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香的没药》10-麦子


  第十章
  服侍我的使女,一天一天地骄傲起来。她看见她的辱骂,不能使我难受,她就想禁止我与神交通,要给我以极大的烦恼。哦,神的基督啊,我一生最大的满足就是接受祢,尊敬祢!她若知道我去接受祢与祢交通,她就跑去通知婆婆和丈夫,他们就要整天地痛骂我。如果我说一句话为着自己辩护,这就够使他们反对一切的祈祷与敬虔。如果闭口不言,他们仍然用言语激怒辱骂。如果我害病他们就趁此机会到我床边来争吵,说我的祷告与交通使我害病。哦!我亲爱的主,好像除此之外,他们找不到我害病的理由似的。
  我没有什么安息,除非安息在祢的旨意里,哦,我的神!无论如何难,我要顺服祢的命令。人们不住在留心我言语与动作,为的是要找出错处。他们终日不住地责骂我。为着一件事,可以说了又说,甚至在婢仆之前羞辱我。多少次,吃的饭是带着眼泪呢!假若我回答他们什么话,他们就以为我真犯了什么罪,如果不说什么,又狠狠地骂个不休,若我知道了不说,他们就以我为犯罪。若说了,又以为我捏造,有时候一直继续有数天之久,连一刻的休息都不给我。有时候婢女说我假病,想休息。但是我一言不答。神充满我,不让我为自己辩什么,有时候我自己说:“如果有一个人能够给我、告诉我心中的事,这是何等的释放啊!”但是主不许可。
  有时候,恰巧有几天没有遇见外面的十字架,但在里面就发生一种觉得的难受与刑罚,比最大的试炼还苦。这才叫我懂得脱来赛所说:“让我受苦或让我死”这句话了。没有十字架的时候,心里顶苦,就渴慕它回来,但是它一回来,又重、又奇,几乎无法承当。
  虽我极爱父亲,父亲也很爱我。但我所受的一切苦楚永不向他吐露一句。但是有一位爱我的亲戚,却将我的苦楚告诉了父亲。所以不久我去父亲那里,他就严厉地谴责我,因为我不为着受苦说话。我就回答说:“如果我将丈夫的话说出来,反而多事,我也得不着什么好处。你们不知道,我也就不该让你们知道,叫你们看出丈夫的不好。多说,就多起争辩;安静,倒能使争辩止息。”父亲又说,我应当照神的引导行事,再不说别的了。
  他们总是对我说我父亲的坏话和我亲戚的坏话,以及我所敬重的人的坏话。我觉得这是我受不住的,不得不回答他们。但是我觉得错了,我的回答反而激动他们的怒气。
  他们无论怎样说话反对我,在我里面的“爱”不许我为着自己说什么。除第一年之外,我总不对丈夫提及婆婆与使女向我所行的。那时还没有够多神的力量,来忍受这个。丈夫和婆婆都是易受刺激的,所以他们常常争吵。他们都告诉我,但我总不把他们的话告诉那一边。在这种情形之下,按人情来说,我很可以利用机会,但我从来没有帮助谁怨恨谁。我不住地使他们和好,我总是对两边替他们说好话,常使他们和睦,我也明明知道他们若和睦,联合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得出代价了。因为他们一和睦,立刻就要联合阵线,来攻击我了。
  如果我能有单独祷告的自由,一切的十字架也就算不得什么了。但是我非在他们面前不可,非服从不可,丈夫老是看他的表,如果我独自在那里有半小时或一小时之久,他就要生气,因他不许我有时间祷告。有时候我对他说:“总要给我一些时候消遣消遣。”他肯给我别的消遣,但不肯将祈祷作我的消遣。因为缺乏经历,就使我吃许多的苦。多次的受苦,是因我给他们机会的缘故。我岂不应当看我被他们辖制,是出于神的旨意吗?应该在这环境里满意吗?该利用这机会祈祷吗?但是我老是盼望另有一个时间和地方来祷告,以致丈夫不喜悦。在起初时总胜不过来,后来才知道在我的里面(心里的殿)祷告神,也就不必出去另寻祷告的时间和地点了。
