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凭信心得博士-良友


  韩婆婆的故事(3):凭信心得博士
  二十五个聪明的男同学中我是唯一的基督徒,所以每一天都面临着挑战,然而对我确是件好事,我不得不用心钻研神的话语,结果对我的信仰和理性都有帮助。
  主并没有让我单独争战,我房东教会的一位教授告诉我,在学校里有一个基督徒团契,我心里想,那必是一群“龊蛋”。有一天,我终于跑去看个究竟,出乎意料之外的那些人都是很实在的基督徒,有些人还是学校中最有才华的呢。我开始固定参加聚会,很快地投入团契,分享美好的时光。我非常用功,第一学期快要结束了,我觉得自己表现得还不错,但我没忘记H教授曾说过,看看你第一学期的表现如何吧。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只是不断地提醒神,他曾应许过要在我前面开路,一步一步的。
  现在下一步是什么呢?我要停在这里,或者向前走?
  我也开始学会面对生活的实际问题,过去在医学院的惨败,浪费了父亲许多钱,现在我再也不能接受他的学费资助。我决定完全信靠神的供应,对凭信心的生活我一无所知,也没有读过中国内地会戴德生《凭信心生活》的传记——事实上,我甚至没听说过他。但我知道神要我信靠他,供应一切所需。第一学期开始时存的一点积蓄,现在已经用光了,即使我可以继续念,学费也毫无着落,但我祷告以后心里有了平安。
  在第二学期注册日的最后一天,我收到一封教务处发的长方形公务信封,那是什么呢?我打开折叠的信纸,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信中说:授予韩宝琏全额奖学金和生活补助金!
  这不可能是我的!我一边凝视着通知,一边心里想。“这不可能是给我的——我没有申请任何奖学金啊!”
  我抓了大衣匆匆跑到教务处,我收到这封信,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把信交给秘书,“一定是弄错了。”
  “你是韩宝琏吗?”他一面审视那一信纸,一面问。
  “是的,我是韩宝琏。”
  “你是不是在动物系研究生理学?”他微笑着抬头看我。
  “是的。”我的心砰砰跳,我的喉咙干干的。
  “那么这信就是给你的。”她很亲切地笑了。
  “不可能的!”我争辩到,“我没有申请啊!”
  他解释说:“你虽然没有申请,但H教授为你申请了。”
  这教授不是讨厌班上有女学生吗?只不过认识我一学期而已,居然替我申请奖学金!我简直不敢相信,但却很开心。现在我知道H教授是支持我的,不但如此,而且我还可以毫无经济压力地完成这一年的学业,下一步路主已经清楚地指示了。
  从那时开始直到获得硕士学位,每年将近申请奖学金的日子,我就对主说,现在要怎么样呢?这次我可以申请吗?而每次的回答似乎都是“不必申请,如果是我的带领,我必供应你所需的钱”。如此,我不但得到指引,也得到经济供应。
  快完成硕士班课程时,我开始考虑怎样去找工作,我从来没有求过职,因此想去和教授商量。正想着,他就到试验室来找我,他的话令我大吃一惊:“你想不想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他问说。
  “哦,”我定了定神说,“那一定很棒,但我从未梦想过。”
  “那么,”他继续说,“我有一笔钱是洛克菲勒基金会拨来的,我愿意授权给你使用,让你继续研究硕士研究的那个题目。我觉得它很有意思,也乐于看见你深入研究并获得博士学位。”
  “你知道,”我眨眨眼睛说,“我必需为此祷告。”
  他是个犹太人,看来有一点了解我的古怪行径,没有再说什么。
  一个星期以后,他把我叫进办公室问说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我问。
  “就是留下来跟我做研究的事。”他的眉毛因轻微的不悦而皱在一起。
  “你真的很认真吗?”我小声地说。
  “我怎么会不认真?”
  “你可知道你问我是否留下来那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开始有点感觉不自在。
  “不知道啊,那天是什么日子?”
  “那天是愚人节,我以为你只是跟我开玩笑呢。”讲完之后,我们大笑了一阵。
  H教授对这件事情是认真的,就这样神用不寻常的方法使我攻读博士学位,但直到今天,我还认为P。H。D并非“博士”(Doctor of Philosophy)的缩写,乃是“每天赞美他”(Praising Him Daily)。许多人得到学位时满身是债,而我却又有学位又有钱,因为我敢信靠神,他履行他的应许,一步一步引导我。
  我的别名“婆婆”为时长久,其来有自,是在宾州大学首先被叫开的。因为我是研究生,所以比基督徒团契中大部分的同学年长。他们开始来找我闲谈,把我看作分担难题的对象,有时也在我的实验室聚会,我们有美好的友谊,我开始觉得神在某些方面给我恩赐能够服侍他。
  有时我与契友们一同去参加学生周末退休会,那是在纽泽溪南方的开斯威克举行的。有些女生在餐厅做服务生,以工读的方式缴费。有一次餐厅服务生人手不够,他们就请我帮忙,因为以前曾带人做过,所以我答应了,我被派在讲员那桌服务,所有的大人物都在那。这次退休会出席的人很多,整个餐厅都客满了,而且十分忙碌,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最后我端上了咖啡,不知怎么搞的,失手把一杯热咖啡全倒在一位讲员的背上。当时真尴尬万分。他身材高大,很有风度,幸好也相当幽默。虽然是我把咖啡倒在他身上,他确先向我道歉,而且把责任都怪在自己身上,我又困惑又尴尬,不知如何是好,赶紧退到厨房去。
  我把这惊险的一幕告诉其他的女同学,又问:“那位先生是谁?他甚至不让我替他洗衬衫。”
  一位姐妹捉弄地说:“也许他想你连一杯咖啡也拿不稳,一定也不会洗衬衫吧。”
  我不放弃:“他到底是谁?你们谁认识他?”
