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弟兄今年在家里种许多花,他和太太轮着送花来,春去秋来没有间断过。他们的友谊是神特别赐下的恩典,而这些五颜六色的花朵也总是提醒我神的应许,这位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祂也照顾花朵、鸟儿,祂更是眷顾我们,看重我们的生命!
  一九九五年一月,去医院检查身体,因为我肋旁两侧会痛,医生立刻警觉地做了一连串的检查,包括计算机断层(CT)和骨头扫瞄(Bone Scan),结果确定是癌细胞转移到骨头上,血液中的癌指数也跳升到228(而正常人应是在0-3之间)。
  是的,残酷的事实──我又旧病复发了。当医生仔细地讲解病情和治疗方案时,我只能呆坐着,觉得陷在极大的黑暗之中,心中强烈的排斥这恼人的消息:No!No!No!不可能,也不应该这么快复发的!
  因为一年前我才辛苦地做完高计量化疗和骨髓移植。为此住院三周,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很缓慢地恢复,家人跟着我辛苦,但总盼着这传统医学上最新最猛的抗癌方法可以医治我的癌症,或者至少维持较长一段时间不复发。
  但是就只有一年……现在我们还能做什么呢?永无止尽的化疗可以维持多久?又会是什么样的生活质量呢?我在失望中觉得无助,觉得好累好累!这场仗打了九年终要输了,没力气也没劲了!
  虽然我很清楚过去的九年生活中,处处满了神丰富的恩典,祂的慈爱和同在总是大大地安慰我们一家,但我现在还没完全复原又要再战,实在是太难,是我无法承受的。
  怎么办呢?眼泪干了,茫茫然,人也很麻木,想不通疼爱我的父神为何许可这事发生?整条路堵死了。
  痛痒难熬
  但是,老公、儿子、妈妈都不让我轻言放弃。老公说他是教练,儿子说他是拉拉队,妈妈说她当伙食长,我非得上场打这场仗。无论多辛苦,总是全家同心齐力一起拚了,何况我们还有神为倚靠!
  如此,灰心麻木的我,很快地就开始化学治疗,用的是又新又猛的Taxol,但这药带来另一种副作用。这药伤害的是我的神经系统,除手指脚指全部麻木外,每次化疗后的第三天,开始全身性的抽痛,肌肉也变得无力和难以控制,走路歪歪斜斜的,夜里更是要几度痛醒。
  幸好痛只维持四天就停止,但接着上场的是神经末梢不定时的发痒。手和脚痒起来时如万蚁钻心,好难受,但又抓不到痒处,医生也束手无策。
  幸好妈妈建议泡热水,果然把手和脚泡在很烫的热水中可以止痒几小时。每当看到我泡得红冬冬的脚丫子,儿子总是心痛的大叫:「妈妈小心!不要把自己烫熟了。」
  日子就缓缓的在痛与痒之间过去了,但更苦的是灵性上的挣扎。为什么神好像是站在远处不搭救我?我已受够这些皮肉之苦,祂不心疼吗?终于我再次向祂诉苦。
  我说:这担子太重,知道我一个人是扛不来的,神过去多次伴我走过死荫幽谷,我知道神是绝不会在这时候撇下我为孤儿;然而,在这时刻,我也因为感受不到神的手而惊慌失措。死亡的威胁淹没了我,疼痛撕裂了我,但我知道我的心仍要仰望。
  就凭着仅剩的一点点信心向神祈求,愿照自己的应许,救我脱离这凶恶,以笑脸帮助我们一家,与我们同行。请自己来安慰我们,帮助我释放心中的愁苦和疑问。
  坏骨妥保藏
  我一遍遍地重读祂在圣经中的话语来坚定自己动摇的信心,反复思想祂的应许,以此来抵挡不好的意念。直到一日,终于我再度与祂面对面,祂的膀臂向我伸出,祂的同在,像层柔软的毯子把我包裹,我重新得到安慰,确知祂的恩典够用。
  圣经上说:「耶和华靠近伤心的人,拯救灵性痛悔的人。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又保全他一身的骨头一根也不折断。」
  我说:「主呀!我的骨头也交给你保管啦!我知道我仍是你所怜爱的小羊,我虽一身坏骨头,但 你仍会把我抱在怀中,扛在肩上,领我到可安歇的水边,因你是好牧人,你照顾你瘦弱的小羊。」
  我们一家人开始在家中擘饼记念主,我们一同赞美,一同高歌敬拜主。我由麻木中又重新活过来,我深知我们要再次靠主过得胜的生活。癌症、死亡,在生命的主面前有什么好夸口的?何况就在死亡的那一刻,我们要得到完全的医治呢!
