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的身体,经过了长时间的软弱,慢慢地恢复了健康。正当那时,亲爱的母亲,平平安安地去世了。
  我一面做日常的事情,一面学习祷告,每天两次。我时刻留心,叫我的灵降伏在神的面前。我常去探望穷人,若是他们有病痛,或难处,我就帮助他们。
  有一位被逐(充军)的妇人,来到我父亲的家里,住了好久。她是一位真实敬虔,和神有交通的人。因为我爱神,又肯施舍,也就很看重我。她告诉我说,我有各样的美德,但是可惜不知道她所经历的一种单纯的祈祷。她所行的教训我,比她所说的还多。我看她对于与神同在,有极大的享受。我也藉着“反省”的法子来学习这种祷告,可是得不着什么益处。这是因为我靠自己的努力想得着的缘故。岂知要得这个,就得放下自己一切的努力。我父亲的侄子,有一天从中国回来了。因为我想起他第一次经过我家的时候,所给我的好处,我一见了他,真叫我喜出望外。前面所说的那妇人,看见他也十分喜乐,他们真是一见如故。立刻就谈起属灵的话来了。这一种超越的奇遇,实使我喜得销魂。我很羡慕他那种不断的祷告,我也努力去仿效,不住地思念神,祷告赞美神,但是我所有的苦功,都不能叫我得着。后来神将这不断的祷告赐给我,才知道只有在“单纯”的情形中祷告,方能得着。这位堂兄,尽力地帮助我,使我更亲近神。在这败坏罪恶的世界里,他认识了我的清洁,也知道我恨恶罪恶,不愿享受罪中之乐。(那时我只十八岁。)他就特别的在属灵的事上造就我,我也将我的难处,一一地告诉他,当灰心绝望,以为生命绝对更新是不可能的事时,他就劝我坚持下去。他将更单纯的祈祷法指示我,可惜我还没有预备好去接受。
  他藉着祷告帮助我,比他对我说的话更多,他离开不久的时候,我爱的神,就向我赐恩。哦,亲爱的主,祢知道我一心要爱祢,讨祢的喜悦,祢知道我的眼泪,我所经过的,我所忍受的痛苦,但是主,我得着了什么呢(意即虽然有以上种种的事实,但于属灵的造就上无补)?哦主!什么感动了祢的心,使祢在倾刻之间,就赐给我多年劳苦所寻求而未得的?祢真是恩待我,当祢看见我(用自己的力量)摇橹甚苦的时候,祢就从天上赐一阵阵风,立刻使我渡过这挣扎的苦海。
  有一次,神差派一位属灵人,经过我父亲所住的地方,他本来要走另一条又短又便的路,但是有一个奥秘的能力,使他改变了道路(我的得胜是出于神的计划)。他一到我父亲所在的村庄,他就来见我的父亲,彼此见面,非常喜乐。那时正是我将要生产第二孩子的时候,也正是我父亲害病厉害的时候,家人因我将要生产的缘故,就没有将我父亲的病告诉我。直等到有别人告诉了我,我就不顾性命地起来,往我父亲那里去。这就使我害了一场大病。可是父亲的病却好了许多。他也给我不少爱的“新表记”。我对父亲说起,我有一个坚强的心,要爱神。他因为极其爱我,同时又想不出好法子帮助我,就尽力地劝我去见那位属灵人。
  后来我就和一位亲戚一同去找他,他是一位不大愿意和女人说话的人,他一见我们很觉忸怩不安。他经过了五年退修的生活,一旦出来,第一个去见他的就是一位女性──我。他很惊异,好些时候说不出话来,可是我却一点也不顾忌地,把我对于祷告的难处,一一地告诉了他。他才回答说:“这是因为你到外面去寻找在你里面的东西。到你的心里去寻找神,你就要寻见。”
  他说了这些话,就走了,他的话像箭似的,刺穿了我的心,这个心;深深地受了创伤,却是不愿意得医治,因为喜乐太大了。这些话发现了我心里的宝藏,我一直没有享受,实在是不知道的缘故。哦,我的主,祢是住在我心里的,只要我往里面去找祢,就要看见祢的同在。哦,“无上的好”呀,我曾往东往西去找祢,以致辛苦万分,又像一个坐在盛席上面闹饥荒的人一般。哦,何等的愚昧!现在我知道了,祢是我心里的王,在我心里独掌王权,行祢神圣的美旨。
  我的心十分改变了,我知道祂在心里。从那时起,我就经历神的同在了。这并不是用思想意志想像祂的同在,乃是实实在在有一个东西,很甘甜地,占据了我的心。雅歌一章三节的话:“祢的膏油馨香,祢的名如同倒出来的香膏,所以众童女都爱祢”现在成为了我的经历。在我的心中,有一种膏油,医治了我一切的创伤,使我整夜不能睡着。哦,我的神啊!因为祢的爱好像甜蜜的膏油,流入了我的心,并且似火一般地烧尽了一切剩下的“自己”。我这一次的大改变,不只别人难相信,连我自己希奇。从那以后,我一切的过犯和“勉强”好像火中的糠秕一样,一起烧得净尽。
  现在我很盼望这位神的器皿(指那位属灵人),能够作我的指导者,因此就很诚挚地去请求他。他说:“我要祷告神,你也去为此事祷告。”当他祷告的时候,就有话启示他说:“她所求的你不要怕,因她是我的配偶”。这话大大的感动了我。此后他就答应了我的请求。
  现在没有一件事像祷告那样容易了。几个钟头的祷告,好像瞬间的事,觉得太短了,除祷告之外,我几乎不愿做别的事,爱的热度,不让祷告有一刻的间断。这是一种充满喜乐的祷告。既没有忙乱的想像,也没有勉强的回想。不是思想的祷告,乃是意志的祷告。在这种祷告里,用不着什么动作和话语,却不断地尝到神的伟大和圣洁,我全人的力量,被摄引到一种很深沉的“记念”里去了。在这时我不看见别的,只见基督。
  极大的能力(意志)集中在爱的里面。将记忆与悟性一并吸收去了。这并不是说它们(记忆与悟性)不存在,乃是说它们的动作看不出了。好像太阳升起,星光消灭一般,并不是星光真的消灭,乃是因为太阳的光太强了。
  我所得着的祷告,是一种远胜过一切的异象、异梦和启示的祷告,因为这些东西,不是完全可靠的,有受仇敌欺骗的可能。异象一类的东西,不过是恩赐而已,我们不该停止在恩赐里,该以赐恩者作为我们的目标。
  撒但能够装作光明的天使(林后十一章十八节),欺骗那些追求异象的人。这些东西,会叫人自高自大,阻挡人以谦卑温柔的心侍奉神。
  异梦和异象,不过是一种属灵的感觉。人若太注意它们,追求享受它们的甘甜,不知不觉地会堕落。仇敌是最诡诈的,它能利用这些东西,使人喜乐,有感觉,发生自爱心,虚荣心,高举恩赐,阻挡以“向一切死的的态度”去跟随主。
  哦,祢这成了肉身的道啊!祢的静默成了不可言喻的雄辩。祢永不错也永不误。祢的生命成了我们的生命,祢的魂变了我们的魂。祢的话语远超过一切人所能说的。祢的能力,发生了何等的果效,能够藉着我们流入到别人里面,好像种子能结成丰富永生的果子一般。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