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查经26-好牧人


  第二十六讲
  米迦与但族的人
  士 18:1:“那时以色列人没有王,但支派的人仍是寻地居住,因为到那日子,他们还没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为业”,若翻看士 1:34-35 和书19:41-46,就知道但支派虽然已分得土地,但却没能力去夺取应得的土地,主要是因为强敌亚摩利人在那里,他们是不会轻易被赶走的,但支派的人受到强顽的对抗,还有非利士人也不易对付,事实上因为这些外族的强大压力,但支派的人不单不能在分得的土地上安居乐业,还被迫上了山地,在范围极窄小的地方活动。
  第 2-6 节说但支派的人打发了五个探子去寻找可建立家园的新土地,这五个探子向北走,来到了在以法莲山地米迦的家。他们在米迦的家中住宿,遇见住在米迦家中的利未人,这行未人也许是和但支派的人相识的,这五个探子要利未人为他们祈求问神,因为他们此行是要去探路,为但人寻找可移居的地方,吉凶未卜,不知能否为族人寻觅到可移居的城市,纵然寻到又未知能否顺利攻取,所以就请利未人为他们祈求问神。利未人说他们此行的侦察顺利,能得到神赐福,于是这五个探子就充满希望的起行了。
  第 7-13 节记载那五个但支派的探子来到拉亿,拉亿是一个古城它北面有黑门山,隔离了其城市,而黎巴嫩山也切断了拉亿和腓尼基人的联络,因此这五个探子看中了这个城市,认为攻占这城市不会引起外族的干涉,经文说城中的居民一直都是安居无虑,这可预计到他们的危机意悉不强,会很容易被撃败,这城又有来自约但河的水源,土地肥美,是个安居乐业的好地方,因此他们就建议族人攻占拉亿城,于是但族结集了六百战士,在基列耶在基列耶琳后边安营(基列耶琳意思是树林城)),而因为但人曾狃那里安营,所以那地名叫“玛哈尼但”,意思就是“但的军营”。
  18:14-20 记载当但支派的人安顿营地后,从前窥探拉亿地曾在米迦家留宿的五个探子,率领族人经过米迦的家,并向族人们透露,米迦在私人住宅中设立有神龛和祭礼,众人听见后顿起了贪婪的心,于是商议要劫走米迦家中的神像和圣物,五个探子因为曾经经过作客,也认识在这作祭司的利未人,所以能顺利进入住宅,但族的六百壮士守着门口,五个探子进入,将雕像、以弗得、家神像都取走,利未人目睹这情况当然上前制止,但探子跟他说:“你愿意仍作一家的祭司还是作一个支派的祭司呢?”利未人为米迦作家庭祭司,只是为解决生活问题,对米迦并没有什么特别情义,所以当但族人作出邀请时,他便舍米迦而去,可叹这个事奉的人,他先是以解决生计而进入米迦的家作祭司,现在又为更高的地位舍米迦而去,还联同外敌带走米迦家中的的物资,他的道德操守真是卑劣!
  21-26 节说但人带同妻子儿女、牲畜财物一起去攻占拉亿,可见有破釜沉舟一击即中的决心。他们米迦的神像圣物都掳走,米迦就带同邻居们一同追赶但人,但人早知米迦追赶他们就安排配备武装的人在彼头并恐吓米迦。“性暴的人”原意是“灵魂苦恼的人”,是指那些容易被激怒而作出暴戾行动的人,但人分明以强欺弱,米迦和他的同伴势弧力弱惟有屈服。
  27-31 节说但人见拉亿的居民,便用刀杀了他们,放火烧城,拉亿城位于开放的平原,物产虽然丰富,但却难防守,他们跟西顿有联系,但距离遥远未能及时援救,附近又没有盟友,就这样被但人攻占。经文中特别强调拉亿人是“安居无虑的民”,暗示但人所作的是一件恶事。但人在伯利合平原重建这城,称之为“但”,“伯利合”可能是在哥兰高地的西北部。
  30-31 节提到的约拿单,应该是那个原属米迦家的祭司,在故事的末了说出他的名字,可能圣经作24者要强调 17 和 18 章的历史性。30-31 节提到但支派的“偶像祟拜”,他们敬拜米迦所雕的像,维持到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应该就是指西元前722 年至 723 年北国被亚述灭亡的时期。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