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十年之后-听见


  十年的抗癌路,以认识耶稣最为宝贝。祂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的盾牌,我们心里倚靠祂,就得帮助。祂赐给我们永生的盼望,祂是医治的源头,祂使我们在病中依然可以拥有更丰盛的生命。我们渴望把这大好的信息传给所有的中国癌症病人和他们的家属。
  柔和的阳光洒满整个诊断室,医生正翻阅着手上的化验结果。在安静祥和的气氛中,我却是惊弓之鸟,我的心悬在半空中,等候判决。
  每一次与医生见面的日子,对我总是一种煎熬,一种试炼。因为我好怕又听到坏消息,我终究要崩溃,要化为碎片,消失在人间了。难怪有人著书取名为《如何存活在与医生会面的日子中》,个中滋味只有我们这些癌症病人可以完全体会吧!
  我的医生常提醒我,不要只为这些化验数据而活。然而,对一个生病的人,这些数据岂不是掌握着病情好坏的信息吗?怎能掉以轻心呢?当我血液中的癌指标下降时,医生与我同乐;稍有变动时,他就说是「实验误差」……。我真是很喜欢他。
  只见医生笑容满面的说:「看来整个病情是没什么变化,没有变坏就是好消息,就继续服药吧。」接着转向外子振成说:「今年的假期要早点安排好。」
  我的心又绞起来,神经质地问:「为什么要提早?你是认为我的病会……」他说:「你们去年八月的东北海岸之旅,不是临走前旅馆都没来得及订好吗?」我终于可以放松的笑出声来,这医生老是怕我没得玩似的。
  每当辛苦的治疗告一段落,他就频频催促我们出门度假。他常说:「你们配得一个美好的假期。」「家庭旅游」大概已被他编入全盘的治疗计划当中吧。当然,热爱旅行的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我珍惜每个与家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每次的全家之旅,畅游国家公园,沈浸在大自然的洗涤中,总让我们重新得力。「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我的心已经飞往加拿大的落矶山脉……。
  生命的曙光
  医生又说:「淑琴,妳知道吗?下个月妳就满十周年了!」我是八六年的四月五日动的手术,怎么会忘得了?十年的抗癌岁月,是刻骨铭心的坎坷经历,谁忘怀得了?
  癌把我们一家人紧紧的圈在一起,在美国异乡里相依为命,他们为我而两鬓偕白发,为我流了多少伤心泪……,年迈的老妈妈,为我而憔悴,她为我扛起所有的家务,照顾全家的生活,日夜忙个不停……。
  若不是耶稣,我们岂不是只有沉沦在毫无指望的苦海中,让劳苦愁烦填写我们的生命……,我亦不知要魂归何处?
  然而,我们相信耶稣也满了十周年!「我们因耶和华的救恩欢欣」,这是神特别的怜悯和恩典,祂呼叫我们的名字,一个个地拯救我们全家。
  十年中,我发病四次,我们的生命经历各种挑战,大小的挫折接踵而来,有时因力不能胜,而灰心失意。但主耶稣总是让我们在失意的谷底看到一线曙光,又能兴高采烈地奋力往上爬。
  当生命受到极大的威胁,「活着」不再是理所当然时,一个人才真正的珍惜他所拥有的一切:健康、和谐的家庭、诚摰的朋友、平顺的环境……。
  对日月星辰,四季的变化,灿烂的夕阳,鸟语花香,不再无动于衷。「惜福」和「常常数算神的恩典」是患难中喜乐的秘诀。耶稣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这是我们一路饱经风霜时,牢牢记在心中的应许。
  十年来,我们一家人所蒙的恩惠何其多,只有不断的感恩,再感恩。夫复何求?
  癌将我们磨练得更长大成熟,不敢说是老练刚强,但也能享受「风雨中的宁静」。十年前,刚得癌时,我跪在神面前哭诉,求祂容许我,陪伴年幼无知的儿子走一段人生路,让为人母亲的我,没有太大的遗憾。
  如今儿子长得和我一般高了,反而成为我病中的开心果、安慰者、拉拉队长。看他小小年纪,爱神爱人,懂事,又很贴心。我夫复何求?
  我也祈求父神,保守年迈的妈妈无灾无病,可以安享天年,让我们多孝敬她几年。然而神的心意乃是要拯救她,赐给她永生的恩典。在凄凉困苦中及最黑暗的时刻,她终于抬头仰望神,从此坚定地信靠跟随这位宇宙独一的真神。
  神确实保守妈妈的身体,更让她能享受含饴弄孙之乐,祖孙情深,令人羡慕。她渴慕神的话语,戴上老花眼镜,孜孜不倦地学习,勤学苦练,认真背诵的态度,令我惭愧。看到神亲自看顾年老孤苦者,我夫复何求?
  我求神赐给当时仍在求学的振成,一份稳定的工作,一颗渴慕神的心,求祂特别施恩怜悯,好让我们在患难中,可多作几年好夫妻。神赐给他的是属天的智慧,和挑起重担的能力,在险恶的环境中,带领全家经过旷野地,不叫我们颓废,或口出怨言;一步一步随主而行。
  我常说他是我们家的「火车头」,拉着我们翻山越岭,穿溪越谷,与我们一同享受走过的人生路。他谦卑在主面前,领受祂无私的爱,他怜惜爱护我,从来没有一句嫌弃的话,他让我知道什么是婚姻中爱的真谛。他在家中立下服事人的榜样,他照顾我们无微不至,我们都深深爱着他,也心疼他的操劳。
  十年来,他爱主的心未曾稍减,传福音的心志更是坚定。我是一个蒙恩的女子,我夫复何求?「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我乃是一个软弱的女子,为癌所困。
  十年当中,正统的治癌方法几乎都用过了,包括手术、放射线治疗、化学治疗、荷尔蒙疗法、高剂量化疗和骨髓移植。我一次又一次的因为治疗而受尽皮肉之苦,我的身子早已是千疮百孔,我几次灰心地以为已走到路的尽头,但神总是又为我开出一条出路,叫我能忍受得住。我怎能不感恩?
