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药神,但有真神-雁子


  雁子广播: 没有药神,但有真神

  《我不是药神》看过很多天了,不想凑热闹,不想写快餐文章,所以拖到现在。这个电影让我泪流满面,因为他触到了我的软肋——穷人,病人。
  当警察凶神恶煞地把病友抓走,叫他们供出卖药人时,一位白发苍苍的大娘站起来说:你们别再查印度药了好吗?4万元一瓶的正版药,我吃了3年,房子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你们非说它是假药,那药假不假我们能不知道吗?那药才卖500块钱一瓶,药贩子根本没有赚钱,谁家能不遇见一个病人,你就能保证这一辈子不生病吗?如果把他抓了,等于断了我们的活路,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当白血病人”小黄毛“,为了保护走私贩程勇,开着装满仿制药的货车发疯一样地引开警察,最终被撞身亡时,程勇抓住警察发疯般吼叫:”他才二十岁,他只想活着,他犯了什么罪?“
  是啊,只想活着,这是一个人最低的本能,但是却做不到。全国有400万白血病人,几千万癌症病人,很多都挣扎在生死线上,是谁不让他们活着?
  ————————
  想骂人,又不知道该骂谁?
  骂警察吗?他们是执行公务,是走私就要抓。没有批文就是假药。贩卖假药就要判刑。
  骂医院吗?中国的医药体制就是以药养医。诊疗费护理费和治疗费都不高,国家投入又不够,不靠高价药靠什么?
  骂医生吗?药价不是他们定的。实话实说,中国的医生非常辛苦,经常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培养一个医生,上学就十几年,工资也就几千到1万多,和国外根本没办法比。只好靠奖金,药品回扣,以及各种检查项目的回扣。
  骂医药代表吗?那可都是经过国家批准的,合理合法的身份,已经成为中国医药界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离开他们,只怕许多药厂要倒闭,税收会大大减少。
  看来只能怪病人自己了,谁让你生这个倒霉的病,自己受罪,还要拖累家人和社会。
  一边是一天能挣一千多万的影星明星。一边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穷人病人。这个社会真的病了。
  ————————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独立宣言)。这已经成为全世界的普世价值观。而我们现在只要生存权行吗?
  程勇这个屌丝形象一夜之间成了百姓心目中的英雄。他不仅救了一千多个病人,更重要的是救赎了他自己。从一开始为了牟利而走私,到最后为了救人赔钱冒死走私,这个转变的过程非常震撼。穷不是罪,但穷可以导致多种犯罪,比如偷盗抢劫凶杀卖淫贩毒走私……程勇也是为了凑够他父亲的手术费才铤而走险的。
  当他看见那些病人一双双绝望的期待的眼神,看见他们挣扎在死亡线上,看见吕受益因为断药自杀身亡,看见小黄毛为了救他引开警察自己被撞身亡……他心里的良善复苏了。对生命的敬畏复苏了,人与生俱来的的本性:爱、怜悯、公义、奉献复活了……其冲击力远远大过那些靠设备制造出来的特效。
  负罪感是天生的,是上帝在造我们的时候就放在每个人心中的。唤醒这种感觉,需要时机,需要爱,有效的办法是去和穷人,病人,可怜人在一起。就像当年耶稣一样。上帝爱世人,绝不是一句空话。
  如果那些制定政策法律的人也能像程勇一样到民众中去,到苦难的人群中去,或许他们就能制定出更加符合人民群众意愿的法规了。救赎离不开苦难。
  ————————
  对于影片中的刘牧师,有称赞的有诋毁的,其实没有太大意义。一个没有信主的编剧,你指望他写出多么属灵的牧师来吗?更没有道理指责人家。就好比雁子只是一个作家,音乐人,绝非牧师。看见有人把我当成是牧者我就心慌了,不知道接下来会受到怎样的批判。
  ————————
  在中国,有一种职业叫医药代表,现在看来就是恶的代表。国外推广药品主要靠讲座,靠临床应用交流。中国推销药品主要靠医药代表,而推销的手段主要是回扣。他们包干了各个区片各个医院,和医生们都非常熟悉,基本上不用跑路,按时把回扣款打过去就是了。药品经过各个环节,最后到医院,再到病人手中。一元钱就增值到十几元几十元甚至上百元。而老百姓怎么知道这些?进了医院,就是砧板上的肉。
