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风雨后的宁静 -听见


  01 风雨后的宁静
  十一年艰辛的漫漫抗癌路,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见耶和华的恩惠,我们就早已丧胆了。癌的威力虽大,但也有限,它不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也不能夺去神所赐的永生;它不能缩短神搭救的膀臂,也无法折损亲情、友情;更不能阻止我们去爱、去付出、去高声欢唱!
  台风横扫过的庭院盖满落叶和残枝,花草歪歪斜斜地躺了一地,更显零乱无绪。儿子也因学校停课被困在潮湿闷热的家里。没水没电的日子,百般无聊。
  这回「造访」北卡的超级台风是几十年难得一见的。而我却也在这一历史性时刻因着旧病复发而再度住进医院,更没想到设备齐全的庞大医院也会停水,使得病房散发出特殊的气味。当我匆匆自医院落荒逃回时,还只能虚弱地躺着休息呢!
  几天来,全靠查经班好友建恩一家,以爱心接待我们,白天同其他的弟兄姊妹一起帮忙清理庭院里断落的枝叶;夜晚则供应食宿……。
  面对着迎面而来的挑战,虽还理不出头绪来,但患难中的友情却及时温暖了刚出院的我。当我抬头问苍天时,眼角依然湿润,但深知帮助将从何而来。
  抗癌第五关
  台风前,我就突然觉得很疲倦,咳嗽不停、全身酸痛,又因没有胃口而体重直线下降,显得毫无生机。验血又发现血液中的钙太高,立刻被「逮」去住院五天。
  输入大量的生理盐水,加上药物的控制后,血钙慢慢下降,我的体力才逐渐恢复。然而进一步的检验显示,癌细胞不仅活跃在骨头里,且已转移到肝脏,内有一点五公分的肿瘤。因此需要立即接受化学治疗。
  虽然,这已是十一年中第五次发病,但这消息仍使我颤栗不已,心中的懊恼和沮丧更是难以言喻。又一个重要器官的受损,反击机会似乎愈加渺茫;而且我真是厌烦那折磨人的化学治疗,更舍不得再失去刚长了一年半的满头黑发。
  与住院医师闲聊时,我问他:「我的情况是不是足以与死亡划上等号?」他含蓄地说道:「我还不是专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别忘了,妳已经走过一段很长的路了。」
  按照医学的统计数据,我是早就不该存在的「异数」。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我因此可以坦然自若地接受。事实上,心中仍有许多牵挂。盘旋脑海的仍是「值不值得再拼一次?还是该早点把未了的心事交待清楚呢?」
  在急难之中自然是不断地向神呼求。然而,连续几个星期的虚弱和疼痛,已使我的信心受到强烈的震撼。对父神变得焦躁而缺乏耐心。我急切地呼唤:「天父!快救救我,如此耽延的话,不如快快接我走,免得受苦又连累家人。」
  声声催促却未见改善,口中的赞美越来越少,抱怨则与日俱增。我再次跌落在「自怜」的深渊之中,只盯着自己的伤痕,时刻被莫名的恐惧层层包围。
  百般恩情难解忧
  丈夫看到我身体和心灵的软弱,着急地安慰:「神依然掌权,祂的恩典一定够我们用的。」还提醒道:「难受是短暂的。只要坚持下去,父神一定会为我们开路,妳也一定会重新得力的。」
  他还每晚卖力地为我因疼痛而变得僵硬的肌肉按摩;一边为我迫切地祷告,同时又为我数算神在我们家的丰富恩典。虽然夜晚在丈夫的安慰中入眠,白天却往往又陷入颓废之中,连自己都不敢承认这是「消沉的我」。
  儿子特地写了一大张海报贴在我的床前,以示鼓励;也常在身边说些安慰的话;还借来超级好笑的电影,极力想逗我欢心。妈妈则在默默地张罗着所有的家务,日夜忙个不停,以掩饰她的焦虑和忧伤。
  丈夫找出已收藏的假发,仔细清洗并吹干以备我再度落发时使用;夜深人静时,只见他独守灯下,孜孜不倦地研读各种实验阶段的治癌研究报告。朋友们更是频频追问有什么事可以让他们代劳。
  这么多人在为我付出,我却只能木然地躺在那儿忍受一波又一波的疼痛。然而,除右腿疼痛是癌细胞造成的,其他疼痛和倦怠真的只是药物产生的副作用。疼痛并未长久地滞留,但挥之不去的是心中那份烦恼和伤感。我是个小信的女子,我的心跟着身体状况而上下波动不已。