  后来我们下到乡间,在那里又犯了一些过犯。就是我太倾向里面的吸引,失去了节制。我想现在总可以尽量地行我所喜欢的事了,因为丈夫忙于建造房子。他一直忙于和工人说话,但我一离开他,他就不喜悦。所以我就在墙角坐着,手里做一点针线活。但是因为里面的吸引力,我就不能做什么,所以手上的工作常常跌在地上,这样有时候过了数小时之久,眼睛也不能开,也不知道究竟里面经过些什么情形。但我无所爱慕,也无所惧怕。随处找得到我的中心,因无处不见神。
  那时我们还没有建造礼拜堂,其余的礼拜堂都很远。若没有丈夫的许可,我就不能去。除礼拜天或假期之外,他总不愿意我去礼拜堂祈祷的。早晨若要去祈祷,不能坐车,只得步行,来去约有五六里远。那时我身体又软弱,但是神常向我行奇事。大概我早晨去祷告时,丈夫总是睡着,一直等人回来才醒。当出去的时候常是黑云密布。和我同去的使女常对我说:“不去吧,恐怕下大雨。”我就回答说:“神会帮助我们。”我总是到礼拜堂,没有淋湿,但在堂内就看见外面下大雨,当我回来时雨又停了,一到家又大了。
  在我里面常有一种强有力的感动,要我去祷告,使女就对我说:“主母,你会空跑一趟,必定没有礼拜。”但是我满了信心,一到那里就看见他们预备开始了。当我心里想要知道古兰桥师姑的消息,或想写信给她的时候,常在我里面有一种要我到大门口去的倾向。果然,一到门口,就看见邮差手持她给我的信。若非如此,她的信就永不能落在我的手中。
  有一天他们以为我去看望父亲,但我却在古兰桥姑那里去。后来被他们知道了,我就经过了不少不能言喻的十字架。他们向我所发的暴怒真是不可思议的,我就是要写一封信给她(古兰桥),也非常之难。因为我很恨恶说谎,所以我禁止工人不说。婆婆和丈夫常常辱骂古兰桥师姑,但心里却实在敬重她的。
  现在使我心里最伤心的,就是他们主使我的儿子来反对我、藐视我。看他的光景真叫我心里作痛。当我在房里和朋友谈话时,他们就差他来私下探听,听了之后,就去告诉他们。因他想这样作,能使他们喜欢他,就造出好些假话来。我因失去这个儿子,心里十分难受。如果我找出他说了谎,他就说“祖母说‘你更会说谎’。”但我回答说:“所以我知道这是一件最坏的事,不愿意你也说谎。”他常说很没礼貌的话,也知道婆婆和丈夫对我的情形,所以他们不在跟前时,如果我找出他的错来,他就说,因他们不在,我要作主母了。说时,还满了犯上侮辱的态度。但是他们都喜欢他如此。有一天他到我父亲那里去,也照样说我的坏话。但是这一次他得不到赞成,反而叫父亲难过得流泪。他老人家就来到我家,盼望改正这孩子的脾气。他们答应改正他,但从来没有实行过。我心里忧伤惧怕,这样的家庭教育将如何结局。我将这事告诉古兰桥师姑,她说:“你既无法矫正他,该将这事放在主的面前,让主来作,或许神要藉这孩子作你的十字架。”
  还有一个难的十字架,这就是服侍丈夫。我若不在他跟前,他就烦恼,若在他跟前,他又不快乐。我做什么事,他也不喜欢。当他心里高兴时,我拿一点什么他所喜欢的东西给他,婆婆就从我手中夺去,她自己拿去给他。这就叫他十分感谢婆婆,而向我发怒,以我是一个不会使他喜欢的人。我也就静默地忍受。我用尽了方法使婆婆喜欢,但似乎永远不可能。哦,我的神哪,如果我的生命不是为祢,这是何等的苦恼愁闷呢!但是祢已经使这一切变作甘甜的了。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