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俄巴底亚书约珥书一-大卫·鲍森


  俄巴底亚书和约珥书(一)
  现在要来看小先知书,称它们小先知书是因为书很短,不像《以赛亚书》、《耶利米书》和《以西结书》那么长。有些小先知书的篇幅只有一页,但是却非常的重要,接下来的两个单元我们要来看其中两卷,就是,《俄巴底亚书》和《约珥书》。
  这些先知书的信息看起来都和被掳有关,有的是在被掳前讲的,警告百姓会被掳;有的是在被掳期间讲的,用来安慰百姓;有的是在被掳归回后讲的,帮助他们重新定居在自己的土地上。所有的先知书看起来都和被掳的大悲剧有关系,上帝的子民失去了上帝所赐给他们的土地,而且被掳为奴,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家乡。
  先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先知是传讲上帝话语的人,但这也表示他可以听见上帝说话,所以先知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他要很敏锐,能够听见上帝说话;第二,他要有勇气,把听见的话传达出来。
  先知领受上帝的话语的方式有几种,其中一个常见的方式是透过图像,他们可以预先看见将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旧约圣经常把先知叫做先见,先知会看见未来的事。有些图像是在白天清醒的时候看见的,叫做异象;有些图像则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看见的,叫做异梦。是圣灵在白天向他们显示这些异象,也是圣灵在晚上向他们显示这些异梦,所以说,他们会在事情发生以前预先看见整个经过,当他们描述见到的景象的时候,常用过去式来描述,好像已经发生过一样,我们必须要晓得这是预言的一个特色。换做我们,会用未来式说我看见某件事将要发生,但先知是用过去式说我看见要发生什么事、或说我看见某件事发生了,他会描述他在异象或是异梦中见到的景象,所以他会用过去式描述,仿佛事情已经发生了一样。
  有些研读圣经的人以为这些预言是是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以后才写的,不是在预言未来的事,而是在报导已经发生的事。不对,他们搞错了,这是一种称为“预言完成式”的词态,看起来好像事情已经发生了,但其实他们是在描述事情发生的经过,他们清楚的看见整个经过,而且看见许多细节。
  有一个小先知甚至于看见了摧毁巴比伦的那支军队军服是什么颜色,他说:我看见穿红色军服的士兵来到。他当时根本不可能知道摧毁巴比伦的波斯军人会是穿着红色军服,但他看见了,就描述整件事的经过。
  所以我们必须习惯这种预言完成式的词态,先知在讲未来即将发生的事,但听起来好像事情已经发生了,因为对他们来说,他们已经看见整件事的经过。
  以诺是旧约时代第一个先知,他是第一个传讲上帝预言的人,带来上帝要施行审判的警告,这是先知的一个特色,他们常常被说成是乌鸦嘴,因为上帝常在百姓做错的时候差先知来,这是可以理解的。
  你通常是在自己做错事情的时候才会见到老板,当你看见老板来了,会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记得吗?当校长在朝会的时候说:有一个同学他……每一次听到校长这样讲,每个人都会很害怕,不晓得到底是哪一个人被校长点到名。
  先知会指出一些人的行为,上帝通常是在百姓做错事情的时候差先知来。我说过,大卫作王时期 是以色列的高峰期,但是后来情况急速走下坡,大卫和拔士巴犯奸淫以后,国势就开始走下坡,从从那个时候起,以色列的景况不断走下坡,十分悲哀。上帝差来一个又一个的先知警告他们,如果继续作恶的话,就要把他们赶出那地,他们会失去应许之地,这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大祸,而且他们恐怕根本就不相信这种事会真的发生,他们以为上帝不可能不会容许祂的圣殿被摧毁,只要他们住在圣殿附近就不会有事,但是后来圣殿确实被摧毁,上帝容许这件事发生。
  然而,上帝施行惩罚之前一定会先提出警告,因为祂是良善的,祂不会突然出现说,我受够了。他差来一个一个又一个的先知来警告他们:如果继续作恶,就会面临被掳的下场。所以很多先知和被掳的悲剧有关,有的先知在被掳之前警告他们,有的是在被掳期间,有的是在被掳归回后。
