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香的没药》15-麦子


  第十五章
  治死自己──魂的生命──是一条卑微的道路;因这能将人一切倚靠都除去。在此所有杂质、渣滓,以及一切自私的东西都除净了,好像金子被炼净一般。从前的时候满了自己的见解和主张,现在就顺服像孩子一样,再也不自作主张了。从前有一点小事情就要和神相争,现在什么都不争了,顶天然地顺服神,一点也不勉强,一点也不作难了,一切的坏脾气都消灭了。本来很爱虚荣,现在却爱贫穷、微小、谦卑了。从前是看自己比别人高;现在却看别人都比我强了。想不到现在能以无限的爱来爱我的邻舍,并有极大的宽容,正如狼变成羊一般。
  当我忍受各样困苦及试炼的时候,我并不去游山玩水,来解我的忧愁。别人去,我却一直住在家里,我以认识耶稣基督为至宝,其余什么都不要了。所以我唯一娱乐的场所,就是我自己的房间。就是有一次皇后从我眼前过去,也不去看她。本来极盼望能瞻仰她的御容,实在只要眼一张开就能见她,但并没有看她。我从前极爱听人的歌唱,有一次,和一位世界着名的音乐家同住了四天,但我从未要她唱过一次的曲。这事就使她非常惊奇,因她明明知道我本来晓得她能唱超越的音乐。但我又犯了不忠心的罪,就是有一次我问别人要知道他们怎样谴责我,后来我碰见一个人将什么都告诉我;虽然我没有什么表示,同时反而能叫我更治死自己,但是我却看见我的问他们是出于天然和自爱的心。
  在最近的七年间,特别是后来的五年,有一件事最使我伤心的,就是在我里面有一种蠢笨的幻想,以致心思不能安息。甚至在礼拜堂里面,也不能闭着眼睛。我好像一个葡萄园,四围的篱笆都被拆掉了,所有的门都敞开了,所以在礼拜堂里一切来来去去的人们,以及他们的行动都映入了我的眼帘。从前那吸引我往里面去的能力,现在推我到外面去了。
  逼迫很重,困难很大,十字架也继续地压着我。虽然我怕我再也不能爱祂了,因为我已从快乐的境地中堕落;但是心里仍然盼望行神所喜悦的事,虽然我自己好像定死罪的囚犯;但仍然想很满意地服侍祂。有时候想到从前快乐的的光景,就偷偷地盼望它能再一次的恢复。但这样一想我就立刻被摔到无底坑里去了,在那里连叹一声气都不能。我也断定我的光景是不忠心的人所该得的。哦,我的神哪,我好像永远被祢丢弃,也被人弃绝。但是后来是慢慢地不觉得怎样难受了。我变成为麻木的人一般,不止是麻木,并且是又冷又硬了。这个冷好似死的冷一样。哦,我的神啊,自从我要向己死,要全在祢里活,活在祢的爱里,岂知结果却是这样。
  我有一个仆人,他盼望做一种特别的修道士,为此我就写信给莫舍神甫。他回信我该写信给康伯神甫,因他是在汤农地方作那种修道士的总管。所以我就写信给康伯神甫,也趁此机会,将我的困苦和不进步,与神分离等等情形告诉他,请他替我祷告。他回我一封信,真有从天上来的亮光,虽然我将各种不堪的情形告诉了他,他却说这是出于恩典,以致我难以置信。
  当我心里忽然想到格尼凡的时候,很觉得害怕。难道我要去这一个背道的地方吗(住在格尼凡的人,多半是信改正教克罗文主义的)?难道我要离开本地教会,到不敬虔之处去吗?我愿意牺牲千万个生命,也不愿离弃祂的。就在那时接到一封康伯神甫的信,述说他近来的情形。他的经历和我的有些相像,此时我心里才平安。我觉得我的里面很能和他联合,因他对神的恩典有极大的忠心。此后在梦中看见一女人从天上显现对我说,神要我去格尼凡。
  在一六八零年,抹大拉的马利亚生日前十天,我写一封信给康伯神甫问他有否在马利亚生日前收到我的信并为我祷告,顶希奇他在前一天收到了,第二天当他为我祷告的时候,他三次在他里面听见有话对他说:“你们俩要住在一处。”这话在他里面极有能力,因为他从来没有这个经历,所以他十分惊奇。在一六八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因是抹大拉马利亚生日,我已经得着脱离魂生命的拯救。当我收到康伯神甫第一封信的时候,这工作在我里面已经起首。但是好像拉撒路虽然从坟墓里出来,有了新生命,可是细麻布尚未解开。至于那一天我已完全得着了释放。复活的生命充满了我,觉得已经被高攀在一切天然之上。我现在再一次地遇见了祂,并且带着不可言喻的庄严与圣洁而来。哦,我的神哪,从前什么都被剥夺,现在再一次在祢里面得着了,新的恩典是无法形容的。现在我所得着的平安完全是圣洁的,不能以言语形容的,从前我所得着的平安不过是恩赐(神的恩赐),现在所得着平安是神自己(平安的神)。
