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饶恕使你们得释放-麦子


  她的释放
  想象一下自己在美丽、晴朗的艳阳天下,扬帆出港的画面。柔柔的风轻拂你的脸庞,又拂过风帆,沙沙作响。海面无波,你静静泛舟前行,领略开阔海洋所带来的生命气息。你感受到广袤的洋海渗入毛细孔,进到你生命的最深处,使你别有一番新的领受,原来生命是那么美好。你立定目标往前航进,轻松自在且乐在其中。
  这种无忧无虑的航行,惟有在正确操帆时才会出现。风帆必须调整到正确的方位上,如此才能借风使力、破水而行。风帆若没有迎风而张,船便可能会随意颠簸摆荡,至终在原地打转,什么地方也去不成;甚或更糟糕,船因此而失控、倾覆。
  我们的生命也是如此。若是没有调整自己与主维持正确的关系,我们也无法乘圣灵的风冲破自身极限与外在环境的波浪,安抵我们的目标;反而会不断重蹈覆辙,不得脱身。而且航程可能颠踬流离,令人不舒服,有时甚至还会失控、仿佛要灭顶。但当我们随圣灵而行时,他从不叫我们在原地打转,乃是领我们瞄准他的目标前行。
  问题是,我们若将锚抛在过去的生命历程上,就无法向该前往的目标迈进。不论抛锚点是30年前的陈年往事,还是昨日才刚刚发生的新鲜事,只要我们不拉起锚,过往的云烟就会拉着我们原地踏步。神盼望我们能自由自在地航行,他要我们把那些残破老旧之处抛诸脑后,好叫我们成为健全的人。这对婚姻尤其重要:在婚姻里,我们天天都高举生活的镜子,每一时、每一刻都会看到自己的光景,不论好或坏,都将原形毕露。个人越健康,婚姻就会越美好;但我们若不寻求让圣灵的风在前头带领,就永远无法驶进健全、安息的港口。
  远离往昔的伤害
  不论你妻子有什么样的过去,除非她能走出来,否则就无法在当下活得美善,也热法进入神所要赐给她的未来。不论你妻子把过去的什么伤害带进你们的婚姻里,都会影响到你们两人现今与将来的生活。这伤害可能是哪个人曾对她说了什么话或做了什么事,或者她极其害怕会有什么事发生在她身上,或是她自己曾做了什么不对的事。不论是什么,这些都会让她生命中的过去、现在、或将来得不着安息。因此,她需要从这当中得自由;而且,她需要你的祷告来帮助她得自由。
  我在《史多美》一书中,记述我自己残破的生命,以及在主里寻求全然恢复的历程。这本书出版后,我收到无以计数的丈夫写来的信,他们的妻子都有受虐、或情绪受伤害的童年。在每件个案中,结婚的当时一切看起来都好端端的,可是婚后妻子却整个人四分五裂。面对妻子所遭受的沮丧和紊乱,丈夫深感无助,也不知道该如何帮助她。对他而言,她的情绪摆荡让人不解,即使他能理清是怎么一回事,也无力解决眼前的问题;他发现根本无法与妻子所经历的和睦共存。我对每个遭遇这光景的丈夫,有如下的劝勉:
  “因着你对妻子的爱,又因你在婚姻中委身于她的事实,你已为她营造出一个安全的避难所。”我如此写道:“你的爱具体表达了神的爱,如今她感受得到充足的爱,也觉得足够安全,因此可以来面对往昔生命里令她惊恐的事,并愿意把这些事摊开,暴露在神的同在与他权能医治的光芒之下,好叫她能从这当中被释放出来。她深感安全,所以可让自己破碎,好让主把她重新建造成新人。她盼望从你身上得着的,乃是确知你会继续以爱心和扶持来帮助她,即使你并不能完全明了她所感受、所经历的。她需要你的祷告作为遮盖,因祷告将把仇敌拦腰斩断,使她在医治的过程中有个受保护的安全处所。”
  饶恕的必要性
  若不饶恕,我们可能永远无法风平浪静地驶出往昔,扬帆进入神为我们预备的将来;原因在于我们最大的伤害通常是来自人。
  你妻子的过往若有负面的关系(特别是分手的男朋友或前夫),要为她祷告能从他们的影响中释放出来,而不把过往的幽灵带进你们现今的共同生活之中。这些幽灵可能会在你们最亲密的时光中现身,他们现身时,你甚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总不希望自己得不断绞尽脑汁,来证明你和那些她在认识你之前所交往的人不一样吧!
