化是格格不入的,原因之一是:基督教说人有原罪。我们中国人都说,我们古圣贤人都教导我们说,人之初,性本善。这样,人本善跟人有原罪那不是南辕北辙?其实这个问题是似是而非的。
  真正说人性本善是儒家的孟子,反而孔老夫子是不谈的。所以孔子的学生曾经说,你要从孔老夫子那里有两件事是根本听不到的,就是他不谈天也不谈人性。唯独天与性不可得而闻也。所以他从来不讲天神的事情,他说,天何言哉?天不讲话。“未知生,焉知死”。这是孔子对天的慨念。
  他也不谈人性的,人性本善是孟子说的,孔子从来没说过。孟子不是孔子的学生,因为他们之间相隔近百年。孟子说人性本善,是指人有羞恶之心、是非之心等,这些东西都叫良心。良心有天生的功能。还有恻隐之心,就是看别人受苦的时候自己心里也会很难过的,从而看出人的性本是善的。
  但孟子死后,儒家出了一个荀子。荀子在儒家排行老三,你可以到山东曲阜孔庙去看就知道,正当中是孔子,左边是荀子,右边是孟子。孟子跟荀子是孔子的左右护法。可是荀子跟孟子正好是唱反调的,荀子说人性本恶,所以人性本恶是儒家的观念。荀子说所有人类的善行都是伪善,但当时这“伪”并不是假的意思,是指人为的而不是天生的,是有人逼着他去做的。人从小时候起父母会逼着你做一些事的,比如:见到长辈来就得鞠躬磕头,不鞠躬就要挨敲脑袋,从小学习礼节都是这样的。还有老师会逼着你做一些事情,所以荀子说所有的善行都是人为的,非出于人之天性也。所以人性不本善,相反会为自己的利益着想,怕被揍就鞠躬,有糖吃就去做你要我做的事情。所以说是威迫利诱出来的。天性不会叫你做善的。
  但荀子认为这个伪善很好,因为做出来的结果很好,大家都有礼貌,社会和和平平的,所以他积极提倡伪善。他说,用圣人之礼作为教导的工具。由于荀子用的教育方法是,第一用教育手段,第二用圣贤的标准来做教育的目标,因此荀子被称为全世界第一个教育学家。他教出来的学生很多称为中国历史上的法家,其中包括:韩非子、李斯这些都是当年帮助秦始皇统一天下的。
  1
  法家与儒家不同在于,儒家把圣贤的标准当成教育的最后目标,而法家是把皇帝的意思当成最后的目标,皇帝要你死你就得死,要你活就得活,要你做这个你就得做这个,以皇帝的旨意为最高目标,手段不是透过教育,是严刑峻法。你如果不照着做,不但杀了你,而且你的全家也都被杀。如果你照着做,黄金百两,也就是用奖惩的方法而不用教育手段,这就是法家跟儒家的不同之处。但是基本的假设同一个立场——人性本恶。
  所以后代的许多人都骂荀子说,看你教出什么徒弟来,搞出这些严刑峻法的法家。可是荀子人性本恶这个观念事实上是符合实际的。虽然我们三字经都读人性本善,当你做过父母养过孩子你就知道,孩子人性本善吗?都是本恶。孩子就是要吃糖,就是要耍赖。孩子从出生一个月的时候就那个用哭声来控制父母,我要让你抱你就得过来,不过来抱就哭,父母就会被耍得团团转,可见人性本恶。人性本善是挂着招牌,事实上并不是如此。
  中国历代的政治都是阳儒阴法,挂的招牌是儒家治国实际上都是法家治国。汉朝开始号称“罢黜百家,独尊儒家”,可是你看汉武帝,他一不顺心,司马迁就被宫掉了。改朝换代无论怎么换,中国就是用法家的,那就是人性本恶。
  基督教是属于人性本恶吗?不是的。基督教一方面相信人是照着神形象造的,《罗马书》第二章讲得很清楚,即使没有律法的外邦人(就是非犹太人),他们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因为神把律法刻在他们的心里。他的良心就是他是律法,所以人性本善,孟子说的那一套《圣经》上是肯定的。人里面是有良心的,而且把神的律法刻在你心里。可是基督教又不是性本善论,因为昨天我们就提到过,《罗马书》第七章同样提到,我所知道的善——良心告诉你的善——你偏偏不去做,你所不愿意行的恶,良心告诉你不可以做的,我偏偏就去做。这就提到人的道德困境,知行不合一。良心告诉你跟做出来的是相反的,这知行不合一就是《圣经》中所谓的原罪。“原罪”不是《圣经》用过的名词,而是第五世神学家纪奥古斯丁提出来的一个名词叫“原罪”。