  我们要看的这两卷小先知书是在被掳之前发的预言,一卷叫做《俄巴底亚书》,一卷叫做《约珥书》。俄巴底亚和约珥,俄巴底亚和约珥他们是最早警告以色列会被掳的两个先知,俄巴底亚是第一个,约珥是第二个,可惜圣经上小先知书的顺序并不正确 ,所以很难搞清楚先后,俄巴底亚是第一个写下预言的先知,他是第一个写下预言来警告百姓的先知,约珥则是第二个。
  这里有俄巴底亚这卷书的大纲,这是旧约圣经里面最短的一卷书,总共只有一页,只有21节经文,就这样。虽然他总共只发过一次预言,但是他的话却传到了几千年之后。
  俄巴底亚的年代是在西元前845年,在他以后的300年间出现了一个一个又一个的先知,来警告上帝的子民不要继续作恶。第二个先知约珥的年代是在西元前835年,在俄巴底亚之后十年。
  我们知道约珥的年代比较晚,因为他引述俄巴底亚的话,约珥说:上帝已经跟你们说过。然后就引述俄巴底亚的话,这让我们可以知道前后的顺序,其他先知书中也有线索让我们可以知道年代。
  所以约珥引述俄巴底亚的预言并且延伸下去,尤其是俄巴底亚讲过的一句话,这是一个全新的观念 ,这个观念就是,主的日子会将到。“主的日子”这个观念贯穿所有的大先知书,也贯穿了新约圣经。
  “主的日子”这个词非常重要,我们需要好好来探讨一下。在那日,上帝要纠正一切过错。
  先知有两个信息,一个是给上帝的子民以色列,但是他们也有信息要给以色列的邻国,他们不只把上帝的话传给上帝的子民,也传给其他民族,几乎所有的民族都囊括在内。
  其实俄巴底亚并没有传话给以色列民,而是传给一个叫以东的邻国,他们住在死海的东南边,所以俄巴底亚他的预言完全跟以东这个邻国有关,这是很有意思的。第一个先知并没有传话给以色列,而是传话给以东,我们必须探讨一下原因。
  我们对俄巴底亚的了解不多,我们知道他的名字,这个名字是指敬拜耶和华的人或是事奉耶和华的人,但敬拜就等于事奉。今天主日早上的聚会,我们还是称为敬拜,在圣经中事奉上帝就等于是敬拜上帝,所以他被叫做事奉或敬拜耶和华的人,我们叫他俄巴底亚,我们只知道这些。
  他的话大多是在预言未来,他说他领受到一个异象,所以他是在清醒的时候领受的,他看见这个图像,看见这件事的经过,然后清楚的描述出他所看见的。这个信息是用图像传达,而不是用话语,他是以色列的一个先见,可以预先看见事情的发生。
  这个以东国就是我们所称的外约旦,在很深的裂谷、约旦谷和亚拉法谷上方,是在另外一边。我这里有一张地图,我想我们可以一起来看一下。
  这里是以色列的应许之地,但上帝也把这边的土地赐给了以色列,可是他们从来没有能够占领全部的地。在大卫王时代,以东成了卫星国,很像波兰和拉脱维亚成为俄国的卫星国一样,于是大卫征服以东,纳入帝国版图,但以东人仍住在那里。当大卫的帝国版图开始缩小,当他的国势开始走下坡的时候,以东就马上趁机寻求独立,想脱离以色列国所代表的上帝国度。
  以东人就住在这死海的东南边,他们有两个城市,一个叫巴斯拉,另一个则是叫做西拉,Sela,西拉就是现在的佩特拉,相信你们都听过这个城市,城里的建筑物叫人叹为观止,等一下我会给你看看照片。
  这座城以前叫做西拉,就位在中东一条要道上,那里是全世界的十字路口,从非洲到亚洲的路在这里和从欧洲到阿拉伯的路交叉,在约旦河谷的另一边路段就是我们所称的王道,当初摩西就是带领以色列民走在那条路上,但巴斯拉和西拉这两座城就在那条路上。
  西拉城也就是今天的佩特拉,位在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我几年前去过,当时我离开安曼来到这里,我们开车经过沙漠,走在王道上,旁边就是铁路,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常常在炸铁路,这里就是电影中那条炸掉的铁路。我们经过巴斯拉来到佩特拉附近就得下车,然后骑上瘦弱的老马,我还记得马身上都是皮屑。我们骑马穿过山壁之间一条狭窄的裂缝,其中有一段窄到可以同时摸到两边的山壁,很窄的山壁。我们在裂缝中骑了大约一英里路,两边的岩石高达100、150尺,只是一条裂缝而已,在暴风雨后经过会很危险,因为会有急流冲过,我们看到有一辆车被冲走,曾经有人在这条路上被淹死,所以一定要在干的时候通过,走着走着突然前方出现一座庙,就像圣保罗大教堂那么大,是从石中凿出来的,有如鬼斧神工,令人惊叹。