  我有一次因为心律不齐去看病,各种检查做了没有大碍,也没有了症状。医生却建议我做冠状造影。当即给我写了一个条子:”就说是我让你来的。“我立即知道他是为了提成,没有去做。2000多块钱事小,风险和对身体的伤害事大啊。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当疾病成为一种商品,病人就只剩下待价而沽了。商品还可以讨价还价,病人却不行。你什么都不懂,只有听话的份儿。最卑鄙的不是抢不是偷,而是冠冕堂皇的趁人之危。
  现在什么最贵?看病,上学。房子贵了我们可以不住,衣服贵了我们可以不买,日用品贵了我们可以不用。但生病不能不看啊,孩子不能不上幼儿园不上学啊。
  这世界满了罪。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马书 3:10 )
  ————————
  他们一口一个药价是物价局定的,好像物价局就是圣旨。物价局又是根据什么定的呢?当然离不开国家药监局。从改革开放到现在,国家药监局因受贿落马的官员至少有几十人。最典型的就是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2007年7月10日已被执行死刑。不仅是巨额受贿,而且批准了大量的劣质仿制药。对人民的生命安全造成极大威胁。你以为你是病死的吗?不一定,有可能是被治死的。据报导,中国每年有160万癌症患者死于不当治疗。
  格列宁一瓶售价4万,一年病人需要花几十万。相当于一个工薪阶层十年的收入。更不要说那些没有固定收入,边远农村的老百姓。得了这个病就意味着死。影片中的吕受益选择割腕,选择跳楼,这是非常真实的结局。
  现在虽然说已经有了医保,新农保,但是自己还是要付将近半数的医疗费,依然是天价。而且很多癌症药品是进不了医保的。即便是进了医保的,很多医院也没有药,因为有效期等成本问题医院不愿意列入采购计划。和盈利相比,生命已经退居二线。
  我们必须实话实说,不是所有的制药厂都是黑心的。国外的药厂有非常严格的管理制度。一个新药从研发到上市,可能需要几十亿,如果在临床阶段没有通过,那么这几十亿就打水漂了。而仿制药完全没有前期费用,合成药品的成本是非常低的。瑞士的格列宁(影片中叫格列卫)4万,印度卖500,但成本比500要低得多。
  原研药生产15年以后,其他国家才能够仿制,这是国际法律。而印度经常是在新药刚出几个月就开始仿制。仿制药已经成为印度一个很大的产业,其中的问题也是非常多的 ,不乏价低质差的药。影片中瑞士厂家追究起诉是合理合法的。由于仿制药疗效的不确定,许多医院不敢用。即便国家已经生产了还是离不开进口药。
  ————————
  刚刚看见一则报道,中国浙江某药厂生产的一款降压药居然检测出加有强致癌成分,而且大量出口欧美和韩国等地,被美国查出全部召回下架。圈内人都知道,中国的许多仿制药、中药都存在安全问题,却都视而不见照样卖。治病还是要命有时候就是一步之遥。
  中国能够拿出钱来搞原研药的企业很少。急功近利的企业便生产了许多”新药“,把便宜的老产品换个名字,换个包装,价格就翻了几倍甚至几十倍。这里面的猫腻就不说了。大家记住,不是所有的贵药都是好药,不是所有的专家都是良心医生。
  国家最近已经取消了高价进口药的关税。但其实大部分进口药关税只有3%,比起药贩子的加价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只有进入医保进口药才会大幅下降。盲目到印度去买仿制药并不是一个安全的途径。不过,对于那些要救命的病人来说这就是一句废话。
  全世界190多个国家,没有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的只有20个,中国是其中之一。连我们认为最为贫困的朝鲜,越南,古巴都是全民免费医疗。
  ————————
  以上说的一系列现象,目前靠人的力量都是很难改变的。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药神,医神,股神,权神,男神,女神……但却有真神。
  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能做出什么恶事来你是怎么想都不会过分的。一切混乱的根源,就是因为心中无神,或者说他们心中的神就是金钱名利。没有敬畏之心的人他怕什么呢?