  我们天生就有知行不合一的这种困境,你的良心还存在,功能多多少少受亏损,因为人的良心是不一样的,强盗杀人还说我是凭良心杀的,他们的良心其实已经被狗吃了一大半了。可是,有的圣贤人物的良心真的是非常敏锐,可是即使是圣贤也承认“人非圣贤孰人无过”,意思就是人很难做到良心告诉他该做的。这种道德无力感就是原罪。原罪就是人神隔离,我们跟神隔离的时候就没有能力,就像昨天提到的得了中风病。你的中枢神经和良心还有功能,但手脚并不听你的使唤,这叫做原罪。说明人一出生就是在这种道德无力的状态下,无论年幼或老少的,每一个人都是在同一的一种状态下,也就是知行不合一,这叫做原罪状态。
  这就是基督教所说的,在这种情况下,反而综合了“性善论”跟“性恶论”所看见的一半的事实。基督教的原罪论是把两个这一半合并在一起,它是真正的人性。真正的人性不是天生的外带没良心的,不是,人是有良心的。可是人又不是人人都有良心都是好人,只要你让他在好的环境里面,就会成为一个好人,没这回事。
  因为每一个人固然有良心,但人性的存在他就一定会受到诱惑,一定会往自己的好处去寻找。如果环境让他没得选择的,他一定会选择对自己有利,也可能就是选择去做害人的事。假如环境还好,他也许会做一点善事,可是这种善事经不起考验。例如,现今中国存在着一种情况,你如果路上遇到一个老人家倒在地上,你一定不敢上前去扶助,因为好几次扶助的人反而被告上法庭了,被诬告为撞倒人家或怎样,不仅被罚款还要去坐牢。因此,路上见到这种情况谁也不敢做好事,因为行善可能会吃亏。遇到这种情况良心是觉得应该去帮帮忙,可是又想到万一帮忙后遇到麻烦事我倒霉又怎么办呢。可见,人都会为自己的利益而打算,久而久之,我们的良心就被慢慢淹没了。有良心的功能做出来的反而是背其道而行,所以我们认为今天的社会太冷酷了,这样是事实,但我们仍然不能否定人是有良心的。
  基督教的原罪是把这两个方面合在一起看,而且指出真正的病因是人跟神隔离了,而这种隔离状态是从亚当开始的,所以我们说亚当留下原罪意思就是他不是在我的血液里也不是在我的基因里有个犯罪的基因,而是亚当犯了罪被赶出伊甸园也就是离开神了,从此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在伊甸园外出生的,我们都是在与神隔离的情况下出生的。就像电器没有插上电源一样,失去了一切功能。信主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把电源接通,除去了阻碍,道德的良知变为道德的行为,于是功能慢慢地恢复了。当电源一接通,借着信,我们跟神的关系恢复和好,这是第一步。没有这一步,一切的都是空谈的。
  当我们中国人一谈到罪的问题,许多人都非常的敏感,都认为自己并不是罪人,因为我没有犯法,我有什么罪呢?所以,当基督徒向人(特别是中国人)传福音的时候,常常谈到罪的时候就谈不下去了,有一方面是因为翻译的问题。中文这个“罪”字,原文在秦朝时代的篆字,一个“网”下面一个“非”,非就是匪,土匪的匪,是坏人,抓到了叫做罪人。例如:今天成千上万的人贪污但没抓到,都不算罪人,抓到的才算数。人人都是罪人,我相信肯定很多人跳起来说,第一,我没犯法;第二,就算犯法了,但没被抓到,还没定罪为什么叫罪人呢?这产生了一个误导。
  回到《圣经》中的罪,它是希腊文,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一个特殊用语。当时有个运动比赛项目是射箭,古代的射箭比赛是骑马射箭,靶上只有一个红心。射中就得分,相反就是犯罪,意思是没达到目标。被《圣经》用来的意思就是没达到做人的目标。有时候我们在骂人的时候,气得不知说什么的时候,经常都会骂对方简直“不是人”!我们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来造的,如果不像神,那就是罪人。
  古圣贤都说了人非圣贤孰人无过,圣贤就是神人。孔子也如此说,所以他教学的时候从来不说圣贤如何,而是说君子。他教出来的学生目标是要做到君子不做圣贤,因为圣贤做不到。
  “君子”中文意思就是国君之子,有政治意味的。所以孔子训练的是士大夫,贵族阶级。用当今的话说,儒家就是国家干部训练班,他是教导这些作为官员的人言行举止和道德规范。
  如果从这种角度去了解,我们中国人就不会再误会“罪”的意思,因为人人都是有过失的罪人,无法达到理想目标,这跟抓到或没抓到都没关系。
