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勒小传04-良友


  当他在急需之时,他拒绝一切可疑的方法,单单仰望神的拯救。在他的祷告中,他述说理由。他有十一个理由,为何神必须、而且必定帮助他:
  “我向神请愿时所持的理由如下:
  一、我开始这项工作,是专为神的荣耀,就是要给人一个明证,神既然垂听祷告,供应孤儿的需要,就证明他是一位永活的神,在今天,神仍然很乐意垂听祷告。既是这样,他就必定喜欢赐下供给。
  二、神既是”孤儿的父“(诗68:5),就必定供养他们。
  三、我既然为主耶稣的名接待这些孩子,就是在这些孩子身上接待主自己,给他吃,给他穿(可9:36-37),因此他必定乐意眷顾。
  四、这个工作既为坚固神儿女的信心而有,若神扣住供应,在信心上软弱的人岂不因此犹豫;相反的,若神继续供给,他们的信心岂非因而增强。
  五、若主扣住供给,许多仇敌就要嗤笑说,我们岂不早就预言这种热诚终归乌有吗?
  六、主若不帮助我,很多不够明白或属肉体之信徒会替自己辩护说,可以继续与世界结盟,照旧用不合《圣经》的方法,来获取捐款。
  七、主知道我是他的孩子,是他所眷怜的;他也知道我不能供养这些孩子;因此他不会让我长挑此担而不来帮助我。
  八、他必定纪念我的同工们,他们都专心倚靠他。若他扣住供应,他们会生厌倦。
  九、他也必定知道,若无供给,我只得遣散这些孩子,使他们从圣经的教训中退出,重返他们旧时的伙伴中间。
  十、他要指出人的错误说,一件事新兴之时可以得到供应,一俟陈旧,就无人过问了。
  十一、若他扣住供应,我真不知将如何解释他在这工作上所赐我无数奇妙的祷告答应,这些答应充足地指示我,这工作是出于神的。”
  就是这样,这位谦卑的圣徒,六十余年之久,向神呼吁,而得到应允。
  6.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彼前5:7)
  一八三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晚上,慕勒在花园中散步,默想着《希伯来书》十三章八节:“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当慕勒默想到主耶稣不变的爱和能力、智慧等,慕勒不期然地对自己说:满有爱和能力的主耶稣已经供应了我所需要用在孤儿身上的一切,他将同样地会以不变的爱和能力,供给我将来所需要的一切。当慕勒察觉到我们所敬爱的主是永不改变的时候,他的心的深处仿佛涌出了喜乐的泉源。
  到了一八三八年秋季,慕勒开始觉得,应当让同工们共负这个责任。凡参加工作的人,应当有分于祷告,这样他们才能得到真正的益处。为着神最高的荣耀,他们应该晓得需要之切,和拯救之真,使他们能够将一切尊贵、颂赞归与他的名。于是他召集了在工作上有分的弟兄姐妹们,把内幕告诉他们,全无隐秘。他一面告诉他们,目前所处的窘迫情形;另一面吩咐他们,毋用灰心,他深深相信,帮助就要来到,他叫他们与他一同祷告。同时他也订定几条处理事务的不变原则,时常加以提醒;例如手头无款时,决不添购任何物品;然而又有规定说,决不容让孩子有任何缺乏。与其叫孩子忍受饥饿,寒冻,倒不如停止工作,遣散他们。任何需要,都不准告诉外人,免得构成募捐嫌疑;唯一倚赖的乃是永活的神。他恳求他们每日每时,都与神维持美好的交通,免得他们的不信和不服,拦阻自己祷告的能力,拆毁他们中间的同心合意。
  一八四○年八月间,这个祷告的内圈再予扩大,使在日校工作的弟兄姐妹也能参加,然而同样的原则予以严格的执行,即不准把任何孤儿院的需要告诉外人。
  这样做,带进了更大的祝福,尤其帮助了同工的弟兄姐妹。他们联合献上恳切相信的祷告,只有神知道有多少工作的成效,是由于他们的信心、代祷和舍己。许多危急因着他们的奉献得以解脱;他们所能献上的纵然不多,所付的代价却非常之重。他们所给的,有时如同寡妇的两个小钱一样,投上了他们养生所有的。不只最后一文已经摆上,甚至首饰珠宝,祖传珍品,久藏美物,都如马利亚的玉瓶一般,打碎在主耶稣的脚前,当作甘心的祭献在神的坛上。他们把一切节省下来的都献上,而且时常超过自己的能力,把所能俭约的奉献给主,好叫神的家中有粮,他的小子不至缺乏。所以这个工作,不但是慕勒的侍奉,也是他们的侍奉。因为这样的施舍,他们都在祷告上找到新的力量、把握和祝福。正如他们中间的一位所说:“除非我先献上所有,我觉得不该有何祈求。”