  为什么那些以基督教文化为主流文化的国家,在医疗,养老,教育,残疾人福利方面比中国要先进几十年到100年。就是因为有上帝同在,有基督精神的引领。
  ————————
  说一个美国医药公司的例子。
  1970年—1992年,中国乙肝大爆发,病人和病毒携带者超过1亿。1989年美国默克公司将最新基因工程乙肝疫苗技术转让中国。1993年,中国成功生产出第一批基因工程乙肝疫苗。以当时中国每年2000万新生儿计算,1993-2018年,25年间,中国至少有5亿新生儿接种了这种转基因疫苗。
  现在出生的婴儿都会免费接受疫苗,这个真的要感谢默克公司。默克公司因此不收取任何专利费或利润,也不在中国市场出售乙肝疫苗。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默克公司总裁罗伊·瓦杰洛斯的答复是:因为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我认为这是默克公司在20世纪做的最好商业决策之一,虽然没有利润,但它有望拯救的生命数量超过了默克曾经做过的任何事。50年后,中国将根除乙肝疾病!”
  “对一个制药企业来说,在此期间接种的疫苗数量足以产生高额利润,但我们知道默克公司将它作为礼物送给中国,对中国人民来说,这是一件无价之宝。”说这个话的是中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副主任梁晓峰。
  这就是在基督文化土壤上培养出来的企业家。这样的例子我们知道的还有巴菲特,比尔盖茨等很多将自己全部家产裸捐出来的基督徒商人。他们明白,他们的财产只是上帝委托他们代为管理的,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世人。他们追求的是“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彼得前书?1:4?)
  ————————
  着名学者政论家刘植荣说:中国用十几年的时间拉出了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没有拉出的贫富差距,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几个国家之一。
  人能做什么?这一切只有交给神。让我们一起来祈祷。
  祈祷中国的治国重心,从房地产业,金融业,娱乐业,电商业……转向医疗,教育,养老,文化,科技。从富人转向大众转向穷人。
  祈祷中国早日实现全民医保,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免费医疗。
  祈祷中国的医药体制真正能够实现精准有效改革。让大众受益,让穷人看得起病。
  祈祷中国的仿制药审批得快一点,质量好一点,祈祷高价进口药能更多的进入医保。
  祈祷更多的企业像默克公司那样,无私将原研药低价转让给急需要的中国,解病人燃眉之急。
  祈祷中国的药厂,医药公司,医院能少挣一些差价,把救人而不是盈利当成目的,多为穷人病人着想,还原医院救死扶伤的本性。
  祈祷国家兴起更多的扶贫扶困扶弱扶病基金会。鼓励民间慈善团体。利用税收政策调节高收入,缩小两极分化,提倡慈善捐献。
  祈祷中国的宗教信仰大环境再宽松一些,让福音的种子能够进入各个阶层,尤其是掌权者心中,用来自上帝的大爱柔软他们的心。
  祈祷中国的教会能够合一,兴起真正灵命纯正高水平的牧师和带领者。走出去,在世上做光做盐,争取社会话语权。
  祈祷教会兴起更多像特蕾莎修女那样的爱心使者和基督徒志愿者。帮助穷人,老人,病人,残疾人。活出基督的样式,彰显神的大爱。我们行善,不可丧志;若不灰心,到了时候就要收成。 (加拉太书 6:9 )
  福音救国,福音救人,福音救命。不要忘记我们的大使命,把福音传到万邦。包括君王。
  ————————
  即将录音之时,看见国务院总理就影片引出的热议做出了批示:“抗癌药是救命药,不能税降了价不降。必须多措并举打通中间环节,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让群众有切实获得感。”为总理点赞!
  广播最后的背景音乐《上帝爱世人》是雁子作曲的合唱诗歌。需要的加我QQ416885602
  版权所有,转发请署名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雁 子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