  我的日子仍是夹在痛和痒之间,而且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化疗,愈演愈烈到一个程度:医生需要停止用药。但我们学会了在苦中作乐的秘诀。
  当我夸张的大叫:「痒!痒!痒!」而往浴室冲去时,儿子早已笑得人仰马翻,他仍是心疼妈妈,但已不再害怕。
  黄昏之恋
  当老公抽空陪我去散步时,在诗情画意的夕阳下,几度我突发奇痒,又无热水可泡,只见我顾不得「情调」,疯狂的坐在马路边,鞋袜丢在一旁,死命的搓打我的脚趾。他老兄总是怜惜的伴着我,直到痒平息下来;他不在意路人「奇异的眼光」,但有时看着我的狼狈相也只有捧腹大笑,再继续我们的黄昏之恋。
  你知道吗?神抹去了我们的眼泪(收藏在祂的瓶子里)。是祂使我们可用不同的眼光来欣赏四周的事,是祂使我们懂得在苦中享乐。
  话说因为我化疗后掉头发又没眉毛的脸,太奇怪,老公特地为我挑了眉笔,在家为我画眉。谁知不是画得一高一低,就是一粗一细,我们可以挤在镜子前为此事笑个半天。好不容易可以「见人」了,我这粗心的人又总是不知在什么时候挤眉弄眼的,回到家不是眉毛断成好几节,就是只剩一条。
  儿子笑得不亦乐乎,连我妈妈的长脸也变为圆脸了。我要说:「有主的人生是值得去珍惜、值得去好好过它。」再说我的日子虽不是天色常蓝,却也是日日花香常漫。
  有位弟兄今年在家里种许多花,他和太太轮着送花来,春去秋来没有间断过。他们的友谊是神特别赐下的恩典,而这些五颜六色的花朵也总是提醒我神的应许,这位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祂也照顾花朵、鸟儿,祂更是眷顾我们,看重我们的生命。
  就如老公所言,由岁首到年终,神都看顾我们,祂的恩典数算不尽,我们领受得特别多,理当多去关怀有相同经历的人。我们真的希望可以把在病痛中领受的经验,与更多的癌症病人和家属分享。
  目前比较常接触的约有六家人,我们常在一起分享抗癌的心得,交换新的医学消息,互相鼓励和代祷。不止是病人有此需要,配偶、孩子和家人都要被安慰,把忧虑的担子卸下来。
  我们常在一起祷告,一起哭,也一起笑。有时一起去吃顿饭,诉诉苦,彼此间觉得好熟、好相知,真是奇妙的经历!但愿神在这事上多赐给我们智慧,能在此事上忠心服事、照顾人。
  勇往直前
  我的化疗因为果效不彰,在做完五次后就停下来,血液中的癌指数停在140左右。感谢神的是化疗一停,身体就不再痛和痒,手脚的麻木也慢慢恢复一些。现在改用荷尔蒙疗法,吞药丸子。
  很奇妙的事发生了,癌指数开始节节下降,情况算是愈来愈稳定。一九九五年八月,医生命令老公赶快带全家去度假,因为这种情况不知可以维持多久。
  老公带着我们到东北角旅游和访友二周,游山玩水与老友相聚话旧,真是过瘾,大快人心。回来后病情更是有好转,赞美主。到九五年十一月,血液中的癌指数终于降至30,到九六年一月初,一直维持这指数。
  医生说,一年前他根本不敢奢望我的情况会有这么大的进步,他很满意。如今与癌的争战仍是持续着,前途未明,但靠着那加给我们力量的主,我们仍要勇往直前,向着标竿直跑,直到见主面的日子。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