  有关你妻子的关系网中,另一个需要祷告的重要医治层面是她地上的父亲;他对待她的方式会影响她与神、与你之间的关系。
  他很坚强,又随时在一旁帮助她吗?还是弃她于不顾,甚或虐待她呢?她若有个折磨、骚扰、虐待她的父亲,或是有个让她在某方面觉得自己很差劲的父亲,她可能会很难信赖你。这并不是因为她希望这么待你,乃是因那个理当保护她、爱她的人没有尽到
  他的责任。倘若她怀疑地上父亲的爱,她或许也会质疑天父的爱,这质疑又使她对你的爱也产生同样的怀疑。这方面是你可以透过祷告带来明显改善的。
  此外,有些精神上的重创事件也会对女性带来深远的影响;她需要祷告的支持,以走出这些记忆的阴影。譬如说,我曾经亲眼看到有位男士在车祸后流血致死。我并未看到车祸的发生过程,但车祸发生后我刚好开车经过,见状便停车下来帮忙,并用手机报案。车上只有那位被卡在车子里的男士,就在我的祷告中,我看着他在救护车来到之前断气。这事件使我的精神大受冲击,以致接下来几天梦魇连连。最后,我丈夫必须为我祷告,使我从这记忆的捆绑中释放出来,此后恶梦方才止息。
  寻觅自由
  我们都须脱离一切受其捆绑的事物,这可能是忿怒、憎恨、苦毒或沮丧。在沮丧中挣扎的女性,数目之多令人咋舌。但神并不希望她们在其中载浮载沉,乃是要她们得自由。譬如说,你妻子若受到沮丧的折磨,她需要你在祷告中支持她,直到她得着自由为止--不论需要多长的时间。另外,许多妇女都在与饮食搏斗。对她们而言,这是个既讳莫如深、又恼人的问题,她们需要从中得着释放。为此,她们迫切需要丈夫的祷告,直到她们胜过这磨难为止。
  有关你为妻子祷告得自由的这事上,最妙之处在于你不必有全部的答案,其实她也没期待你能解答一切的难题。你不必是个万事通,甚至她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神明白万事且有一切的答案,所以就让他来处理吧。你的妻子只想知道,当你看到她心灵不断受折磨时,你仍会继续爱她、支持她。
  倘若你妻子有许多方面需得自由和医治,你或许会这么认为:
  “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处理妻子的一切难题,我只想平平静静地出航,而她却在一旁兴风作浪。”但这就是异性相吸,如此才能补足对方而成为一体。你知道,跟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共同生活是多么乏味吗?生气、活力从何展现?挑战从何而来?你可以预测妻子的每句话、每个行动,因为这会与你的所言所行毫无二致。我参加过一个令人永难忘怀的研习会,主持人把与会人士按个性分组。所有外向的、想成为注目焦点的人,都被编到同一组;而那些敏感的、深思熟虑型的人也被集中成为一组;就这么一组一组编好。结果是大家都很可怜,外向的人想尽办法凌驾组里的人,敏感、深思热虑型的人则令组里的人感到暮气沉沉;我简直等不及要赶快回到混合小组。彼此完全相像是很无趣的。你或许认为,你会乐意拿所拥有的一切兴奋、刺激,来交换一点点的乏味。我了解你的想法,但配偶的问题一旦向我们发出挑战时,这挑战却可使我们的生命得以延展。所以,即使你妻子正经历一场艰难,而这艰难似乎超越了你所能忍受的耐性界线,你只要谨记,你是神医治的器皿,而这是何等的权利啊!同时,你也当感谢他让你有机会与她一同成长。
  释放的过程
  我发现怀孕这事最令人惊讶之处,乃是从受孕那一刻开始,就有个过程开始进展。除非我们进行一些措施来终止这过程,否则便无法拦阻这过程的进展;这完全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不论我是否合作,这个进展都会持续下去,这种完全不能掌握自己身体的感觉,实在是很奇怪。释放的过程有时候就像这样,不论你是否想要,释放就是会持续下去。不过,释放的启动是肇因于你把生命降服在主前,而他又乐意叫你得自由。当神认定你已预备妥当,可以来经历整个释放的过程时,他就播下种子,这种子将形成一股不断成长的力量,直到你得自由为止。与接生婴儿颇为雷同的是,阵痛是释放过程中的一环,但释放一旦完成,你必会很高兴经历这阵痛。
  情绪伤害和捆绑通常会一层层剥落,就如当初它们一层层被里上一般。因此,即使你妻子在某些层面已得到突破,整个事件们可能以更大的力量反扑回来。表面看来似乎又回到原点,只是这次益形恶化。若是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千万别因此胆怯或失望,也不要以为专情越弄越糟、不进反退;这只是表明新一层的伤害或捆绑浮现出来,可以进行医治了,神正领你的妻子进入更深层的释放。最深层的伤害是最痛的,只要在这风暴中紧紧倚靠神,他会带你们平安走过的。
  与生小孩相似的是,最深的痛楚出现在我们生命最大的释放之前,最艰难的光景出现在最大祝福临及的前一刻;而神的时刻表总是完全无瑕的。倘若只要我们喜欢,孕妇随时可以分娩的话,那么我们或会在怀孕两个月后就因害喜之故,把孩子生了下来;然而,因胎儿尚未成热,这样的孩子可能没有存活的机会。释放也是同一道理,我们尽力作最好的预备并允许给它时间,在释放过程启动之后,也不要去做一些令进展终止的举动。
