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中,肉体上的痛苦虽难以用笔墨形容,但随着时间,很快便被淡忘。长久留在心头的,却是神与人浓得化不开的爱与亲情.....
  从化疗室的窗子望出去,原来的秃枝都已抽出新芽,嫩嫩的绿散发出一片生机。这儿的春天百花齐放,总是令我着迷。暗自在心中祈祷:当这些树木再繁盛起来时,我也重新得力,强壮起来。
  但是一个月又一个月、一次又一次的化疗,春天都快过去了,我的病情却没有改善。而化疗所产生的副作用,似乎使我更衰弱些。心中不无几分惆怅和无奈。
  为什么是我?
  走在抗癌路上,已经十年。当医生宣布是癌时,那份惊吓、痛苦和无助感,永远难忘。当年我二十九岁,不断地问:「为什么是我?」「我的生命还有多长?」「值不值得受化疗的折磨?」当然没有答案,只有流不尽的眼泪。但感谢神,使我从黑暗中走过来了,情况没有想象中那么糟。
  看着药水沿着IV的管子进入我的血液系统中,却看不见其中激烈的争战。人有点累,有点困,却又睡不着。我知道这新药虽猛,但也只能减轻一些症状,并无法使我完全康复。我相信真正的医治由神而来。我当仰望祂,耐心等候。祂是信实不误事的神。祂以前多次救我,这回也要救我。我等候祂。
  最佳看护
  转头看到坐在床尾的丈夫,正闭着眼打盹,一本书摊开在他膝上。刚涌上心头的愁绪立时减少许多。心中真感激他的体贴。不论工作有多忙,有多重要的会议,甚至要出差,他总是放下一切,在每个化疗的日子陪伴我,给予精神支持。
  他总清楚的让我知道,我对他而言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几年下来,他和我都成了癌症中心的常客。职员和护士们都待我们甚好。每当化疗的日子,一早进来,振成就先把我舒适地安顿在床上,接着就招呼其他患者家属,帮忙拿枕头,送毯子,问他们疗程的进展、反应;大家聊聊,谈谈抗癌的经验……。
  我想,他若有时间来当义工,一定大受欢迎。等大家都上了药,各人反应不一样,房间里渐渐的安静下来,他就专心的服侍我。一下子塞块寿司到我口中,一会儿让我喝果汁。我大概是惟一在做化疗时,还大吃大喝的家伙吧。
  事实上,多年来每周二早晨,是他禁食的时间,而我的治疗也总是在周二。他空着肚子,而我在他面前吃个不停,真有点于心不安。他却一点也不在意。躺在床上的我,又吃又喝,加上几百CC的IV不停输进10,每隔一会儿,他便得忙着把点滴药瓶连着马达和我一起推进洗手间。真是自找麻烦。
  总之,我是个幸福的小病人,这是神在逆境中特别赐下的恩典吧。在神的国度中,「多付出的多蒙福,多受苦楚则多受安慰」,这话是真的。躺在病床上数算神的恩典,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积极面对
  算算这段抗癌的日子,十年复发三次。手术、一般的化疗、放射线治疗、荷尔蒙疗法、高计量化疗和骨髓移植……正统医学上的十八般武艺,全用上了。但与癌症的争战仍没有结束,难分胜负。
  十年的癌战,把我和家人(振成、儿子和妈妈)紧密地圈在一起。我们一起哭,也一起笑。我们都练得一身功夫,随时儆醒,以祷告抵挡魔鬼对心理的攻击,以积极的态度面对今天,享受拥有彼此的每一个时刻。
  日子有好也有歹,但总尽力去过正常的生活。当一人软弱时,其他六只手就撑住他、稳住他。感谢主,十年来尚无四人同时倒下的时刻。我相信,就算走到路的尽头,好像力不能胜,还有弟兄姊妹迫切以祷告和爱心,托住我们。
  难以想象若没有主耶稣在我们的生命中,我们这平凡的一家会是何等无助。多少次我被副作用的疼痛击倒,自怜自艾,虚弱地想要放弃,但家人的信心,坚定而执着地不肯让我放弃。他们用爱,把我层层包裹,使我不能放弃。
  十年中,肉体上的痛苦虽难以用笔墨形容,但随着时间,很快便被淡忘。长久留在心头的,却是神与人浓得化不开的爱与亲情。
  头上的画板
  记得几次对着镜子,看到没有头发、没有眉毛、皮肤又黑又黄的我,自己都不忍多看一眼,却又缠着振成问:「你看,我还有没有吸引力?」「你有没有后悔娶了我这个病婆子?」
  他总是拍拍我的大光头,笑说:「绝对有吸引力!而且娶了妳,是我此生最美好的决定(除了信主耶稣以外)。我一点也不后悔。要不要我再把结婚誓言重读一遍?」「不用啦!」在他的「盲目」中,我总是很有满足和安全感。
  儿子更直接,每天给我许多香吻。一再告诉我:「妈妈,我爱妳,不管妳有多么难看!」我答应他头发掉光时,可以让他在我头上画图,所以他总盼望这时刻的来临。
  他是神特别赐给我们的「开心果」。他擦去我许多的眼泪,费心思地安慰我们,讨家人的欢心。我深信,神也操练他,使他成为合祂心意的器皿。
  妈妈是为我哭得最多的一位。她恨不得替我生病。虽然双膝有关节炎,疼痛非常,她仍为我日夜长跪在神面前祷告。她每日绞尽脑汁,变出各种好菜来喂养我们。我的体重能一直保持在九十六磅,是她辛苦的果效。
  靠恩打癌仗
  神的恩典数算不尽。祂的同在使我们在苦中同乐。因着祂的怜悯,我们活得相当起劲,相当丰盛。回顾来时路,真是无怨无悔。祂是生命的主,大有怜悯与慈爱。愿我能更多的认识祂。
  在痛苦中,我们学会了大声呼求祂。有时因立时得到帮助而喜乐,有时因「感觉不到」祂的手而心慌。但我们发现,我们的感觉不可靠,信心是一种意志上的坚定,无论是否「感觉」祂同在。
  祂的话语完全可靠,大有能力。祂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没有任何病痛,使我们与祂的爱隔绝。祂有医治大能,也愿意医治我们。
  就凭着一点点信心,紧紧抓住祂的应许,我们就奇迹似的,攀过高山峻岭,走过死荫的幽谷。虽然癌细胞尚未完全消灭,但祂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我已胜了世界。」我们在祂里面,安全而大有盼望。
  抗癌之路虽多坎坷,但靠着祂,我们可以得胜有余。「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赛四十31)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