  这次发病,除身体虚弱、行动发生困难,精神上更觉沉重。因为与我「并肩作战」的一位姐妹癌症复发,已无法进食。虽每次见到她,都被她的平安、荣美所感动,但也为失去她而特别伤感。
  同时,另一位病友因癌细胞蔓延至肝于去年过世,但她末后受苦的景况,一再浮现眼前……。
  我虽有永生的确据,且自以为早就「视死如归」,但如今才发现自己仍是很害怕长久疼痛;更怕无法行动自如而让家人为我受累。我开始为尚未发生的事而战栗;我是个愚昧而忧愁的女子,正在以未来的忧郁摧残自己。
  心灵的安息
  然而神有丰富的怜悯,祂能体恤我的软弱。在我的慌乱、惧怕和伤感中,除了家人的全力支持,神更借着多位爱我的姊妹给予安慰:「淑琴,只要妳活着一天,我就不会停止为妳得医治而迫切祷告,妳要专心信靠神。」她们源源不断地寄来诗歌、讲道录音带、属灵书籍。
  为此,家中整日播放着赞美的诗歌。神的话语是生命、是大能,听在耳里、进入心中,使我再次安静地思想神的话语和祂的信实,停止埋怨和焦虑、停止看环境和病痛,凭信心交托自己与父神更亲近。
  是的,有什么事能难倒我们的神呢?而我岂不是早把自己的一生交给神,相信祂在圣经里的应许,也深信我的事祂必定负责到底吗?为何仍是愁眉不展呢?「我又错了。父神,再次原谅我吧,坚定我的信心。」
  是的,当定睛仰望神,不可忘记祂一切的恩惠。祂赦免我们一切的罪孽,医治我们一切的疾病。祂才是我们随时的帮助。
  当我抓住神的应许时,疑惧便逐渐退去。我不再六神无主地挣扎、呼喊;风暴中的我回到了熟悉的港湾,安息在天父的膀臂下,也发现祂的慈爱未曾离开过我。
  化险为夷
  当家人搀扶着我走到后院,映入眼帘的尽是台风肆虐后的灾情。因着强大的风速,邻近的树木全向着同一方向倒下,我们家也倒了好几棵树,压坏了整面围墙。
  奇妙的是,正对着房屋后面有一棵百年的高大橡树也被整个连根拔起,却歪歪斜斜地偏了个角度,躺在正好避开四周屋宇的「最佳角落」,造成「最小的灾害」。
  据说来参观者莫不是睁大眼睛直呼:「幸哉!幸哉!」更有人笑称在大树倒下前,必定有天使对它吹了一口气。
  妈妈更是进一步描述,当这大树在半夜倒下时,震天动地,屋宇摇晃,吓得她魂飞魄散。在这狂风暴雨之夜,她独自守着沉睡的孙儿,深觉责任重大。
  情急之下,在黑暗中摸索,拿起孙子骑脚踏车用的安全帽戴在他的头上,也算是多一层保护。她同时又挂念着还住在医院里的女儿和女婿……。
  若不是有主同在,她实在是难以度过这「漫长」的台风夜。我呆若木鸡地望着倒在后院中的庞然大物和平安无事的家人,虽心有余悸却充满无限的感恩。父亲怎样怜恤他的儿女,耶和华也怎样怜恤敬畏祂的人。
  掌握今日
  是的,死亡是人人都要面对的事实,但如何「度过余生」,却是我可以选择的。我不必为未来的景况郁郁寡欢,理当珍惜当今。只有今天才是我可以掌握和改变的,我愿尽情地去探索生命的意义,以感性的心情来体验每个崭新的经历。
  我开始拄着拐杖走出久困的房屋,欢欣地告诉邻居这是一个美好的日子。我珍惜晚间儿子陪着挤在灯下,吃力地拿着针作十字绣的好时光。
  他得意地说:「我喜欢陪妈妈边绣边聊,谁说这只能是女孩子的事?」他作刺绣的模样,我怎能忘怀呢?我感激丈夫耐心地陪我聊天,神采飞扬地谈论「我们」向癌症病友传福音的异象,他总是把我圈在他所有的计划里,让我兴奋得忘了病情的严重而意气风发。
  多少个夜晚他耐着心听我大吐苦水,我看着他那已张不开的蒙眬睡眼,仍在适时地频频点头或拍拍我,不禁感谢神赐给我一位「最佳听众」。
  十一年艰辛的漫漫抗癌路,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见耶和华的恩惠,我们就早已丧胆了。癌的威力虽大,但也有限,它不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也不能夺去神所赐的永生;它不能缩短神搭救的膀臂,也无法折损亲情、友情;更不能阻止我们去爱、去付出、去高声欢唱。
  「信靠顺服」和「数算神的恩典」,永远是我们得胜的秘诀。祂是昨日、今日、明日永不改变的神;祂更是守约、施慈爱的神。我要依靠祂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
  在如此时刻,我更当存心忍耐,继续奔那摆在我前头的路程,专心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