  一走出山壁间的这条裂缝,眼前的建筑物有如一座大教堂,是从红砂岩凿出来的,往右走会来到山间一个巨大的圆形空地,那里有一千座庙,都是从岩石中凿出来的,全都围绕着山间这个巨大的圆形空地。在这些上面有一座山,高度大约有两千尺,绝壁高耸,这就是西珥山,也就是西拉古城。
  以东人从前就住在这里,先知俄巴底亚的预言全都跟这座山有关,我最好给你们看看这张图片,让你们也能够看见,从图片可以看得很清楚。这就是岩石间那条裂缝走道,有人正骑马通过,走出来以后,这只是其中的一座庙,我画了一个人让你们想象那座庙有多大,下面那个是人。这是从岩石凿出来的,真是鬼斧神工、令人惊叹的建筑杰作,我们可以爬到这个顶端,一边可以看到死海,另一边可以看到红海,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四周全是从石中凿出的庙,里面跟外面一样大,天花板完全没有柱子支撑,墙壁全是天然的红色、紫色和绿色的沙岩,实在非常美丽壮观,如今完成变成了废墟。
  正中央就是西珥山,就像这样,很难被攻陷,以东人当初就住在这里。上面这里有献活人的祭坛,在这里把活人当作祭物献给他们的神明。羡慕这里有许多房子和小庙,也是从石中凿出的。他们等于是住在洞穴里,但是这些洞穴真的漂亮。
  哦,我得补充一点,那些庙并不是以东人盖的,是几个世纪后由那霸天人所建的,我后面会再详加说明。但是以东人当初住在这些堡垒,就住在上面,这里当然敌人攻不进来,他们非常引以为傲,他们说:没有人能攻陷我们。
  俄巴底亚引述了他们的话,他们骄傲的说:没有人能征服我们。这让我想到 铁达尼号上的史密斯船长,我和吉姆都对铁达尼号有兴趣,我们都接触过铁达尼号捞上来的物品,史密斯船长当初就是夸下海口说:连上帝都沉不了铁达尼号。这样讲真是危险,不是吗?
  以东人说:连上帝都不能将我们拉下来。但是先知俄巴底亚说:你们将会被拉下去,骄傲的西珥山啊,你将被拉下去。
  这是《俄巴底亚书》的背景,他预言以东这个国家将要受到上帝的惩罚,这卷书的重点是:以色列的神也是列国的神。在当时讲出这种话很不得了,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神,他们认为以色列的神只是以色列的神而已,跟其他国家没有关系。其实那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以色列的神是宇宙唯一的真神,祂不但会审判以色列,也会审判其他各国,这是这卷书的信息。
  基督徒的神是宇宙唯一的真神,祂也会审判其他所有的宗教,各位,你相信吗?现代人不太容易相信这个,因为今天这个多元的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神。 可是世上如果真的只有一位神,而且宇宙的创造主就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那么其他各国的人民都必须面对以色列的神,都必须向祂交账,那是先知革命性的信息。他们的话不只是给以色列,也是给每一个人的,我们的神也会审判你们。这就是《俄巴底亚书》惊人的信息,一切都在上帝的掌握中,当然这也是新约圣经的信息。
  保罗在雅典的亚略巴古对众人说:上帝早就预定好各国的年限和疆界。地图是上帝画的,大英帝国是上帝终结的,我小时候在学校看到的地图是红色的,不管到哪里都是英国的土地,因为大英帝国是日不落帝国,这么大的帝国为什么会垮掉?答案就是:我们对上帝的子民以色列见死不救。上帝说:你若不能照顾我的民,你也不能照顾其他的民。只有短短五年间,整个帝国就垮了。从这个例子可以清楚的看出,一切都在上帝的掌握中。
  从这些预言还可以看出一个原则,上帝是根据各国对待祂子民的态度来审判,上帝最看重的是这个态度:你怎么对待祂的子民。在旧约时代,看你怎么对待以色列民;在今天,除了这点也包括你怎么对待教会。上帝会根据各国对待祂子民的态度来审判,这些全记载在历史当中,清清楚楚。
  第一个被审判的国家是以东,因为他们对以色列幸灾乐祸,这个原则很特别:我们怎么对待上帝的子民,就等于怎么样对待上帝。
  耶稣也指出相同的原则:你们怎样对待弟兄中最小的一个,就等于怎样对待我。祂所说的弟兄是指基督徒,不是指随便一个人,《马太福音》中的“弟兄”这个词都是指耶稣的门徒,耶稣说:你怎样对待我的门徒就等于怎样对待我,嘲笑他们就等于嘲笑我。大数的扫罗在往大马色的路上就学到了教训,有个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呢?