  掌上明珠
  这癌所带来的强烈震撼,彻底改变我的思想和生活观。我原是一个好强的人,我也不是温室的花朵,自小生长在重男轻女的环境中,母亲只有我这宝贝女儿,自然是宠爱有加。为了让妈妈以我为荣,我鞭策自己事事都要做得好,以证明女儿可比儿子强。
  后来成为炼铜厂的化学工程师,在多半是男人的领域中拥有一席之地。曾有几年,小女子我独自一人住在整栋(三层楼)全是男士的工程师宿舍里,与他们一同进出;他们能做的工作,我也做得一样好。
  戴上工程帽,披上工程服,跟着处长,穿梭巡视在各厂房之间。巨大、高温的电炉和转炉吓不了瘦小的我。我认定天助自助者,只要认真工作,行为端正,俯仰无愧就够了,谁也不用怕。那时的我是独立、自信、热情、天真,又颇自以为是的小女子。
  谁也没有想到,我在二十九岁那年,刚开始在美国展开新的工作生涯,就得乳癌。接下来十年的黄金岁月多半用来与癌抗战。
  我当时的生活架构完全失控,非常的无助和悲哀,我曾引以为傲的那一切,对我毫无帮助。我不再是妈妈「头上的冠冕」,反而是她忧虑、心碎的焦点。自责、罪恶感,侵蚀着我的自尊心……。
  直到我终于谦卑顺服在主面前,放下自主权,和今生的骄傲,恳求祂领我走前面的道路,我才在风暴中,找到平静的港湾。
  我自称是父神的「掌上明珠」,深信祂顾念我,我不再需要「证明」我的能力,重担都交出去了,自由自在,我终于可以轻装上阵,专心迎向四面而来的挑战。我怎能不感恩?
  苦尽甘来
  抗癌之路难行,最让我无限心酸和心疼的,乃是看到全家人陪我受苦受难,但我又不能一日没有他们爱的支持。值得安慰的是我们有相同的信仰,有同一位父神可以投靠。如今只有求神怜悯,赐下敏感的心,能明白受苦的意义。只愿这些苦不是白白受,是可以教导我们明白神的律例。
  回顾这十年向神借来的日子,一路的探险,充满惊叹和赞美,真的是主恩满溢。苦尽甘来的不是病得医治,而是领悟到,即便全身是癌,也可以成为神贵重的器皿。因此,我们不轻看每个艰难的日子,不敢忘记主的恩典。
  我们也时常反复的思考,这「第一手」的抗癌经验是否可以成为他人的帮助。我们开始关心一同走这抗癌路的朋友,因为我们有相同的惨痛经历,彼此容易亲近,沟通,相知,相怜。我们可以互相学习,彼此影响。
  为此,振成积极的参加半年的「司提反事工」(Stephen Ministries)训练,和一年半的实习,他学会比较正确的关怀、倾听的艺术,和协谈的技巧……等。
  现学现卖,我是第一个受益者。我自己则不断的吸收抗癌知识,继续与癌对抗。
  心有所系
  十年的抗癌路,以认识耶稣最为宝贝。祂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的盾牌,我们心里倚靠祂,就得帮助。祂赐给我们永生的盼望,祂是医治的源头,祂使我们在病中依然可以拥有更丰盛的生命。我们渴望把这大好的信息传给所有的中国癌症病人和他们的家属。
  一般而言,因为我们中国人防癌的观念较弱,对癌的认识不够,经常把癌与死亡划上等号。因对正规的治癌方法缺乏信心,朋友们则热心的提供许多民间秘方。又因对癌的恐惧,对这话题避之惟恐不及,不愿与人谈论。
  癌症患者也常因为抗癌信息不够,与医生的沟通不足,无法掌握全局而觉得无力、无助,只有任人摆布。抗癌是三分药物,七分精神。然而,许多癌症患者却常因为疾病和药物造成的虚弱和沮丧,而把自己孤立起来,谢绝访客,让自己被焦虑、孤独、绝望击毁。
  这时周围的亲人、好友最重要的是做到真正的关怀,与支持癌症病人抗癌,尤其是帮助他们学习控制消极的思想,加强心理建设,并提供灵性成长的机会。
  我们盼望可以积极的来帮助癌症病人,我们的目标包括:传递可靠的抗癌知识;对患者和家属提供协谈的服务;呼吁教会和弟兄姐妹关心这个广大的需要,而愿意展开关怀癌症病人的事工;借着众人实际的爱心和关怀,把宝贝的福音传给癌症患者和其家属。
  我们一家人能做的很有限,需要大家的投入、支持、鼓励与代祷。也希望有经验的弟兄姐妹提供宝贵的意见供我们参考。谨在此诚恳的邀请大家加入我们的行列,愿一切的事工可以荣神益人。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