  “他啊,就是中国内地会的本地主任啊!”另一位一边笑我窘到极点之态,一边回答。
  “中国内地会?我从来没听过。”
  “你没听过吗?那是一个很大的国际性超宗派宣教团体,专门在中国工作的,是一个凭信心的差会,由英国人戴德生所创立的。你没有看过他的传记吗?你一定要看,那本书非常感人。”
  那天下午一有空,我立刻到书局,看来他们有很多关于中国内地会的书。我买了不少,开始一本一本地读,蒙受很大的祝福。由其从《戴德生的属灵秘诀》中获益最多。这本书对我的意义随着年日日已加深,还没读完这本书,我就对“信心的生活”比从前了解更多了,很快的,我变成以金钱支持内地会的人,然后又成为代祷同工。一杯倾倒的咖啡和一位真正的基督徒绅士是神把中国内地会介绍给我的独特方式。
  我在生活中逐渐体认信心的生活不仅是在经济上和道路上信靠神,在一切都不顺利时仍然要信靠神。
  我在攻读博士时生了一场很奇怪的病,钙质从我的骨骼消退,进到组织里,这种病的本身和治疗法都非常痛苦。最后,医生告诉我这病只有一点点希望,也可能永远不能医治,即使我能活下去,也可能是终身残废。对一个二十六岁的人而言,这可不是一个乐观的远景。
  暑假我计划到鳕鱼角在麻省的森林洞有名的海洋生物学实验室做研究工作,能够在那做研究是我的荣幸,而且我觉得应该使自己忙碌,就决定去了,不管健康有多恶劣。
  在鳕鱼角的那个暑假,神集中火力对付我现身的事。他用《哥林多前书》6章的一段经文:“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吗?这圣灵是从神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接着他又以《腓利比书》1章21节向我挑战:“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我不得不扪必自问——我是否真的相信,我是否愿意神的旨意成全,即使是要我死。
  从鳕鱼角回来以后,我去拜访一位牧师和师母,他的母亲也在那。他们都知道我刚看过专家,就问我情形如何,我告诉他们专家很坦白地告诉我,没有什么医药可以治疗。几分钟后,牧师的母亲对我说:“宝琏,我知道你准备好面对死亡,但你曾否告诉过神,如果是他的旨意,你愿意死?”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她的话,回到住处我跪在旁边简单的祷告:“主啊,若是你的旨意,我愿意死。”平安大大地充满我的内心。主好像在问我:“我已经买赎了你,难道不能取你的生命吗?”
  我一生中大部分重要的决定都是在房间里做的,或是在室外某个地方单独与神同在时借着研读他的话做的。我好像从来没有在聚会中做重大的决定,这并不是说我轻视聚会中的决志,只是要表示神了解我们每一个人个别的气质,他知道我是那种在个别并且感情化的场合中才会有良好的反应。许多时候,在我每日灵修时,神对我说话,这次也是一样。某天,当我向他表示愿意让他拿去我的生命时,他以《诗篇》27章14节感动我:“要等候耶和华,当壮胆、坚固你的心。我再说,要等候耶和华。”
  几天以后,他又借着《诗篇》118篇17-18节向我说话,仿佛向我暗示他的计划:“我必不至死,仍要存活,并要传扬耶和华的作为。耶和华虽严严地惩治我,却未曾将我交与死亡。”我相信这是对我说的,我也感谢他。
  同一天,我也读到《以赛亚书》30章21节:“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
  我把自己的前途完全交给主,并且信赖他的应许,便继续做研究,并接受治疗,我的博士论文、期中考试和论文口试,大部分都是在治疗浴室预备的。为此,我有一个为配合浴缸特制的桌子,以便研究顺利进行,只是许多书都受了浸礼。
  正如神所应许的,他一步一步引导我,终于让我得到了学位,他不但重整我乱成一团的生命,而且在我信靠他之后,向我显示他的信实;又为着他自己的荣耀,开始重新塑造我的生命。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