  我就盼望我能享受这个快乐一些时候,岂知这个大快乐,一直不改变地使我享受。如果有人要拿我从前所经历过的一切苦楚和现在所得的快乐比一比的话,我告诉你,从前多年的苦楚还值不得现在一天的快乐呢!喜欢行善的自由并不顶广阔,后来就更广阔了。有一天有一个机会去见伯叨德先生,我对他说,我的光景有非常的改变,他正在那里注意别的东西,就回答说“不。”我也信他,因为恩典会教训我,使我接受别人的批评过于自己的看法,同时我也不觉得怎样,因我对于所有的情形都是漠然置之,只要有神的恩典就够了。我觉得有一种特别的祝福在我里面加增,各样的善事都能作,而同时又不利己,也不必预先打算什么。如果有属己的思想射进来的时候,就能立刻拒绝,我的思想非常安定。头里面也没什么搅扰。因为心里的清明,与心的纯洁,我就希奇。
  康伯神甫写信对我说,神对我有很大的计划。我说:“无论是公义,无论是怜悯,对于我没有什么两样。”这时在我心的深处,仍旧记念格尼凡;但不说什么,不过等候神来指示我祂有能力的旨意。祂若要我作什么,祂就必定给我能力,并且叫我心里也很满足。只要祂的旨意给我知道,我立刻就能执行,因我时刻预备好等着祂来发命令,甚至丧命也可以。一切的十字架都没有了,我又重新看顾病人,医人的伤。神也给我能力治好医生所不能治的病。
  哦!我真是无处不喜乐,看见我的神和我有无限量的联合。四福音所说的话在我的经历上是何等的真实。“无论何人因我的缘故失去生命的必得着生命;无论何人要得着生命的,必失去生命。”当我失去一切出于人的和出于神的帮助时,表面上看来,好像离神更远,因为连神的东西都失去了。岂知就因此使我不得不最快乐地进入纯洁的神自己里面去。虽然失去一切的恩赐和一切的帮助;但是得着了赐恩者。虽然在我的里面失去了知觉神的同在;但是,哦,我的神,在祢里面得着了祢,在祢里面永不能失去,因为祢是永不改变的神。哦,可怜的众人哪,你们找着了一点点神的恩赐,就以为最满意了,一天到晚就以此为享受。如果你们不再进前去追求,是何等的可怜呢!因为没有得到神的自己,就没有真实的平安,这都是喜欢恩赐的损失啊!哦,有多少的人一生都如此呢,还以为这是最高的人生呢。有一人蒙神的恩召向己死,里面受了各种的痛,天天拒绝自己向己死,而还没有进入神的自己呢!虽然说死过,虽然说完全失去自己,但是总喜欢留下一点(特别是出于神的美好的恩赐),因此就不能绝对失去自己,以致神的计划不能向他们尽量地施行。所以他们永远不能享受在神里面一切的丰满,这一个损失是今生所不能完全懂得。
  哦,我的主啊!还有什么快乐是我所没有享受过的呢!无论是孤单的时候,无论是和众人同在的时候,我是何等的安谧呢!哦,我的神,祢对我好像对付祢仆人约伯一样。我所失去的,祢加倍地赐给我,并且拯救我脱离一切的十字架!祢又赐给我能力叫人人都满足。从前使我难受的婆婆,现在能对人说,我是她心所最满意的一人了。她懊悔以前的一切,对我满了赞美了。我的名再一次被称赞,里外有绝对的平安。我的心好像新耶路撒冷,预备好了等候新郎。在此不再有忧愁和叹息了,对于任何事物毫无倾向,与神的美旨紧紧地联合,自己的意志好像完全失去了。
  我这一种的情形愈过愈强,直到现在,我不能爱彼恶此,凡遇到我的,什么都能使我满意。既无回忆,也无注意,除非有人问说:“你喜欢这还是那?”我在这时就希奇,因我看见在我里面无所喜好也无所拣选。我的心已经完全进入神的里面,祂如何,我也如何,好像一滴的水进入大海,就与海水同化一般。哦,合一的联合,是神藉着耶稣基督所要求人的,是神所该得的。在神里面失去他自己的人,与神的联合,是何等的强呢!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