  ——主啊你是谁?
  ——我是拿撒勒人耶稣。
  扫罗并没有说:我没有逼迫你啊,我是逼迫基督徒而已。因为他立刻明白他怎样对待基督徒,就等于怎样对待拿撒勒人耶稣。
  这个原则很重要,你怎样对待上帝的子民,就等于怎样对待上帝,他们是上帝眼中的瞳仁;既是上帝眼中的瞳仁,可想而知上帝如何重视,毕竟瞳仁是身体中最敏感的部位。
  你怎样对待上帝的子民,就等于怎样对待上帝,上帝就是根据这个原则来审判各国。今天上帝的子民散布世界各地,每个国家都要决定如何对待上帝的子民,到了审判日那天,这将是个重要因素。其实当初上帝呼召亚伯拉罕的时候,就对他说过:亚伯拉罕,凡是祝福你的,我就赐福给他;凡是咒诅你的,我就会咒诅他。一个又一个的先知都在讲这个原则,他们向各国发预言的时候都是根据这个原则,所以大多数的预言都是给跟以色列有关系的国家,如果他们没有好好的对待以色列,最终就得付上永恒的代价。
  我们可以看出《俄巴底亚书》有很多信息,现在回来看看大纲。我要来逐条解释一下,这卷书可以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一到十四节,讲到有一个国家会受审判,这个国家就是以东;第二部分(十五到二十一节)讲到从以东受审判的异象中,他看到其他所有的国家也会受到审判,这个异象扩大了。
  现在来看几个部分,首先讲到有个国家会受审判,“以东”这个名字意思是红色,当然这个城市到处是红砂岩,但并不是因为这样才取名红色。这里位在亚拉法裂谷的东边,还有前面看过的两个城市,其中一个是西拉,就是今天的佩特拉,在西珥山的中央,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山城。
  我去过希特勒在贝希特斯加登的鹰巢别墅,那栋房子就盖在贝希特斯加登的高山上,那栋房子有四尺高的花岗石围墙,很难攻陷,就叫做鹰巢,从那里可以远眺慕尼黑,很坚固的一个地方,但20年后希特勒自杀了。实在奇怪,人很喜欢盖高楼,然后站在上面觉得自己最大,世界在我脚下吗,从巴别塔之后,人一直想盖更高的大楼,今天大家一窝蜂的想盖最高的大楼。我这里有很多摩天楼的照片,包括现在和未来,目前最高的是芝加哥的西尔斯大楼,但很快就会被比下去。有人打算在太平洋盆地盖三座摩天楼,高达一公里,而且是在地震频繁的区域,你相信吗?人心骄傲到这种地步,我们有全世界最高的建筑物,我们看到有人想盖一公里高的摩天楼,接下来大概要盖一英里高的摩天楼,这是我们盖的,我们最高。以东人就是这么骄傲,但不只是这样,我后面会再讲。
  俄巴底亚说:列国将要毁灭你,他们不像盗贼只拿走喜欢的东西,他们会把全部都拿走;他们不像摘葡萄的人总会留下一些葡萄,你的敌人不会留下任何东西给你;你会被践踏,失去你的土地,失去你的地位。
  因为上帝非常恨恶人的骄傲,骄傲是上帝极端痛恨的罪。骄傲的人自以为是,觉得自己高过一切;自以为是刀枪不入,骄傲到这种地步简直是邀请上帝来毁灭他,让他看清自己。
  各位,毁灭以东,为什么呢?因为以东藐视以色列。要知道骄傲有两面,一面是自视甚高,另一面就是看不起别人。自视甚高的人一定会看不起别人,因为你其实跟别人没有什么两样,如果你想要高抬自己,就得先把别人压下去。以东人骄傲地站在西珥山顶上,他们看不起别人,他们觉得以色列人低下,他们看不起以色列人。这种仇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好比北爱尔兰的冲突要追溯到三百年前,中东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冲突要追溯到以撒和以实马利时代。关系越亲近的人越容易互相仇恨,关系不亲近的人不可能有太大的仇恨,所以婚姻破裂的时候会造成前所未有的仇恨和藐视,跟陌生人反而不容易结仇。