  他们有同一的心灵,同样的脚踪。某次有一位绅士偕几位贵妇参观孤儿院,见有这么多的孩子需要照顾。内中一位贵妇,问男孤儿院的保姆说:“当然他们不能维持这些工作,除非他们有充足的存款。”那位绅士也接着说:“你们总有很丰裕的存款吧?”保姆安祥地回答说:“我们的款项都存在不能倒闭的银行内。”这样的答复,引出贵妇的眼泪,也汲出绅士的五镑。这是一笔十分需要的捐助,因为当时手上已无分文。
  一八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慕勒刚从德国回来。工作上遭遇极大的经济窘迫。他接到一位时常捐助孤儿院的弟兄来函说:“你所负责的工作有否急需?我知道你从不求人,只仰望你所侍奉的主;可是答复人的询问,似乎有点不同,而且是正当的。我愿意晓得你目前的工作上的经济状况,因为你若没有急需,神的工作的别个部门或别的百姓也许正有需要。请你通知我需款若干,你目前需要多少,或者将来盼望多少。”此时慕勒手上只剩二十七便士,有数百孤儿需要供应,然而他复信说:“我感激你的爱心,同意你的意见,即问人要款和答复询问,确有不同;可是在我们这一边,我觉得没有自由可以向你报告我们的经济状况,因为在我手里工作的主要目的,在乎领导一些信心软弱的人看见,单与神交涉是可能的,其中确有其事。”复信付邮后,慕勒立刻向永活的神祷告说:“主啊,你知道为着你的缘故。我没有把需要告诉这位弟兄。现在,主啊,求你再一次地显明,单向你吐露我们的需要,是行得通的。所以求你对这位弟兄说话,使他会帮助我们。”神感动这位弟兄送来一百金镑。款收到时,慕勒两手正已空空。
  一八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慕勒的日记上有一段特别的登载,说法十分简单,如同婴孩说话一般,但是可说字字非常宝贵:“为着表示他的不断看顾,主替我们兴起新的帮手。凡倚靠主的人,必永不惊惶。有些人帮忙一时,就在主里睡了;有些人侍奉主的心渐渐冷淡了;有些人纵然仍愿意帮助,却不能继续了;也有些人另有安排,觉得别有呼召。惟有倚靠神,单靠永活的神,我们就超脱失望,超脱弃绝;任何死亡缺乏,爱心冷淡,或者另有呼召,都不能影响我们。何等宝贵,我们能够有所学习,甘愿在这世上单独与神站立,并且深知我们不致缺乏任何好处,只要我们行事正直。”
  一八四一年秋季,神乐意赐给他们一个信心的最重大试验,情形较已往任何时期来得艰难。数月前供应还是源源不息,但是现在每日每餐必须仰望神。祷告纵然仍不断献上,帮助却有时似乎迟延,因此大家感觉这是神特别的恩典,慕勒和他的同工们竟能相信到底。他和他的同工们的确蒙神托住,他们毫不动摇,安息在神的慈爱里。有一次,一个贫穷的妇人奉献两个便士,她说,“这是区区之数,但是我必须给你。”谁知这笔礼物十分应时,内中一便士适可凑足整数,购买急用的面包。另有一次,需要八个便士,来预备下一顿饭,可是手头只有七个便士。待打开奉献箱,发现只有一个便士,刚合所需。由此可见,这个便士是天父所预备的。
  同年十二月间,慕勒觉得公开聚会和常年报告,都应当延期,证明他们是单倚靠神的。在极缺乏的中间,他们采取了这个步骤,一八四一至四二年的常年报告晚出五个月。人们或者会想,神必定立刻奖赏这种勇敢的信托;可是奇妙得很,慕勒的信心从未受到这样严重的试验,像一八四一年十二月十二日至翌年四月十二日所遭受的。在这四个月内,神似乎再度申明:“我现在要试看你果真倚靠仰望我否?”迨三月九日情形严重到若无帮助,工作就无法进行。适在那日,有一位住在都柏林(Dublin)的弟兄送来十镑。主的手明显在这馈赠上,因为邮差早先已经到过,并无信件,然而在慕勒的心里,却有一种坚强的把握,知道拯救已在眼前。果然有信送来,内附十镑,原来该信误投邻屋。在同一个月内,有一餐迟开半小时,因为缺少供应。这种情形已往从未有过,以后也极其稀罕、纵有数千口天天需要喂养,供应却从未断绝。
  一八四五年七月间,慕勒回顾试炼的日子,这样见证说:“纵然约七年之久,我们的款项非常涸竭,手头很少有款可以供应孤儿三日之需,我的灵里却只有一次真受试炼。在一八三八年九月八日,第一次主似乎不听我们的祷告,但是当他在那时赐下帮助时,我看出这不过是试验我们的信心而已,我们如此缺乏,并非因他放弃了这个工作。我的心灵因此得到坚固和鼓励,从此非但能一直信靠主,而且就在极其贫穷的环境中,也毫不沮丧。”
  7.恒久忍耐,就得了所应许的。(来6:15)