  因此《圣经》中有一句话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经常行善而不犯罪的人。在我们的言语、行为等都没有一个人是完全的。
  当然,罪的慨念在《圣经》上有两个意思。一个刚才所说的有过失没有达到目标,静态的标准;另一个是当罪当成动词来用的时候,罪是一种力量,称为罪的权势。这是表达罪的另一种含义,就像一个电磁场通电后产生了阴阳极,周围就有磁场。水里面的电解液带负电的离子一定被阳极吸引,阳离子带正电就会被阴极吸引,就像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就是《圣经》中另一个罪的慨念。就是说,人活着世上,外在的世界一定充满各种诱惑,如果你里面带着罪性必然无法逃避,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随大流无法抗拒。因为人有身体,而身体有七情六欲,当外面有诱惑你就会呼应,所以很多在声色场所搞婚外情的是大有人在,尤其当你当官有权有势的时候,就是你不去找,别人也会自己找上门来。
  这就是你有罪,就是你里面有东西跟外面丑恶的世界一搭一档的,外面一叫,你心里就过去了。如果你没有罪你真的会像柳下惠坐怀不乱,可是你就是有原罪,你里面的小江湖跟外面的大江湖一搭一档,这就是《圣经》中对罪的概念。除非有一个外在的力量帮助你,否则你一定身不由己,所以罪会产生道德无力感。
  如果你没有原罪,外面再丑恶,你一点都不会动心。今天有的人抗拒这种诱惑,但你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因为罪有一股力量,就称为罪的权势。物理学上有许多的如磁场、重力场、力场等,因此人世间也有一种罪的吸引力存在,而所有的人类中唯一能胜过的是靠神的力量来帮助我们去抗拒、胜过它。如果能胜过,你就可以展翅飞翔,否则,你就是在引力下,无论有多好的体力,无论你可以跳得多高,最终还是落到地面上,因为重力的效果,而不是人的力量可以胜过的。
  基督教的信仰在处理罪的事上具体的作法是:
  一是逃避。逃避的意思是,就像《提摩太后书》第二章里面说的要逃避少年人的私欲,逃避任何的诱惑,不要把自己放在诱惑的环境中,每天祷告求神帮助你走出罪恶,这是意志力的问题。意志上告诉你说从《圣经》的教导,从各种事情上让你知道要离开诱惑,用意志力去克制一切的诱惑,然后求神帮助我们说,神啊,求你帮助我,因为我意志薄弱,我要离开。你不能祷告后还是赖在那里,你天天在声色场所里,天天祷告有什么用呢?你在赌场作保镖,然后求神保守你不要受诱惑,你为什么做这一行呢?你可以换工作选择逃避。但只是一味消极逃避不能解决问题,积极态度是要追求。
  二是追求。这是《提摩太后书》所说的,要积极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善的美德。但他还提到要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就是说你要有属灵同伴。因为一个人的追求常常会懈怠,需要彼此勉励、激励一起做这件事。所以你要找个属灵的同伴,这就是为什么你要有教会生活,要有基督徒同伴。你一个人单独追求早晚被吃掉的,好比那些脱离群体的孤独牛被狮子吞吃。
  如果你充满了正面的东西,负面的东西不会吸引你。所以我们的修心养性跟一般信佛教坐禅不一样,坐禅的话是放空放空,脑袋瓜空空的,物理学称之为真空状态,这是最危险的。因为真空状态里面是负压外面是正压,当有一点点的漏风,就是走火入魔,所以心灵放空是极其危险的。
  基督教则相反,我们基督教灵修是朝思暮想主的话语,我们是正压的。让神的话语神的思想充满在你的心里,就会把那些邪情私欲挤出去。所以要逃避私欲,就是天天去思想主的话,当你读主的话,你心里不会有邪情私欲。
  以上两种方法就是我们对付各种事态最好的对策。就像诗人说的: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
  每天阅读神的话,让神的话不断光照我们,提醒我们,同时也鼓励我们,给我们力量来胜过更多的试探和诱惑。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