  惟有神的慈爱能止息生命的风暴,也惟有他能扬起我们生命的帆,引领我们在正确的航向上前行。为你的妻子祷告,使她能从往昔的人生历程中收锚,让圣灵清新、安息的风吹拂她的生命之帆,平稳地驶向她当抵达的港口。
  爱妻如是说 --
  请为你的妻子祷告:
  1.她要在王里寻得释放与自由。
  2.没有什么能使她与神要赐给她的一切隔离。
  3.她有健全的情绪和心智。
  4.她能从昔日的捆锁中完全释放出来。
  5.她要饶恕一切必须饶恕的人。
  6.你要永远在祷告里爱她、支持她。
  7.她的生命要成为神医治权能的见证。
  新好男人现身说法 -- 尼尔·安德生(Neil T. Anderson)
  尼尔是“在基督里的自由”(Freedom in Christ Ministry)事工的总裁,着有《胜过黑暗》(Victory Over the Darkness)和《断开捆绑》(The Bondage Breaker)等书,与妻子乔安(Joanne)结婚逾32年,有一对子女和一对孙儿女。
  1986年春天,我妻子的眼睛开了一次刀,换掉出了问题的水晶体。这应该只是一个相当例行性的开刀,但因乔安对麻醉药有不良的反应,以致得了恐惧症,带来长达15个月的严重忧郁症状。医生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无法改善病症,我在这当中也因着角色的冲突而显得无所适从;我到底是她的牧者、培训者、还是辅导者(这些是我在许多人面前的角色)?或者我是她的丈夫?我领悟到我只能当最后一个角色。于是,我落入一个无力改变或掌控的光景之中。
  我们在这段试炼期间,失去一切所有,没有一样留下。此时,我初次领悟到神若是我拥有的一切,那么他就是我所需的一切。
  我的服事乃是天天托住乔安,对她说:“这事照样也会过去的。”借着祷告和谦卑倚靠神,这一切真的过去了。主使我的资源山穷水尽,为要叫我发现他的泉源。惟有神能使破碎的心灵复原,叫被掳的得自由。从这段破碎的日子中,“在基督里的自由”的事工诞生了,我们的婚姻也益形巩固。
  祷告
  主啊,我祈求你释放________(妻子的名字)得自由;除你以外,使她不受任何事物的羁绊。释放她脱离一切企图掌控她、辖制她的过往记忆;帮助她饶恕所有伤害过她的人,使她不成为不饶恕的俘虏。
  求你释放她脱离一切拦阻你造她之时在她身上成形的事物;时时保护她远离仇敌的诡计,不让这些计谋阻挠你要在她生命中成就的释放和医治。愿你使她重新获得所失去的一切,直到一切美物都一无所缺。我知道你的同在就是医治,就是完全,所以求你帮助她活在你的同在中,好使她成为完全。
  主,我深信“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林后10:3~4)的道理。我奉主耶稣的名,拆毁仇敌在________(妻子的名字)生命所筑起的一切坚固营垒,并祈求妻子在(明确提出你妻子需要得自由的挣扎事情)上能得自由。我奉主耶稣的名,叫她在这事上得自由。为她的缘故,我祈求你:“不要静默,直到他的公义如光辉发出,他的救恩如明灯发亮”(赛62:1)。在她面前,使黑暗变为光明,又“使弯曲变为平直”(赛42:16)。你曾在圣经中说:“凭智慧行事的,必蒙拯救。”(箴28:26)因此,我祈求使她能凭智慧行事,并得到全然的拯救。求你向我显明应当如何在这过程中爱她、支持她。
  大能的利器
  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要记念从前的事,也不要思想古时的事。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发现,你们岂不知道么?我必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赛43:18~19)
  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也必救我进他的天国。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提后4:18)
  你们听过他的道,领了他的教,学了他的真理,就要脱去你们从前行为上的旧人。这旧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渐渐变坏的;又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换一新,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4:21~24)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3:13~14)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