  因为以东其实是以扫,所以这个名字意思是红色,因为以扫是红头发,以东人就是以扫的后裔。圣经里雅各和以扫的故事,我们从雅各和以扫的故事可以很容易理解,以扫的后裔以东为什么那么仇恨和藐视以色列。以扫的后裔是定居在裂谷的东边,雅各的后裔则是定居在裂谷的西边,两方互相仇视,但是很有意思的是,上帝禁止以色列对以东态度不好。上帝在《申命记》中吩咐以色列务必要善待以东人,因为要记得以扫是雅各的哥哥,上帝命令以色列人要以兄弟之情对待以东人,所以俄巴底亚才会对以东人发预言说:你不应该那样对待你的兄弟。
  因为事情是这样的,大卫的王国一瓦解之后,以东人就起来作恶,只要有人来攻击耶路撒冷或是以色列,无论是谁,不管是非利士人、阿拉伯人、或是后来的巴比伦人,以东人都会参上一脚。他们不是隔岸观火而已,他们还会落井下石。
  巴比伦人来进犯的时候,他们有个很恐怖的习俗,巴比伦人是很野蛮的民族,他们会抓住婴儿的脚,然后把头往石头上摔碎,这时候以东人就参上一脚,在旁边鼓噪、煽风点火,他们一直鼓噪巴比伦人继续作恶,以东人想藉此宣泄多年来累积的仇恨和嫉妒。非利士人来攻击耶路撒冷来的时候,以东人就参上一脚;阿拉伯人来攻击以色列的时候,以东人也参上一脚;巴比伦人来攻击也是一样。以东人不放过任何机会,当然他们势力单薄,没有什么大作为,但是一见到有人来攻击,就会立刻参上一脚,跟敌人一起来攻击以色列,可是他们是兄弟,雅各和以扫是兄弟。
  上帝谴责他们没有用兄弟之爱来对待以色列,上帝说:你们不该用这种态度来对待兄弟以色列,幸灾乐祸,还乘人之危,趁敌人来攻击的时候落井下石,你们不该这么做,上帝要因此审判你们。
  那么,我们要问的问题是,俄巴底亚的话他们有没有听到?如果听到了,有没有听进去?问题就在这里。
  各位,第一部分都在讲以东,但俄巴底亚讲到一半的时候,从第三人称改成第二人称,本来称以东为“他”,现在改称为“你”,看样子俄巴底亚已经勇敢的走了一趟佩特拉,当面告诉他们不该这么做,不然的话下场会很惨。难怪很多先知会遇害,他们确实一个又一个的遇害,但他显然去了一趟以东,当面劝告他们。
  那么以东人后来的下场怎么样呢?这段历史真的很复杂。在西元前六世纪,阿拉伯人攻击以东,当时以东人不得不弃守,逃离这个地方,离开裂谷迁到南地沙漠去。以东人来了南地后,就把南地改名为以土买,从此以东人离开自己的山城,来到南地沙漠过着游牧生活,他们在那个地方累积了许多财富。
  后来有一个南地的以东人到罗马去跟凯撒皇帝交涉,他告诉凯撒皇帝,希望自己能够买下耶路撒冷犹太人的王位,罗马就把王位卖给他,这个人就是希律,这个人就是以土买人希律,现在他做了以色列的王。以东人大希律做了以色列的王,他说:我现在要盖更大的建筑物,比那霸天人在我的故乡佩特拉城所盖的更大。当时他们已经从岩石中凿出那些庙宇,所以希律才会重建耶路撒冷的圣殿,所以他才会到处盖宫殿,所以他才会在马撒大盖宫殿。
  现在以东人做了犹太人的王,所以,当初那些智者来问希律,犹太人的王生在哪里的时候,你可以想象希律为什么那么生气:我绝不能让犹太人作王,以东已经征服了犹太人,我是大希律王。于是他下令屠杀伯利恒所有的男婴,他的儿子希律杀了施洗约翰,耶稣受审的时候,根本就不想对这个希律说什么。他的孙子也叫希律,《使徒行传》中记载他被虫咬死,他的曾孙叫做亚基帕,他在西元100年过世,没有留下子嗣,以东人从此就绝迹了,今天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以东人。