  一八四五年十月后,慕勒清楚主有引导,要自建院所。威尔逊街上的居民抗议孩子们的噪音,尤其在游戏时的喧嚷。并且空场太窄小,不敷孤儿应用,排水设备太简陋,不合卫生条件。最好能有大片空地,可以耕种,使男孩们有户外工作的机会。若能找到合适的地址,建筑合用的房子,各方面当大有益处。但是相反的理由,也同样经过仔细考量!要觅地自建,需要大笔款项;设计和建造将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神;工作的每一步骤都需要智慧和监督;永久性的建筑物是否与神的儿女的旅客生活相称?不断的祷告带进一种平静安稳的信念,反对的理由都一一抵消。神若是为这项工作,供给了巨大金额,岂不更显示祈祷的能力吗?一块广大之地虽在最初需要数千英镑,但是神的孩子何必泄气,因为天父是非常富裕的。当他和同工们天天等候在神面前的时候,他们的信心逐渐加强,直到满心相信帮助即要来到。不久,慕勒对于这件事十分有把握,那所房子似乎已经竖立在他的眼前了,虽则五周之久孤儿院未曾收到一分文。
  同年十一月,他得着他的老友戚伯门(RobertC.Chapman)的鼓励,叫他放心前进,可是却叫他勿忘记逐步寻求天上的智慧,使建院的计划完全合乎神的意念。为建院特别祷告三十六天后,在一八四五年十二月十日收到首笔奉献,计一千英镑。三日后,在伦敦一位基督徒建筑师自告奋勇,愿意负责设计并监工。预计全部购地建屋经费,约需一万至一万五千镑左右,外加每年经常开支数千镑。慕勒一贫如洗,怎敢尝试这种巨大的计划,岂非因他的信心和盼望都在神哪里吗?他并非为着自己图谋大事,他所以进行,是因为他深深觉得,神要他这样去做。工程既然如此浩大,他更需要清楚看见神自己的手。因此他不发通启,只偶尔向三数位同心的弟兄提起而已。在他每天所查考的圣经上,他得到许多指示和鼓励,好像圣经特别是为他所写似的。例如,在《以斯拉记》里面,他看见神怎样兴起古列,下诏重建圣殿,并且供给需要。神又如何激动他的百姓,起来帮助那些上耶路撒冷的人。他就对自己说,这位神当然也能,而且必定照着他自己的方法,激动他的儿女,来帮助建院一切所需用的。
  不久他收到两件礼物,一是用外国种子所编成的小口袋,一是用蚌壳制成的花朵,叫他出售换款。最宝贵的,乃是附有一节应许:“大山哪,你算什么呢?在所罗巴伯面前你必成为平地。”(亚4:7)这句话比任何款项所带给慕勒的鼓励都大。
  现在他开始仰望主引导他得到一个合适地址。找了四周,毫无结果;然而里面深深觉得,不久主就要赐给那个地段,因此在一八三六年正月三十一日的周六晚间,他这样告诉了他的同工们。在两天之内,他的思想转到爱希莱丘原(AshleyDown),发现有几个地段十分合用。他两次拜访地主,一次赴寓所,一次赴办公处,都未能遇见,只留下字条而去。他认为其中必有神的旨意,就决定等候明日再说。翌晨,他再访地主,在寓所遇见他。一进会客室,地主就说:“哎,慕勒先生,我早知你的来意。你想买我在爱希莱丘原的地。昨晚我作一个梦,梦见你来买地。那块地原价是二百镑一英亩,但是主吩咐我,不得向你要价超过一百二十镑一英亩。你若愿意出这价,交易就算定规了。”十分钟内,合同签订。慕勒指明说:“因着小心跟随主,而不超过他的引导,我得以每亩少付八十金镑。”
  六天后,那位在伦敦的建筑师,正式表示负责一切设计并监工。一周后建筑师亲自来到布里斯托,当建筑师看见这块地,即宣称各方面都合理想。
  直到一八四六年六月四日止,收到建院的奉献二千七百余镑,相差所需甚远。但是慕勒觉得在神自己的时候,必有充分的供给。他已经为着建筑新院等候在神面前二百十二天,他决意继续等候,直到全数都已到手。六月六日他收到奉献两千镑,翌年正月二十五日又接到两千镑。因此在七月五日建筑工程就开始进行。六个月后,等候在神面前已经四百天,因祷告而得到的款项有九千镑之多。新院将告落成,可以收容三百三十名孤儿,一万一千镑已经用去,尚差数千镑。但神的帮助越过了他的盼望,不只款项无缺,连新院神亦都安排了帮手。
  一八四九年六月十八日,孤儿院的工作开始十二余年后,孤儿们迁往新院。五周后接收新的申请,迨一八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院内已有二百七十五名孤儿,连同服务人员,共计三百零八位。
  主持人:李论;文章来自“幸福万邦”
  诗歌:《生命的执着》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