  俄巴底亚当年早就预言,以东会有这个下场。这个故事是不是很不可思议,雅各和以扫之间的仇恨差点害死了耶稣,耶稣曾经站在一个以东人面前受审。从这里可以看出,上帝不急着审判人,因为从俄巴底亚的预言到以东人绝迹有910年,上帝不急着审判人,但祂一定会审判。
  1653年有个德国诗人了解这一点,我用德文把这首诗念给各位听……你们应该都听得懂,对吧。下面我再念一次朗法罗的翻译:
  上帝的磨磨得慢,却是磨得非常细
  祂耐心站立等候,将全部都给磨细
  上帝做事都是慢慢来,他不会立刻动怒,但是上帝说到做到,也许要等一千年,但祂一定会做到,以东今天在哪里?绝迹了。以色列今天在哪里?回归故土了。如果你不相信以色列的神,我不知道你要怎么解释这个,还有其他很多的事。
  从以东受审判的异象中,俄巴底亚看到将来有一天,列国都要受审判,以色列的神会叫列国向祂交代,尤其是他们对待神子民的态度。
  接下来还讲了一件很奇妙的事:将来有一天,以色列必得以东之地。因为那块地就在上帝的应许之地里面,将来有一天以色列必拥有那地。俄巴底亚在异象中看见这件事,如今已经过了2500年,这件事还没有实现,但上帝的应许之地包括了迦萨和幼发拉底河之间整个肥沃的新月形地带,包括了这个地区。俄巴底亚在异象中看见这件事,他看见以东的后裔彻底消失,但他们的土地会回归到这块地真正的主人手上。
  在最后这段经文,17到21节,他看见以色列的疆土往北拓展到以法莲和撒玛利亚,往南拓展到南地,往东拓展到以东山地,往西拓展到地中海沿岸。他看见以后就加以描述,好像事情已经发生一样,因为他看得很清楚。
  这些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雅各和以扫,使徒保罗在《希伯来书》里面郑重地对基督徒说:不要像以扫那样,为了一锅汤卖了长子的名分,然后事后才来流下懊悔的眼泪,捶胸顿足,悔不当初,可惜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新约圣经说:不要像以扫,要像雅各,雅各和上帝角力,直到上帝使他瘸腿,但他得到了祝福。
  上帝的子民以色列民是雅各的后裔,以扫的后代以东人则在历史上消失。以扫是为现在而活,只想立刻满足肉体的欲望,结果失去了未来的盼望。当初审问耶稣的希律王正是这种人,只重视感官,只看到眼前,急于满足肉体的欲望,甚至愿意把半壁江山送给一个跳舞的女孩,但是这个女孩说:我不要江山,我要施洗约翰的头,他就把施洗约翰的头给了一个跳舞的女孩。
  这就是以扫症候群,这个世界的以扫只为这个世界而活,他们只看到眼前,不在乎未来,只关心能不能现在就满足自己的欲望。
  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以扫,千万别让他出来;我们要当雅各,他是被上帝破碎过的人,他成了君王,他的名字以色列在两千年后重现在地图上。上帝说话算话,祂说到做到。上帝祂不见得在下个礼拜二以前就会做到,我们会没有耐心的问:主啊,你什么时候才要做。你也许得等上一千年,但只要上帝答应的事,祂一定说到做到,所以我们可以信任祂的话。
  小先知俄巴底亚,他所说的话,句句都会实现。

暂无图片

我要上传

评论·0

JX.FM
提示: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Powered by JYmusic